【寫作教學】5大指標分析小說家的戰鬥力雷達圖

大眾小說家的能力指標到底是什麼?這是我有一天想到的問題。雖然我們都會說「讀者最大」、「好看才是王道」,但是什麼叫好看?什麼原因讓小說好看?

我很認真地想了想,腦中竟然浮現了一個雷達圖,以大眾小說家應具備的能力來講,我認為這五個能力的強弱直接決定了他的作品好不好看。
這五項能力分別是:想像能力、編劇能力、寓意能力、描寫能力、行文能力

想像能力:

也就是故事的主題設定、背景設定、人物設定、系統設定等等能力,它完全取決於你大腦的想像、創意、靈感、拼貼,這項能力就直接決定了一本書的下場。

編劇能力:

有了好的設定後,怎麼把故事說得精彩,高潮起伏、爆點不斷,將讀者的情緒玩弄在股掌之間,這個能力將支撐你的設定發揮的程度,不然好的靈感也會被劇情搞砸。

寓意能力:

作家是個非常需要觀察人心的工作,你的文句、劇情是不是能直指人心的憤怒、恐懼、悲傷、不安、感動、溫暖。能在故事與字句中藏著一個沒說出口,但情感充沛、意義深長的寓意。這將決定你的故事是曇花一現或是不朽經典。

描寫能力:

文字是個極難駕馭的思想載體,尤其是當你想用它呈現你腦中的畫面的時候,它沒有畫面、沒有音樂,你只能靠你所會的主詞、動詞、名詞、介係詞、形容詞、副詞、狀聲詞、標點符號,經過組合分解、斷句換行,來讓文字呈現畫面感。這是一項精密的工程,沒有這項能力,再好的想法也無法傳達。

行文能力:

描寫能力是生動的畫面;行文能力則是畫面與畫面間的流暢切換。
在幕與幕之間、事件與事件間、行為與意識之間、動態與靜態之間,每一個贅字贅句、不貼切的敘述、每一個缺乏的字語,都有可能妨礙閱讀,如何行雲流水般讓讀者在文字世界裡翱翔,是串起整個故事的重要能力。

這五項能力:想像能力、編劇能力、寓意能力、描寫能力、行文能力,分別對應了大眾小說的五項要素:創意、精彩、深度、畫面感、流暢
如果幫自己每一項能力評分,從「一分」到「五分」,分別代表:

一分:有待加強
兩分:普普通通
三分:水準之上
四分:非常優秀
五分:出類拔萃
這個評分你能得幾分呢?你的雷達圖會是什麼模樣呢?分析自己的創作戰鬥力是不是一件有意義又超好玩的事。但是別忘了,發現自己不足的用意,是讓自己有補強的目標!在分析之後,別讓了想想怎麼讓自己進步喔!

【寫作教案】故事為什麼需要「意外」?

最近被受邀講課,開始認真做起了教案(嗯……之前不認真),感覺又將教學跨進了新的領域。我很喜歡系統化地將很模糊地藝術、情感、技巧等說清楚,所以我喜歡編架構;我喜歡讓聽的人明確把知識帶走,注重實用,所以我喜歡編口訣。

今天要談的是我編出的故事五字訣中之一──「意外」。

之前在寫作技巧中也談過「意外」,談的是運用意外的概念,我提出的兩大思維是「卻不是」與「說得通」。

本篇卻是要談故事為什麼需要意外?

我說過:意外是故事裡的一顆炸彈

如果你有成功讓意外出乎讀者意料,卻又在情理之內,真的讓讀者沒想到又不牽強,他們會驚訝、驚喜、驚嘆,然後下一個自然反應是「留下強烈印象」。

試想一下,你應該也有經驗,在一部電影看完之後,可能過了幾年,你對於劇中的劇情大多淡忘,但你卻還能清楚說出結尾的「哏/爆點」。

這不是因為你有什麼特異功能,只因為人腦會自動淡忘無聊的事,節省資源,選擇記住有意思的事,所以「驚人的轉折」總是容易被人記住。(可參《大腦當家》一書)

因此有些事情,明明也不是太重要,又或者已經發生在很久之前(甚至是你很小的時候),你卻能牢牢記住。

我講一個自己的經驗:

我小時候回老家過年,約莫是小三或小四吧,那時剛好待到元宵節,附近的大廟也舉辦了猜燈謎活動。

那年紀的我嗜讀《腦筋急轉彎》之類的猜謎書,這活動正是我展現平時累積的好場合,我便興沖沖地跑去參加。

所有題目我都忘了,有一題我卻一直記著,題目是:

一點一橫長,一撇到南洋;南洋有個人,只有一寸長。(猜一字)

螢幕前的你們看完題目有人知道答案了嗎?
可能心中已經浮現那個字了。

當年的我也是。

好極了!聽到第三句我就知道了答案──是「」。

我立刻搶先舉手,生怕被人答去。

念題目的阿姨目測超過五十歲,身分應該是廟宇的志工之類的。

我被點到之後,充滿自信、中氣十足地說出:「府!官府的府。」從餘光還可以看到其他人失望的表情,因為這題被我答對了!

但沒想到那位阿姨看了看手中的答案,再看看我,對著我說:「錯!

我愣住了,很多人也愣住了,之後沒有人再回答,因為答案明明就是「府」啊,難道還有其他可能?

你現在也跟我一樣驚訝嗎?你的答案是不是也跟我一樣被打槍了呢?

靜思幾秒後,我猜可能是我剛剛沒說清楚讓她誤會了,我再度舉手,答案沒變:「府!政府的府。」希望這次能讓她聽懂。

她還是看了看我,大喊一聲:「錯!

之後這個問題就流掉了,沒人答得出來,整個活動進行完,我還是無法忘懷這個問題,等到阿姨下台,我馬上去堵她,逼她給我看答案。

她勉為其難地從一疊紙卡中翻出那個題目,我定眼一看,解答兩個字下寫著:「」。

廟!?

我一時怒從心起,怎麼可能會是廟,怎麼想都不可能是廟啊!廟我知道啊,是府的變化題,題目我還會背哩:「一點一橫長,一撇到南洋;十字對十字,太陽對月亮。」這才是廟啊!

我當下向出題阿姨提出了嚴重的抗議,但她很顯然不想理我,只是推諉地說題目不是她出的,她只負責念。然後匆匆塞了份獎品給我(其實只是廟宇的神明紙卡加祈福硬幣)落荒而逃。

現在,時光匆匆近二十載,我玩過不少次猜謎活動,卻沒有一次能像當初一樣給我這麼強的震撼,跨越了快二十年還存在我的腦海。

這就是意外,即便我沒有刻意記它,但對我當時的震撼太強了,讓我想忘也忘不了,也許我就這樣記它一輩子也說不定。

更重要的是,我還把這事說出來讓你們知道,我去講課也會一時興起又拿出來講,不斷不斷傳播這件事。

這便是意外的功效:「先震撼、再記憶,進而傳播」。

當你的故事也能塞入一個意外的時候,雖然我們不能保證它的威力有多強,可能人人感受不同,但只要打中一個人,他就會記住你的故事,並在他一時興起、腦中浮現的時候,說給身邊的人聽。

意外就是口碑行銷最強的武器,幫你的故事口耳相傳。在社群分享的時代,甚至能引發一次傳播爆炸

這就是為什麼,你的故事最好至少安插一個意外!

相信,現在你一定對於這個「府」與「廟」的故事印象深刻吧!

多年之後,每當我想起這件事,我都會為它找一個解釋:應該是工作人員將答案從「府」誤植成「廟」了吧,不然怎麼會找了二十年還找不出合理的解答?害得一位無辜少年牽掛了一生啊……

【寫作教學】人物命名-5招一次搞定角色取名字

你可能會問我一個最重要,但又最不重要的問題:怎麼幫人物取名字?本篇我就提出人物取名三大要領「不出戲、有意義、音與義」給你參考:

【別讓讀者看到名字就出戲】

最基本,名字不能觸犯下列三個原則

一、不違背故事背景,如古代小說叫「志明、志玲」。

二、不違背人物形象,如絕世美女叫「阿狗、阿猴」。

三、念起來不拗口,如「方往杖、曾城岑」。

很多作者會太刻意給人物一個唯美或是帥氣的名字,像是:

姚紫嫣、沈安若、淩落塵、路凝靈、竇晨陽、蕭從凡、易傲槐。

網路上甚至有夢幻名字產生機,你有興趣可以玩玩看。

但我很常見,故事背景在現代,人物卻是一個超夢幻的名字(像:獨孤醉、夜狂歌、花魅天、冷霜雪),這反而會讓我覺得很怪異,你一生有認識人叫這種名字嗎?除非作者能在劇情中合理化解我的疑慮,不然我看到太夢幻或帥氣的名字反而會出戲。

所以取人物名字的第一重點(也是最重要的),不要讓讀者出戲。

帥哥配蠢名、美女配醜名、現代配矯情名(最常見)、古代配現代名都是出戲大忌。

【名字與人物意涵連結】

我不會刻意將人物名字連結他們的「人生意涵」,但金庸大師卻是高手。

《笑傲江湖》裡的岳不群,就是語出:「小人合而不群。」已經預先昭彰他是個「小人」。

《碧血劍》裡的袁承志,就是代表希望他能承繼父親袁崇煥的遺志,而《碧血劍》兩大靈魂人物其一便是袁崇煥。

《天龍八部》函谷八友中,「琴顛」康廣陵:康是嵇康,晉代善琴名士,最出名的就是廣陵散;「棋魔」范百齡:明代有一圍棋名家則叫「過百齡」;「神醫」薛慕華:「慕華」便是仰慕華佗之意。

名字能結合人物的人生意涵固然不錯,會有一種巧思感。像這種安排有靈感我會用,但不會為此鑽牛角尖

【進階考慮音與義】

[聲韻]

一個名字好念自然會讓讀者留下更強的印象,這時就要考慮聲韻調,我們只是寫小說,別想太複雜,只需掌握幾個基本規則:

1.        避免連續相同的聲母韻母,造成拗口

如:余永遠(同聲ㄩ)、李璽綺(同韻ㄧ)

2.        避免連續同調,應有「一二聲」與「三四聲」錯配

如:余雲雯(同一聲)、馬槿雅(同三聲)

3.        建議結尾字多用二聲與四聲,名字發散有力

一聲:低沈而悠揚;
二聲:高亢而飛揚
三聲:下降再上揚,發聲費力;
四聲:有力而傳遠

金庸大師就偏愛四聲,十二部長篇中便有六位主角為「四聲結尾」:段譽、郭靖、陳家洛、楊過、張無忌、袁承志。是不是念起來都有種堅定感。

由此可知,聲韻也會無形影響角色形象喔,如果你想寫個機車角色(拗口)或軟弱角色(輕浮),你就知道該怎麼編排了吧!

[字源與字義]

再講究一點,你可以查查人物的姓氏源起,如果你錯置用了不太可能在該時代出現的姓氏,或是將貴族姓氏用在了平民身上,甚至是誤植台灣原住民種族姓氏,也許會被一些內行人挑毛病喔。

如:軒遠、宇文、長孫、慕蓉、完顏都是出處相對清楚的姓氏,不要為了一時追求夢幻而錯用喔!

又或者像:醉、夢、魅、戀、情、淚、憐等字眼,也常見用在古代女子身上,當作青樓女子名還可以,但如果人物身分是貴族皇親或名門秀女,這類字未免也太低俗了,這也是常見為了夢幻而濫用的情況!

名字運用前可以先查查線上國語辭典,往往會發現意想不到的古涵意喔!

【最後三點小提醒】

除了上面三個要領之外。基於利於閱讀,我還有三個建議:

一、好記

二、好看

三、不撞名

好記就是一看便覺得平易近人、很自然地記住人物的名字。以下是「好記」(自然簡單)

阿輝、阿德、阿拓、阿克、阿忠、阿虎。

其中「阿拓&阿克」正是九把刀熱賣的《等一個人咖啡》與《愛情兩好三壞》的主角,也沒有搞什麼花樣,一樣熱賣。

以下是「不好看」(字型相似混淆角色),同一本書中有:

阿瀧、阿嚨、阿瓏、阿朧、阿櫳、阿矓、阿曨、阿鑨、阿儱、阿爖。

你是要考驗讀者的視力嗎?你敢把上面都寫進同一本書,我還不想看勒!

最後是怕撞名,你能想像愛情小說男主角的名字叫「賀一航、吳宗憲」嗎?

你一定會覺得很怪對吧!盡量不要撞到我們熟知人物的名字,尤其是諧星或負面觀感者,這會阻礙讀者形成角色形象。

【總結:如果你真的取不出來】

說到這,如果你還是不知道怎麼取名字,再教你一招吧。從身邊朋友、百家姓、字典,三個湊一下。

1.        先從朋友中選一個名字(一般都不會太差)

2.        隨機選一個百家姓換掉他的姓(少用冷僻姓)

3.        隨便翻開字典某一頁,選一個字換掉他的第二個字或第三個字,念念看,湊成一個感覺順的就可以了!

不是我要說,如果你真的需要動用這招,你的想像力也未免太貧瘠了吧……

取名字可以很簡單也可以搞得很複雜,希望這篇入門整理可以讓你取名字避開地雷,幫心愛的人物取個有意義又響亮的好名字!但別忘了:

超棒的好名字配上超爛的故事=超爛的故事

名字永遠只是錦上添花,不要搞錯重點囉!

【獨門密技】主題導向-文案&故事主題的3角演繹法

之前寫過劇情與人物導向,但創作有時卻有一種情況,不是先想到劇情或人物,而是已經有人先給你一個主題了,請你依題發揮。

這就是:「主題導向」。

【文案企劃】

這種設計在文案與企畫中尤其常見,可能出版社已經有意屬的主題(認為會賣),希望你撰稿。又或者是企業團體希望你為地區、文化、商品、品牌寫一個故事。

當你遇到這種「主題式寫作」,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正言若反──用反面的論述彰顯價值的正面意義。

先製造一個「與主題相反」的情境,使人物在情境中遭受挫折,藉此突顯「主題」的正確性。例如下面27秒的手機廣告:

主題:主打續航力不用一直連線充電。
相反情境:安排一堆配角被線絆來絆去。
突顯:不接線的方便、續航力的重要。

一堆廣告都是這樣:

a.        想賣車險,先安排撞車後不知所措。

b.        想賣冷氣,先上演他牌冷氣吹得一點都不涼。

c.         想競選政治職務,先演出人民生活苦哈哈。

直接地突顯優點、宣揚主題怕太單調,這時設計相反情境反而更有說服力!

【故事創作】

在故事創作中,如果你是先有主題才發想故事,「正言若反」的概念當然可以運用,但只是單純二元化的好壞、優劣,容易讓故事淺化,為了增加更多面向的觀念,我們可以用一招「主題三角演繹法」。

先找出故事的核心主題是什麼,然後設計對立、矛盾、極端三種情境。

核心主題:你想傳達的故事主題是什麼?

對立:與主題對立反對的情況是?

矛盾:認同與反對並存或都不存在的情況是?

極端:過度認同導致偏激的情況是?

【A案例-愛】

核心主題:要追尋真愛

對立:世界上並沒有真愛

矛盾:由愛生恨,兩者交纏

極端:錯誤的愛,過度控制占有

【B案例-正義】

核心主題:人要捍衛正義

對立:自利主義,不義也沒關係

矛盾:灰色正義,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正義

極端:過度正義,冷酷不近人情

【C案例-學生社會運動】

核心主題:學生也可以關心與參與社會運動

對立:學生只要乖乖讀書就好

矛盾:現在用功讀書長大後才有能力改變社會

極端:參與社會運動到荒廢學業

在創作時如果已先有想講述的主題,可先構思主題「反設計」、「矛盾衝突」、「過火」這三種情境。故事設計讓主角在先經歷前三種導致犯錯,最後選擇最正確的「核心主題」藉此突顯(同我講過的四角變化)。

又或者讓多位角色各自代表一個情境,故事使其他三種情境的角色一一失敗,最後只有主角堅持的「核心主題」有圓滿結局,藉此突顯(如我講過的四角抗衡

這一個小技巧可以立刻讓「由主題構思故事」從開放抽象變得具體,更容易找到編作的方向,最後提醒:

1.        不是一定要硬湊滿三角,就算只有一兩角也是能寫出好故事。

2.        不是一定要讓「普世價值」當核心,就算用「不義」當核心也可,只是「正義」將換到了「對立角」,讓它失敗突顯「不義」的正確。

這個簡單的小技巧,希望能在你遇到「有題目的創作」時派上用場,你知道嗎?比賽徵稿也常常都是「主題創作」喔!懂了這招,下次看到題目就不會茫然沒有頭緒囉!

【寫作教學】人物導向vs劇情導向!誰是老大

我曾經談過編故事是先有主題(意義)還是先有主線(劇情)。但單就編故事來說,又可以分作人物導向法劇情導向法,本篇就是要介紹兩者的不同。

【劇情導向:先想劇情再放人物】

有的人會說「劇情導向」比較偏向大眾小說、類型小說、娛樂性強的小說,因為這類故事通常需要較刻意安排曲折的劇情,營造起伏與張力,吸引讀者閱讀,所以這類故事在創作時必須先想好全盤的劇情與結構,確定是個夠精彩的故事再進行撰寫。

有時為了讓故事充滿刺激會不斷安排「飛來的意外」讓人物應對,迫使人物被劇情推動,故這種作法有時也會招來刻意配合劇情、違背人物情理之嫌。

在實務創作上,先產生曲折的情節(點子),再發展出人物性格,最後找到主題,這是比較直觀的作法。

【人物導向:先想人物再編劇情】

有的人會說「人物導向」比較偏向文學小說、寫實小說、嚴肅小說,這類故事的發展往往是由人物心理上的變化所推動,所以也會特別重視人物本身的性格、經歷、處境,考量每一個細微的因素,讓人物擬真自然地推展劇情。

創作者為了探求人物內心的真實變動性,有時會主張故事是不需要打大綱的,大綱會扼殺真實感與可能性,認為只要創造了完整經歷、擬真處境、細膩性格,人物就會有自己的生命,剩下的就只是讓人物與人物間自己發展,作者只負責記錄。

所以這類創作者認為編故事的第一要務是先創造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物,擬真人物會自己產生需求、行動與故事。只要設定好人物的性格與需求,將他們放在故事情境中,他們就會自己演出。

【人物與劇情誰是老大】

不論你喜歡哪種創作法,我認為人物與劇情是互生的纏繞螺旋,就像DNA模型一樣,兩者是緊緊相依的。

我在<角色誕生的祕密>中說過,你安排了人物做出什麼劇情抉擇,人物就會呈現什麼性格;反過來說,你設定了人物的性格,他就會做出對應的劇情抉擇。

而所謂人物活過來,脫離作者掌握,我在<角色記事>也說過那只是:「當角色已經能在作者的設定的意識下,做出事物的判斷抉擇(有一套思考邏輯,但邏輯是靠事件累積的)。」

我很晚才介紹這概念,是因為我覺得這種二分法其實反而會阻礙創作。
創作故事應該同時考慮人物性格與劇情發展,兩者都該注重,這樣的分類我怕反而會誤導讀者偏重一項。

大眾小說依然重視人物的性格變化;純文學也可以發生一些突發事件考驗人物,其實雙方完全不牴觸。

有人說人物導向較重視內在情感,劇情導向則是重視外在驚奇,我認為這說法也不精準。

情感也是由劇情顯露(應對反映內心);驚奇總來自人物行動(行動來自性格),兩者互涉之深實在難以區分。

其實兩種導向對於有經驗的創作者來說都是殊途同歸,你選哪種方式其實都需要考量另一種,根本不算問題。最大的問題是在於要不要寫大綱。

我認為如果你對故事結構的慣性還不熟悉,你應該寫大綱,不管你是先想人物或劇情,大綱都可以明確幫助你宏觀整個故事線,感受故事的張力。

如果你不想寫大綱,除非你已經是個編故事老手,就算不明寫故事線你也必定能憑經驗編出恰當的轉折,這時你當然可以自由發揮(祝你不要失誤)。

我不覺得寫出大綱就會綁死人物的真實感與變動性,大綱是可以修改的。

為劇情改人物可以嗎?

如果你認為劇情某樣轉折較有張力效果,但卻有些違背人物情理,我們依然可以用一些寫作訣竅讓他們盡量合理化(如加戲)。

為人物改劇情可以嗎?

如果你認為寫到後期,人物已經有了明確的判斷邏輯,在此邏輯下,人物無法去執行你早先在大綱就排定的任務,你當然也可以選擇修改劇情(如果覺得更真更好),但修改之後記得再次檢視結構起伏。

不管你偏好那種導向,你都該考慮另一項的要素;不管你偏好那種導向,你都該先寫一份大綱。

最後,如果你是某一例外,你可以不寫大綱:
那就是你只想隨興發揮、自由寫作,不管別人讀起來的感受,你可以不寫大綱。

【寫作教學】8招小說常見的點亮對白法

在對白的6大功能後已許久沒有談到對白,因為對白的好壞較難以系統化,我們頂多分析它用了什麼修辭法、有什麼含義與效果,但在運用上,幾乎仍取決於創作者本身的涵養與靈光。

想了許久,還是決定寫一篇小說中常見的8大對白美化法,雖然不是在上國文課,但希望能淺顯地提供些寫作幫助:

1.        譬喻

「這些日子,妳釋懷了嗎?」
「不釋懷又如何,越是緊握著不放,也只是像流沙一樣。」

如果這是對前情侶的對話,女方是不是用流沙很傳神地比喻了感情的逝去,越抓越走,還有自己的不甘。

譬喻是生活中最常見的修辭法。在對話中善用譬喻,會讓人讀起來有意境、更生動傳神。仔細找,電視上廣告中到處都有譬喻法出沒。

2.        雙關

「妳下午的微積分考得怎樣?」
「難過。」

回答者是在說這科目很難「Pass」,還是在說她的心情很「難過」,多種可能性都讓我們想聽聽女方更進一步的答案。

在對話中善用雙關或是諧音,有時會讓對話變得趣味,有時還可以用現實中的情況影射心境。

3.        間接

「你功課寫完了沒有?」(回房間去)

當正要吵架的夫妻對著還在客廳的孩子這樣說,其實就是叫孩子回到房間去。將想講的內容故意轉個彎再講,這樣的設計也能讓對白更生動自然,避免直來直往、一問一答的死板。

4.        回文

「如果你愛我,你就幫我殺了他。」
「在我幫妳殺他之前,我想知道妳是否也愛我。」

 上例「殺他」與「愛我」形成了回文的效果,將話中情緒加倍反彈。尤其當對話雙方有價值觀衝突時,回文更是利於突顯:

 「你要是孝順就乖乖讀書。」
「乖乖讀書不一定就是孝順啊。」

回文用在衝突對話上簡直再適合不過了。

5.        反話

「你在這裡(坐牢)還習慣嗎?」
「很好啊!世界上還有什麼地方比監獄好嘛!」

如果坐牢真的這麼好,世界上就沒人想出獄了,很明顯這是一句反話,讀者很清楚事情不是這樣的,所以馬上就抓住了讀者的注意力。

所以,如果我們了解角色的想法,當他說了一句反話(或謊話),我們便如同被驚醒,自然好奇地猜測他的目的與心態。將話反著說,讀者也會被你牽著走。

6.        對比

「真想要有大一點的衣櫃。」
「妳需要的是少買一點衣服。」

 對比不等於吐槽、唱反調:

 「選舉最怕高票落選啊!」
「嗯,我寧可低票當選。」

對比只是運用兩種相反的事物一起放置,形成「對比」落差的效果,加深讀者印象。例如:好壞、大小、多少、高低、富窮、美醜……等。

7.        象徵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其他原因,每次我要離開她遠行的時候,天都會下雨,她說是因為她不高興。」

象徵是以具體的事物去表現抽象情感、觀念。以上是電影《東邪西毒》的對白,用下雨隱晦地影射女方的陰鬱,馬上就讓女方的心境展露無遺。

這才是好的對話,一句簡短的話,水底下卻還有更大一部分的冰山,沒有說白的話,讓對話更有了深度。

8.        詩意

「妳還有沒有菸啊?給我一根。」
「沒有菸,只有寂寞。」

將寂寞變成了菸的代名詞,一方面後者也強調了自己的寂寞感,瞬間讓讀者想知道後者的故事,或是他接著要說的話。

將普普通通的抽菸,變成了心裡寂寞的代稱;你也可試著將微不足道的小對答,修改得如此有況味,而不是單純回答,「嗯,我還有菸。」

修辭法還有很多如排比、借代、轉化、移覺等等,我便不一一贅述,在此項泛稱為詩意,帶有美感、新穎、幽默、抒情的靈活用法。

例如:「昨天,我忘記我們的紀念日;今天,我失去我的女朋友。」不用太嚴謹,我們只是在寫日常對話不是嗎?不用太刻意的。

【總結:燉對白小心走火入魔】

大家應該都發現了,上面的「譬喻、雙關、間接、回文、反話、對比、象徵、詩意」只是多種語文修辭法,我們國文課都學過,只是常考完就忘了。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上網搜索「修辭法」還有更多可以融入的技巧,我不打算將本篇寫得像修辭法說明,所以只小舉了八項最常見的對白美化法,當作初步的引導。

對白的精巧與美感全仰賴兩項──「收錄」(多讀)與「推敲」(多修)。

你讀得越多,對於文句的諸般精妙運用也會越熟悉、越能出口成章。而你事後願意反覆斟酌字句,提升趣味、美感與深意,理論上都會越修越好。

但我們不用為了把對話寫得精妙,而自己整整一個月卡在一句話,讓寫作進度無法前進。我的觀念是:

故事夠好,好文句會畫龍點睛;但不管文句多美,也救不了一個爛故事。

對白是由角色演繹的,抽掉角色的對白,意義是薄弱的,真正讓對白有意義的──其實是角色。

寫出好角色、寫出好故事,這才是美化對白前的頭等大事!

寫作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