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分析】《調音師》原來兇手不只一人,抓出故事中的那隻鬼

《調音師》(L’accordeur)的解析寫了兩篇,一篇講意象中的隱喻,一篇講性格中的必然

本篇最終回則要說明,是誰在主角背上又插上了一刀?

《調音師》Youtube影片在此,回味一下,讓我們往未知的世界再踏一步。

第二篇有提到炸死主角的兩個性格炸彈:緊張+逃避。

事實上,還有一個性格上的魍魎在陰暗中作祟,而導演也三番兩次將他拉在陽光下展示給你看。

再給各位一個解析意涵的基本觀念:

導演想讓你知道的,會出現兩次

也就是說,要解析作品/文本的潛在意義時,要找出現兩次的事物。

第一次。

主角在餐廳說到,人們對於盲人特別寬容時,餐廳服務生有點沒禮貌的將甜點摔在桌上,引起主角不滿。他要結帳時,便誣陷服務生欺負他是盲人,故意少找他錢,並恐嚇說要向主管投訴,讓服務生自掏腰包賠了錢給他(也為了證明給他經紀人看)。

還有第二次。

主角在等著過馬路的時候,身邊有個老太太也在等著,行人燈號一變綠,主角就超白目的問:「需要我扶您過馬路,夫人?」

老太太則是一臉驚訝地上下打量著主角,心裏OS:你不是瞎子嗎?

兩次行為,都指向了主角對於假扮盲人已經——得意忘形。

如果你看過小叮噹就知道,大雄只要一得意忘形,很快就會自食惡果,這幾乎是故事的必然規律。

烏雲已經在主角頭上盤旋囉!

讓我們看看主角之後怎麼因為「得意忘形」倒大楣。

當主角來到調音場地的門口,有注意過嗎?他按了幾次門鈴?

整整四次。

一開場先按第一次,整理一下袖口,9秒之後又按了第二次。

接著拿出自己的筆記本(行事曆)看一下,又看了一下門鈴,再按了第三次,在第三次之後,終於聽到了門後有腳步聲傳來了,那個殺了人的老太婆來到門邊跟主角應答。

在主角不悅地說出:「至少能開門解釋一下吧。」間隔5秒後,主角又按第四次。

注意喔,主角這次按門鈴是使用左手,繞過自己的身子,非常精準的按中門鈴,完全沒有一絲遲疑與按不準。

大哥啊,你不是盲人嗎?怎麼可以看見門鈴的位置呢?特別是用一個不太趁手的位置。

但說到這,你可能會想,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是在門外,又沒有人看到。

錯了,大大有關。

好的故事,線索不是從當下找,而是要從過去找。

還記得他的經紀人一到餐廳跟主角說了一句話:

「我們被偷窺者暴露狂包圍著。」

然後回憶一下我劈頭就說的:

導演想讓你知道的,會出現兩次

影片在前半段主角講著自己裝盲事蹟的時候,畫面快速穿插著:「男人在主角面前只穿條內褲」「少女脫下衣服半裸著跳舞」。

這時候,他們是暴露狂,而主角是偷窺者。

回到兇案門口,主角狂按四次門鈴之後,終於殺人的老太婆開門了。有趣的是,她對面的鄰居也開門了。

大家注意一下兩個小小設計。

第一個,鄰居開門的瞬間,在她的雙眼旁邊「正好」就是門上的貓眼。
第二個,整個主角按門鈴的過程,鏡頭沒有過任何切換,「正正」拍著主角與門,位置就像是有人在「正對面」看著一般。

故事的暗示有時候很微妙,可能單看A沒意思、單看B沒意思、單看C也沒意思。但是當A、B、C接連出現,三個「感覺」沒有意思的設計,突然就「大有意思」。

A:眼睛接近門上貓眼的鄰居探頭
B:整個拍攝畫面如同從正對面看出
C:我們被偷窺者包圍

這時候,鄰居就被暗指成另一個偷窺者。

其實這也很正常,你家門口樓梯間有人在吵架,你一定會忍不住用貓眼偷看一下吧,只是我們不知道的是:

到底鄰居看了多久呢?是不是也有看到主角在「看」記事本、主角在「看」門鈴、主角精準按電鈴。

這段導演雖然沒有交代,但導演都特別拍出了主角在門口的這些舉動(這時候殺人老太婆可是還沒到門後喔),我會認為鄰居是有看到的。

所以鄰居探頭,覺得疑惑?這人為什麼裝瞎?

也是因為這個探頭,漂亮地插了主角一刀。讓老太婆不想多被人看見,急急忙忙將主角請入屋內,踏上了黃泉路。

而「鄰居的行為」同時也隱約暗指了老太婆。

鄰居會從貓眼偷看,不也代表著,老太婆也會從貓眼中偷看。

老太婆極可能清楚看到了,主角竟然可以反手精準按中門鈴(第四次),她覺得有些不對勁,造成她開門一探究竟。

這時候,老太婆也成為了偷窺者。

還記得我剛說過,主角的生命中有隻魍魎名為「得意忘形」,在老太婆開門後,它又作祟了。

一個初到陌生環境的盲人,竟然可以不用人指引閃電走入內廳,這太不自然了——得意忘形。

接著一連串事件發生,他目睹了殺人現場沒有飛奔離去,反而赤裸坐著調音,同時還沾沾自喜想著「我表現得非常自然,真該得個奧斯卡獎」,不知道自己即將大難臨頭——得意忘形。

就這樣,「得意忘形」與「偷窺者」相互交纏成一個悲劇螺旋,最終扭斷了主角的一線生機。

諷刺的是,最後主角脫個精光,對老太婆的試探置若罔聞。

這時候,老太婆是偷窺者,而主角反成了暴露狂。

經紀人這句:「我們被偷窺者暴露狂包圍著。」

看似輕描淡寫說過,猶如一縷輕煙,卻在整齣戲中揮散不去,沁透你我的心脾。

13分鐘的微電影,6000字的故事解析。希望你跟我一樣,都從中間偷到了很多,當我們在探究故事的種種可能時,有可能超譯、有可能失準,但我相信,在探究的過程中,那種細細推敲的思索過程,就是同為創作者,最美好的收穫。

希望你也有感受到。

如果你也有口袋名單的微電影,認為它的細膩完全不下於《調音師》,也拜託你不吝推薦給我!

【故事分析】《調音師》兇手身分終於曝光,來看悲劇的真相吧

兩週前我寫了篇《調音師》(L’accordeur)的解析,從故事中的意象物「糖」來預測主角的結局(沒看過的快點這邊看啊)。

本篇則要說明,主角為什麼註定無法成為一個鋼琴家?那個殺死他的人又到底是誰?

同樣,如果你還沒看過,拜託你先在Youtube看完影片,相信我,它值得你一看。

在小說創作的世界有一句最強真理:

性格決定命運。

但我往往喜歡在後頭再加一句:

行為形塑性格。

好的創作者不會讓人物的性格流於直述,「他是個好人、她很勇敢」之類。而是會透過人物的行為呈現性格,讓讀者自己察覺。

扣掉影片中懸念開場後,進到故事的正敘,第一個段落就是主角參加準備了十五年的鋼琴大賽,彈下第一個音之後,下一個畫面立刻跳到主角躺在床上說出「失敗了」,一個人陰鬱地側躺著。

這邊第一個段落,想一想,我們可以看出主角的什麼性格?

第一、經不起打擊,一蹶不振。
第二……啊,好像看不太出來,這資訊太少了。

其實,資訊導演已經給很多了,只是他放得很精緻。

主角在比賽中正要彈琴時,他一坐下來,就喘得令人不安,同時額頭上佈滿斗大的汗珠。而準備要按下琴鍵的手指,也抖到無法自制。

畫面說得很清楚。

< /span>

他在緊張,他很緊張,他的心理抗壓性很差。這是可以解出來的性格第二點

還有第三嗎?

還有的,當他側躺在床上時,畫面中沒有顯眼的劇情,但導演已經用畫面說了很多話。

最明顯的,一名女性穿好衣服提起行李,離開他家,並大力地甩上門。可直覺推測出女子極可能是他的女友,在男子一蹶不振之後,女友終於受不了,決定離開他。

但一蹶不振,我剛剛第一點已經說過了,這不是我要說的。

當女生離開時,男主角做了什麼?

是的,他什麼都沒有做

他只是轉過頭,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對那重重的摔門聲也沒有一丁點反應。

桌上散落著藥物,他的左眼很「醒目」的被魚缸給遮住,裡頭還有條魚不停游著。

好極了,請問「魚」代表什麼?

上一篇我們講過了「糖」的意象,也稍稍小試了一下詮釋意象。那「魚」的意象你會怎麼詮釋呢?

說得更精準些,不只是魚,而是「魚與魚缸」。

魚缸是魚的監牢,魚缸把魚關住了,也隔絕了外界。
這時的男主角也如同一個與外界斷絕聯繫的人(無視女友離去)。

在隔絕外界這點上:「魚=男主角」。
推想一下「魚的監牢→魚缸」,那「男主角的監牢→?」

透過魚與男主角的行為,也隱隱呼應著男主角也將自己關了起來,只是這時的「關」是人際互動上的封閉。

下一個畫面,男主角在餐廳吃飯,說自己撐下來了,但真的有嗎?

他的裝瞎事實立刻被揭露,雖然他已經走出房間,走入人群,但他還是選擇了扮作盲人,把自己「關」在墨鏡與特製隱形眼鏡之後。

他還是沒有真正走出來。

到此幾個線索,從無視女友到假裝盲人,我們終於解出男主角第三個性格:逃避

水面上,男主角只是一個禁不起打擊的人;而水面下,導演還藏著「緊張」與「逃避」這兩個巨大的性格炸彈,等著在故事中一舉引爆。

這時故事可以快轉了,我們直接跳到男主角進入老太婆家中。

當他看到死者、血跡與摔了一跤,他嚇得魂都飛了,如果只是摔跤,並不需要這麼大的反應,這時主角漸漸露出了破綻。

主角的第一個炸彈「緊張」開始引爆了。

好的導演,會把資訊一再重複使用。

在主角調音時,額頭上又是滿頭大汗,都脫光光了總不可能是熱到流汗吧。
同時,主角調音的沾血手指,一邊彈琴試音,一邊手指也在發抖(大拇指更明顯)。

以上兩個是被導演回收使用的資訊,而當老太婆走回主角身後時,他的雙腳同時也不安的移動。

他的緊張,已經露出了大大的破綻。

但,一個炸彈還無法讓主角致命,同時間,第二個炸彈「逃避」也開始引燃火線。

當老太婆要求男主角脫下衣服時,男主角的逃避性格就開始運作了,他像個笨蛋一樣,乖乖脫光了自己的衣服。

這一刻,他大可選擇突然出手,制服眼前又瘦又小的老太婆。

但他沒有。

在老太婆宣稱幫他洗衣服時,正在調音的男主角,仍然決定繼續裝瞎,乖乖坐著調音,還說自己演得可以得「奧斯卡」。

這一刻,他大可選擇立刻衝出房子,報警求救,這是超安全的做法。

但他沒有。

最後,當老太婆拿著釘槍走到他身後,對準他的後腦,他也知道自己的外套有個筆記本,破綻已經比宇宙還大,他還是決定不要回頭,繼續裝瞎彈琴。

這一刻,他至少有最後搏鬥的機會,讓自己有活下來的可能(還蠻大的)。

但他依然沒有。

先是緊張、緊張、緊張。接著逃避、逃避、逃避。終於讓炸彈疊在一起爆炸,炸毀了男主角最後的生機。

回到最初的那句真理:

性格決定命運。

容易緊張、抗壓性差的性格,讓主角終究無法當成一位鋼琴家,甚至最後連盲人都扮不好。

而習慣逃避、自欺欺人的性格,則讓男主角死在自己的盲目中,殺死他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破綻百出還心安理得的自己。

當主角選擇扮作盲人的那一刻,他的悲劇在性格的催化下已然注定

而我們,則在短短十三分鐘內看了一場超高技術含量的精緻電影,實在太值得一邊歡呼一邊偷學囉。

本影片解析從「意象」談到「性格」,你以為這樣就沒有了嗎?錯了!

其實還有人,偷偷在主角背後補了一刀,送他上路。下一篇,我們來說說那些越來越難看清的東西。

【故事分析】《調音師》有史以來最棒的微電影,沒有之一

如果有人舉辦古今中外微電影票選活動,我絕對毫不考慮地將我這一票,投給2012年奪得法國凱薩獎最佳短片的《調音師》(L’accordeur),短短13分鐘絕無冷場。

也許有些人會覺得「微電影這麼多,它也沒好到這程度吧」。

別急,先聽我講完,我們一起看看它裡頭藏了多少秘密。

講之前,拜託你先在Youtube看完影片,相信我,它值得你一看。

裡面可以探討的東西太多了,我們一個一個來,如果你有看完這部短片,先問大家一個問題:

「第一反應,你覺得男主角最終是死是活?」

很多人乍看影片,主角最後的彈奏,字幕上升影片結束,會認爲這是一個「常見」的開放式結局,頗有餘韻罷了。也連帶覺得《調音師》普普通通,頂多是帶有點自食惡果的意味,加上將結尾場景拉到開場製造懸念,最多87分不能再高。

這時候我都會請對方,再將影片拉到最開始的地方,不只用眼看,更用耳朵聽,好好重「聽」一遍。

這時候你會發現,「ㄟ ,這曲不是跟剛剛片尾一樣」(廢話,就是將結尾搬到開頭)看著看著,來到約第55秒的時候,你聽到什麼?

是不是有一聲悶沉的「咚」!

如果只用眼睛看,我們會在這一秒「同時」看到《調音師》的片名字幕,所以會誤以為這是跟隨字幕一起出來的「音效」,只是為了配合開場的懸疑感嚇人一跳。

但是當我們看完全片,知道當時男主角其實正被那位老太婆,拿著氣動釘槍(可以發射打穿木板的那種)對準後腦勺。

再跟那一聲「咚」做連結。是不是馬上就能聯想到,這不只是老哏的嚇人音效,同時像極了釘槍發射打中物體的聲音。

打中了什麼更不用說,肯定就是男主角的腦袋了。

一個看似「懸念前置」的老套手法與嚇人音效,跟片尾劇情扣起來就成了精妙而驚悚的絕佳設計,不得不佩服編導的巧思。

諷刺的是,主角死前還信心十足地暗想著:「在我演奏期間他不會殺我、在我演奏期間他不會殺我⋯⋯

說到這,可能有的朋友會出現其他想法。

假設那聲「咚」是一個確實存在的劇情聲音,而非單純音效好了,我又怎麼能斷言,那是「釘槍擊中聲」,而非其他聲音?

說不定那是一聲沉重的「關門聲」,代表主角逃出生天啊!

以上當然也有可能,因為導演沒有拍出主角腦袋插釘倒在地上,我的確不能斷言那一定是「釘槍聲」。

可是如果讓我選「釘槍聲」與「開關聲」哪一種可能性比較高,我一百萬次都會選擇是「釘槍聲」。

這是有所根據的,文學中有意象隱喻的手法,電影中當然也有,這部精良的微電影當然每句台詞、每個畫面都不會是隨便加入。

我從片中一個小地方談起:「糖」。

還記得主角的經紀人一到餐廳質問主角就說了什麼嗎?

「(你)把糖當飯吃嗎?」

接著又說:

「我才懶得管你,(吃糖)噎死你吧!」

事實上我覺得這邊翻得不夠好,我找到了法文原句(Et puis, je m’en fous, tien. Etouffes-toi.)直翻大概是:「算了,懶得管你,(早晚)害死你自己。」也沒有「噎」這個詞,應是中文翻譯者自己腦補加上了「噎」,「噎死你」改為「吃死你」會更好,原因後面會說。

這時候,編導已經在這短短13分的劇情中,給了討論「糖」兩句對白,整整六秒。但還不止,在402秒的時候,主角正洋洋得意說著裝成盲人給他帶來的好處。

經紀人又硬生生插了一句與上下對白無關的:「別吃糖了。」

第三次,而且是非常引人注意的第三次.

在意象隱喻的世界中,只發生一次的,有很高的機率是藍色窗簾,作者明明沒有這意思,是讀者觀眾自己腦補超譯。

但一旦同一件事發了兩次以上,那就極有可能是作者別有用意、刻意為之。

更何況是在這麼用心設計的戲劇中,出現整整三次。

我們來整理一下:

一、吃糖很爽,主角沈迷吃糖

二、但吃糖不是好事,是個壞習慣

三、經紀人叫他不要吃糖,小心害死自己

然後我們再看回故事主線:

. 裝盲人很爽,主角沈迷於裝盲人

. 但裝盲人騙人同樣不是件好事,主角卻樂在其中

. 經紀人說「如果你出了什麼事⋯⋯」但主角卻蠻不在意

好極了,你一定有點感覺了。

我們將123ABC連連看,對在一起。

吃糖=裝盲;兩者皆是惡習,但主角都很享受。

吃糖→會死;經紀人對吃糖這件事說:「你會害死自己」。

接著我們推想一下:「吃糖=裝盲」「吃糖→會死」,那「裝盲→?」

沒有錯,很巧妙的,編導就這樣透過了「吃糖」這件事與經紀人的三句話,預示了主角「熱衷裝盲」這件事,必然有個悲劇的收尾。

這也是我為什麼說:「釘槍聲」與「開關聲」,我一百萬次都會選擇是「釘槍聲」。

雖然我們沒有辦法看到主角腦袋插釘倒在地上,但透過「糖」的意象,故事已輕輕巧巧將「裝盲」、「惡習」與「自取滅亡」連在一起。

由小見大,性格連結了命運。

因此中文翻譯那個「噎」字,當我們理解編導的用心後,是不是顯得有些多餘呢。

史上最佳微電影《調音師》的精湛還遠遠不止我講的這些,今天先秀一下象徵面,下一集,我會跟你好好說明,主角為什麼註定無法成為一個鋼琴家?那個殺死他的人又到底是誰?

為什麼孕婦應該死-《屍速列車》黑暗終極分析

中國人有句話叫「食髓知味」,說得真好,《屍速列車》兩篇文章解構,已經創造破萬點擊,因此我決定再寫最後一篇,往更深更細的地方探討!

如果你還沒看過前兩篇,推薦讀一下,至少看看破萬人點閱的長文影評是什麼樣子也不虧。《三分鐘看屍速》《一張圖看屍速》

=========我是防雷線=========

先聊一下《屍速》的隱喻,我看了一些影評,有人說《屍速》裡的新聞報導與市長記者會是在諷刺政府方面喜歡睜眼說瞎話,掩蓋真相。也有人說,這是在影射南韓世越號沉船事故,官僚誤事。甚至有人提到車子路線是當年南韓總統逃難的同一條路線。

對於男主角為什麼要死,也有人延伸到,當初世越號事故死了許多學生,策劃旅行的副校長也上吊自殺,負起責任,所以男主角之死也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

而男主角孔劉(孔侑)在維基百科上記載他是孔子的後代,所以他在片中的死更符合了儒家的種種精神。

以上,尤其是最後一點,你是在發神經嗎?

前面還有點可能性,到後來就越扯越遠,進入了「超譯」的世界。

要判斷一個作品是不是有隱喻,最好的做法就是看隱喻有沒有重複出現,至少兩次。

只發生一次的隱喻,很容易只是誤讀。

不講這麼艱澀,光從男主角是「孔子後代」,就推論到角色的死包含儒家精神,這也太「超連結」了吧。

隨著本片爆紅,許多隱喻也瘋狂出籠(別人寫過,他已經沒東西寫,開始瞎猜),超譯過頭,變成笑話。

最後我想從一個新角度講講,本片容易被大家忽略的——性格

看過都知道,主角一開始是個非常自私的人,但他對女兒的愛是極深的。通俗劇的一大看點是:

主角在劇中的改變。

所以當前期編劇刻意用了四個事件「坑殺散戶」「關門擋住孕婦」「叫女兒不要讓座」「自己藏著內線消息」。已經讓觀眾百分百理解他的性格,對於常看劇的人,也都隱約猜到他必然後期會有所改變

造成主角改變的原因有那些呢?

第一、他鄙視的流浪漢竟然救了他。第二、他曾關過的大叔的門,但大叔不只救了他女兒,還為他保留了一扇門。

這兩點,在劇中是主角轉變的契機。直接呈現在戲中,就是主角在男高中生目睹自己朋友被咬嚇倒時,男主角竟然拉起他叫他跑,這是主角之前肯定不會做的事。

其二,就是主角死命伸長手,要拉帥氣大叔上車,也算是助人的表現。

當然有許多人覺得這樣太弱,主角轉變得太輕易也太快,過於刻意。但我倒是覺得,太田站事件是主角第一次跟喪屍生死相搏(一起壓玻璃門),三男在經歷差一點死掉後,合理會產生守望相助的精神。

隨著主角微微轉變,壞心大叔則是主角的映襯角,壞心大叔把大家都關在門外,之後氣極的主角狠狠揍了他。

但你可以回憶一下,主角是不是也曾把帥氣大叔跟他老婆關在門外,而帥氣大叔也氣得想打他,這時主角還是一副「我沒錯」的態度。

這就是片中完美的對比啊!主角自己感受到了自己原來曾經對別人做的事是那麼過分,我認為從此時開始,主角才算是真正的轉變。

但可惜劇末其他角色都死得太快,我們很難看出主角有什麼大轉變,為了無關眾人奮勇犧牲之類的。

頂多是主角為了救孕婦(還有他女兒),被壞心大叔咬了,然後自己自殺,這也不夠彰顯他的轉變。

但退萬步講,主角是否真的需要性格轉變?通俗劇可能要,但文學性可就不一定了。

小說家、編劇、導演三位一體的許榮哲老師(粉絲團)說:

「這是個會賣座的通俗劇範本,但絕對不會得劇本獎,因為它違反了『性格決定命運』的最高準則。

我心目中的結局是這樣的,自私自利的父親不能違反他的性格,故事的最後,他應該為了救自己的女兒,而把孕婦推向喪屍(實在太殘忍、殘忍、殘忍了,所以他必須在同一時間死掉)。

列車只剩小女孩一個人,當她走進黑暗隧道裡,悲傷的不只是父親死了。往後,她將活在巨大的矛盾裡,我不喜歡自私的父親,但我正是因為這個自利的父親,才有機會活下來的啊啊啊。


女兒一個人在黑暗的隧道裡唱歌就行了(她跟孕婦的關聯度太低了)。」

以上我們可以知道,當劇本改成這樣寫,這就是一個黑暗大結局。比網傳的導演版還黑暗。

網傳的導演私心版是,女兒跟孕婦都死了,壞心大叔安全活著。網友都說這太黑。我倒不認為。

人世間有許多比死更痛苦之事,故事則該去演繹它。

榮哲老師版,先透過「兩難」讓主角選擇「無私地救恩人之妻」還是「自私地救自己女兒」,讓主角選了後者,並一起身亡。

接著兩難還沒結束,它轉移到了女孩身上,是該「緬懷那個犧牲生命救了自己的爸爸」還是該「恨那個自私到連恩人孕婦都害的黑心爸爸」。

再往一層想,女孩又該如何看待自己的餘生?

是「珍惜爸爸犧牲得來的生命」還是「厭惡自己充滿罪惡的人生」。

同樣兩難,終生女孩都將被這噩夢給折磨,這才是比死亡更痛苦的事

性格決定命運是小說的最強真理。

就我來看,從另一個角色「男高中生」來看,倒是做了最佳演繹。

我甚至可以說,從他開場「不坦然面對他對球隊經理的感情」就已經種下他「死亡的命運」。

因為他的性格已經浮現——猶豫遲疑

第二次出現時,是在他面對滿車喪屍同學下不了手的時候,他的死相已經更濃。

最後,他是被屍變的球隊經理給咬死的,有人說,這是愛情的表現,他殉情了。

我倒不這麼看,從他前兩次反應來看,他不是不想逃,他只是「還在想」,還在作用的他性格——猶豫遲疑。然而這次卻沒有多的思考機會了。

性格決定命運,在他身上做了最好的體現。

經歷也塑造性格,性格也決定行為。

還記得有一幕大家都印象很深的那一幕,車廂內一群人鼓譟著要主角一群人趕快滾,還記得嗎?是誰先第一個移動腳步的?

是流浪漢。

我很喜歡這個安排,細膩而真實。

流浪漢多年來已經習慣到處被人趕走,當眾人在車廂上被趕時,他是第一個坦然邁開腳步的人。

這一個小安排就巧妙串起了角色的性格與過往經歷,是我非常驚艷的段落。

好的劇情,是由角色內部去做延伸。

這點我想是所有線上影評都沒有提到的面向,從這角度來看《屍速》,似乎,也蠻有文學味道的。

最後分享一段插曲,大家記不記得,帥氣大叔曾經跟主角有過兩次互動,一次是問他是不是應該「道個歉」。一次是問主角是不是該感謝他讓他們父女重逢,該「表示些意見」。

而主角兩次的反應呢?沒有道歉,也沒有表示意見。

最後,犧牲前,還記得主角對大叔說了什麼嗎?

「對不起。」

我忍不住去想,這句「對不起」是對哪件事說的呢?對當下?對過去?只是對大叔說的嗎?還是對過去因他的自私所傷過的人呢?

這點,就是我自己的超譯了。

屍速影評三部曲,到此結束,希望大家還看得開心,歡迎留言分享。


廣告一下,我的新書《賭徒列傳》熱騰騰上市,博客來79折只賣166元喔。

一張圖看懂《屍速列車》編劇如何操縱你

《屍速列車》前一篇文,一天就有四千多人點擊,真是讓我感動啊,在我寫下半場之前,我先提供一下另一個角度的見解,那就是劇情帶動的情緒線變化,這可是直接關係到所謂的「節奏」,操縱讀者的感受。底下有劇情一覽圖!

=========我是防雷線=========

會來看《屍速列車》的人肯定知道它是一個喪屍片,在觀影的時候就會心急地等待喪屍的出現,導演也沒有讓觀眾等太久,除了開場三分鐘用撞死一頭鹿來破題之外。觀眾從真正看到第一隻準喪屍(被感染的少女)跑上車,時間大約在15分鐘左右。

本片讓我第一個捏把冷汗的地方,就在交代「爸爸背景與家庭關係」的段落,從爸爸講公事、跟前妻通話、跟媽媽講話、跟女兒講話、送女兒去搭車,大約有10分鐘吧,佔了全戲的十分之一,對一部我們預設是「喪屍片」來說,其實有點長。

老實說,要不是片名叫「屍速列車」已經有很好的高概念,這邊極可能讓觀眾轉臺。(延伸閱讀:高概念解說

好在,會看本片的人一定都知道故事是發生在列車上、故事會有喪屍,我們自然也會靜靜地等待登車、發車、喪屍的蹤跡、觀察其他乘客的印堂發黑

中間編劇也不斷灑下小誘餌如:「少女偷跑上車」、「小女孩看見月台上的人被攻擊」、「怪怪流浪漢」、「新聞報導」,延長觀眾的耐心,堆砌氛圍。

真正有喪屍對車掌小姐發動攻擊,時間已經差不多20分鐘了,不到全片20%的位置就出現第一波高潮,時機差不多。我私人有個守則:

通俗故事最晚在全長八分之一就該出現第一個衝突

這邊也是一個「跨越點」,代表冒險正式開始,無法回頭了。

相信看過《屍速》的朋友,都會讚美同一句話:「劇情很緊湊」。但劇情緊湊的關鍵其實是在追求一種微妙的平衡——「急」與「緩」的平衡

有一些故事創作者為了保持戲劇張力,於是便一味的「急」,不停打殺怕逃,這並不會讓劇情變緊湊,「打逃」與「休息」的交替才會讓觀眾感覺劇情緊湊。

《屍速》就是最好的示範,我粗估從「女車掌被咬」到「暫時安全」肯定不超過10分鐘。而再到「大田站下車再次逃亡」,大約安逸了有15分鐘以上(吧)。

而「大田大混戰」持續了多久呢?大約5分鐘多吧。也就是說:

「第一波刺激逃跑」(8分)>「緩衝」(15分)>「太田站刺激逃跑」(6分)

沒想到吧!《屍速》打打殺殺的段落遠比我們想像中短很多,這就是我說的「快慢交替才是緊湊」,長時間的「快」會讓觀眾注意力一直保持緊繃,反而容易疲乏

從三位武林高手把喪屍當孫子打,到成功救到女兒老婆,正好全片進行了一半,太精準了

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這邊讓我們稍稍看到了生存的希望(空手爆殭屍、殭屍有夜盲症),故事大致是愉快的調性,要角都活著、小目標達成,也就是編劇中的「順境攀升」。

被拆分的兩邊終於重逢!觀眾也都放心了,全劇的一半也是開心的最高點,接著「很公式地」故事就要迎來「反轉點」。

編劇公式裡,從反轉點開始,故事就會一路往下,跌跌不休,直到終點。

果然,接下來的四波連續事件,帥氣大叔犧牲、阿嬤A犧牲、被鎖門球員還被夾手手、之後被排擠趕到下一節。連續四個慘,前面的愉快完全一掃而空。

但編劇也知道這樣出拳太重(尤其是帥氣大叔死了),觀眾會受不了,所以馬上安排一個阿嬤B自爆,讓觀眾可以看看機車民眾的現世報,稍稍緩和情緒(這也是阿嬤二人組被寫入的任務吧)。之後故事也安排了父女說說話、講講電話,不只讓角色休息,更是為了讓觀眾喘口氣,再迎接結局。

整齣戲我最佩服的地方,就是編劇很敢挑戰觀眾的耐受度,在短短不過五分鐘吧(感受上更短),壞人大叔連殺四人,男車掌(活該)、女高中生(買一送一)、列車長(好心沒好報),流浪漢也犧牲(順便的)。

連死五個人,一次一次一次將觀眾的情緒不斷壓低,心痛無下限,重點是壞人大叔還安全跑上車,看到這觀眾應該都要氣炸了吧!

編劇如此大膽挑戰觀眾的憤怒,就像走獨木橋一樣,危險但是精彩

最後一波衝突,由於女兒之前有開口叫爸爸「永遠跟她在一起」,大部分的觀眾都知道爸爸大概死定了,沒有意外,爸爸很配合地將手給壞人大叔咬。最後交代遺言,自殺。

最後的神之伏筆,本來快要被槍殺的兩人,因女孩隧道中唱歌,有幸所救,堪稱本片的「最強哏」,結束前還要吊我們的胃口一下,讓我們緊張到最後一分鐘!才在女孩哭泣的臉中上黑幕,佩服。

將故事的情緒線畫出來,就可以知道編劇真的非常殘忍!除了開場十五分鐘在慢慢鋪陳,之後從美麗的車掌小姐掛掉開始,整體的劇情都是一路往下走,大抵上是越看越沈重,但又精準地讓觀眾有時間喘氣

不得不說,《屍速》編劇也真的將「編劇公式」玩透了,結構完整,節奏完美,五大段「急緩分明」,不停重複「小升大跌」,讓讀者交替「緊張」與「放鬆」,一切都是編劇精心設計的局,本片絕對是驚悚故事類型創作者的研究經典!

文末,要再次讚美壞人大叔,壞人大叔一路作惡、逍遙自在,死得又太過輕鬆,所以也讓本片的討論度(仇恨值)爆錶!每個人都握緊拳頭走出戲院,堪稱劇情口碑行銷的典範!

會寫英雄很簡單,會寫壞人才是本事;喪屍是個被寫到爛的題材,能將一個爛哏玩得出神入化,才顯現《屍速》編劇的強大!

我願意將本屆最佳演員頒給壞人大叔!然後順便在他臉上打兩拳。

三分鐘讀完《屍速列車》的敗筆&神來之筆

《屍速列車》熱門的程度差不多就像寶可夢,再怎麼神經大條的人也會知道它現在很紅。我趁著中秋連假去看了,身為一個故事創作者,我便說說編劇的敗筆與神來之筆,以下會狂爆雷,建議看過的人或是不打算看本片的人再往下讀。

=========我是防雷線=========

【改寫自維基百科的劇情摘要】

首爾的證券基金經理人徐錫宇與妻子離婚後,因忙於工作,導致疏於照顧女兒秀安,寂寞的秀安非常希望能到釜山探母,為了完成女兒的生日願望,碩宇帶女兒搭上從首爾往釜山的KTX高鐵列車,殊不知那晚首爾已被喪屍攻佔。這趟乍看單純的旅程,卻成為逃離首爾這個人間煉獄的最後機會。

首爾到釜山的442公里,錫宇遇見了勇猛豪氣的尹相華,他身懷六甲的愛妻成景、流浪漢、高中棒球員閔榮國、球隊經理金珍熙、樂齡兩姐妹尹吉鍾吉、千里馬客運營運長容錫,前方有甚麼樣的危險等待著他們?他們又是否能夠突破重圍抵達人間樂土呢?

【編劇好與壞】

1.      「列車」的妙用

先從基本談起,《屍速》最聰明的地方就是將主場景設定在列車上,雖然中間太田站下車、最後大逃亡都是不在車上的大場面(高成本),但本片在7成場景都在列車上,絕對直接壓低了拍片成本

更重要的,列車在行駛中是一種大型密閉空間,「密閉空間+喪屍」就像啤酒配韓式炸雞一樣絕配!

第三、編劇也善用了列車進隧道會「黑黑」的元素,設計了喪屍的盲點,讓人類有活命的一線生機。

其四、即便不看預告,用膝蓋猜也知道會有「人類狂奔追車」想要上車,命懸一線的橋段。果不其然,全片就出現了兩次!但我很喜歡劇中的安排:「兩次都有追到上車」。講真的,編劇煽情一些可以安排:

帥氣大叔或孕婦跑一跑,看到喪屍可能拖慢車子,於是不追了,捨身救人,用自己吸走屍群,讓車子能逃走。

但編劇沒有這樣做,只是嚇嚇我們就讓兩人都上車了,我反而喜歡這樣不落俗的處理。

你看,光是將場景設在列車上就有這麼大的延伸空間,編劇也完全善用了它,一招有四種享受,太多創作者會聚焦在人物情節,而忽略了背景,善用背景才是編劇的真本事。

但你以為將場景設在列車上很有創意嗎?非也,講近一點的,同樣是韓國導演,在2013年拍的《末日列車》也是將場景設在火車上。講遠一點,20年前有齣老港片《中俄列車大劫案》更是狠,惡匪在長途火車上搶劫、強姦、稱王,也是將列車的無路可逃發揮到極致。

所以《屍速》這樣的設定一出現,我一點都不意外,因為創意本來就是「混搭」的過程,我在故事課堂上也分享過「故事靈感的九種混搭公式」,想多知道一點的人可以看重鑄靈感的3個密技。而《屍速》則是將這樣的混搭玩得超漂亮。

2.      不合邏輯之處

講一下基本的。第一個應該是大家都很吐的「打喪屍用拳頭」,好歹拿膠帶纏個手吧,有絕世武功也不是這樣用的,擺明是自殺嘛!

第二、在列車上爬行李架那一段,兩分鐘也太漫長了吧,有拍出來的時間都不只兩分鐘了,劇中時間爬上爬下怎麼算都不止,明顯讓人出戲,倒不如不要把時間說這麼明。

第三、主角對喪屍不了解,只知道被咬會感染(唾液),那血液會嗎?沒人肯定吧?就算自己有沒噴到沒事,但是對抵抗力弱的小孩就不會有事嗎?看著主角手上都是喪屍血,還對女兒摸手手摸摸臉,我都昏了!

第四、喪屍是由主角公司所救起的公司產生,但劇中其實沒有說明主角的決策程度,只知道主角在接到電話後難過痛哭。這邊就是「因果」沒有鋪好,我們看到了「果」,卻沒有足夠的「因」,對主角的哭就有點「為哭而哭」的味道。

當然會有網友大量腦補,說這表示「主角有很大的責任」、「主角有慈悲心」或「這是為了給主角死的理由」。OK,都有可能,但都只是腦補。在因果上還是少了「前因」的一環,讓故事可信度打了折。可以延伸閱讀事件因果的3足鼎立〉

3.      主角能力沒有善用

進階,好的劇情會從角色本身的「性格、職業、興趣」蔓延。身為基金經理人的主角,性格設定成自私的人,再安排他後期轉變,很標準的做法。

但主角的職業,只讓他頂多是比別人多知道一些資訊,讓他覺得自己有錯,此外便沒有發揮(上網查隧道時間不算經理人的技能)。

而他的興趣則完全沒有提及。這兩點一旦空了,主角就像是一個空架子、一個逃跑的路人、只能被擺佈,自己沒有反抗能力。該如何善用「性格、職業、興趣」編劇,這說起來太長了,有機會再專文另述。

4.      讓壞人使壞

讓壞人使壞」是很基本的編劇技巧,但很多創作者沒有做到的是:「讓壞人瘋狂肆虐、隨心所欲」。是的,很多劇的壞人都太好了,只會做些小小的攻擊。《屍速》編劇做得最好的便是讓壞人一而再、再而三犯下不可饒恕的罪。叫車掌拋下眾人開車、鎖上門不給主角進門、誣陷主角被感染、害死車掌、球隊經理、列車長,壞人一路幾乎順利逃生,看著壞人不停使壞卻逍遙,這樣才能引爆故事的張力。

當然,有人會批評本劇角色太刻版了,壞人就壞到底、好人就好到底,最後壞人大叔變喪屍前喊了兩聲媽媽,有網友就說他是「媽寶」,這也太過了。深入去想,壞人大叔他並不是壞人,他只是正常人。在極端環境下的正常表現。如果最後喊「媽媽」的段落能再添加一點「他即便使壞也必須活下去」的原因,應可讓他的人性再勾出來一些。

5.       大遺憾!流浪漢沒有善用

編劇要善用反差伏筆,流浪漢在開場廁所裡的怪樣就搶了大家的目光,之後在車廂偷聽、硬要跟著主角走、逃跑時踩到空罐子,都一再提醒觀眾,流浪漢是個無用、討厭、惹麻煩的角色。故事將他貶得這麼低,最後僅僅只是用他犧牲擋住了喪屍,真的太可惜了,這項任務其實沒有必要讓他來執行。

流浪漢本身就是一個充滿「故事」與「神秘」的設定,有著不為人知的過去,他應該在最後發動一些隱藏技能或逆轉的關鍵作為,才不枉我們對他的期待。當編劇前段越是塑造他的無用,他最後的「有用」發生才會越過癮。

6.      小女孩之歌

整齣戲最關鍵的,當然是小女孩唱的那首歌。這首歌是全片用得最完整的伏筆。差勁的象徵物只會一次性地指一件事,好的象徵物則能在不同時空產生不同意義

當歌第一次唱,爸爸透過DV看到了,這時歌的功能是「忙碌的爸爸關心女兒的展現」。這時還埋下一個伏筆,爸爸問:「為什麼要停下不唱呢?」小女孩沒有回答。老練的編劇應該就可以猜到,它要玩一招「早問晚答」的橋段。

果然,第二次提到這首歌,小女孩就說了:「這歌是要唱給爸爸聽的,爸爸不在,我不唱。」完成了前後呼應的「早問晚答」,這時歌的功能也變成「女兒愛爸爸的表現」。同時伏筆再次啟動,女兒問:「爸爸,你會永遠跟我在一起吧?」常看戲的觀眾都知道,這是「死亡條件」的確立,此話一出,十之八九爸爸死定了。

再下一段出現這首歌時,爸爸已經犧牲了,而這首只唱給爸爸的歌卻在隧道中響起,不只代表著女兒對爸爸的思念,也讓軍隊停止射殺兩人,讓他們得以獲救。這時歌的功能就是「對思念爸爸的展現」,三次出現,次次不同。

延伸來想,如果不是因為女兒想為爸爸獻唱而練唱這首歌,女兒也不會在過隧道時唱歌,他們也不會獲救。這等於是已死的爸爸又隔空救了女兒一次,而這也源於女兒對爸爸的愛。

父女之愛,是本片貫串的主線、最完整的伏筆、也是最感人的橋段。

【不讓大家看太長,所以我總結了】

雖然只有六大點也寫了三千字,實在有違現在的趨勢,現在誰還看長文啊,《屍速》的好與壞我只講了一半,真的,再寫三千都可以。

但我知道網路上大家都很忙,臉書每天都要刷個十五公里長,就只挑了六點講。有回應會考慮再寫出剩下的一半。

最後,我常聽到有人批評《屍速》商業化、公式化、沒深度、人物扁型。好極了,這樣很棒啊,因為這本來就是「商業片」,我也不會去批評文藝片無聊沒張力、我也不會去批評周星馳的搞笑片沒深度、我也不會去笑林書豪不會踢足球。

因為目標取向本來就不同

《屍速》是齣近乎完美商業片,所以他取得了商業上的成功,賓果。這也是我一直說的,類型片就是在類型規則裡玩花樣,同樣是玩花樣《屍速》就是玩得漂亮,有人則是連想譁眾取寵都失敗。攤開《屍速》,完全就是一個編劇公式範本,但是同樣的規則我都寫在我的網站上了,大家都看了,我們能編出跟他一樣好的故事嗎?

公式是死的,人是活的。

這句話值得一說再說。

公式不是不好,是人用得不好。

這句話再多送給你。

寫作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