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雜談】練筆、吸睛、創新意-歡迎寫類型小說

類型小說(genre novel)是指根據素材、主題、風格……等特色,將小說區分成特定型態。

我們所謂的大眾小說,其實便是眾多類型小說的統稱。

如果你是想當小說家的素人,你想寫出很多人看、覺得好看的故事,那我會建議你先寫類型小說。

1.        寫你最熟的類型較好上手

你讀什麼類型最多,你就該先寫什麼類型的故事。舉凡:愛情、推理、奇幻、科幻、恐怖、都會、少年、武俠、耽美、寫實、歷史、輕小說(不算類型但有獨特調性),甚至純文學(不是類型但有某種講究)。

你喜歡讀什麼,應該就代表你喜歡什麼?你讀得多(收錄),也表示你對這類型的諸般型式熟悉。

一個你喜歡且熟悉型式的類型,相較於其他不熟的類型理應可以寫得最好。在你起步階段,我建議先寫你喜歡且拿手的,你應該會寫得較投入且順手。

2.        想累積讀者先寫單一類型

如果你不只為了自娛娛人,而是希望能進一步聚眾,讓更多人來看你的創作(甚至出書、有不錯銷售量),我會建議你先堅持寫好一種類型

我剛剛說的各種類型都有其市場(讀者群),有人就是愛讀奇幻、有人愛讀愛情、有人愛讀純文學,當你固定寫某類便能吸引偏好這類的讀者。

類型讀者是有需求的,我這陣子迷上讀推理小說,我就會一直找推理小說來看,我覺得某某的推理很合我胃口,我就會找更多他出過的推理來看。

類型讀者一旦養成忠誠度,需求可是相當驚人。

在讀者還不認識你之前,他們往往是先挑類型、再挑作者。等讀者建立忠誠度之後,他們才會只挑作者、不挑類型(例如:九把刀)。

不限類型自由跨界寫作當然對作者來說很過癮,但在市場培養上其實不太有效率。

這也是為什麼恐怖小說家只能一直寫恐怖、愛情小說家只能一直寫愛情、輕小說家只能一直寫輕小說,不是他們不會寫其他類型,而是其他類型他們沒有足夠的讀者群,就算編輯同意出書也怕賣不好(喪失下次出書機會),不是人人都可以讓讀者忠誠度大到寫什麼都有人賣。

任何作家都需要一步一步養出讀者群,先有一個明確的類型定位,吸引對味讀者群,這對想出書的創作者是種比較務實的方式。

3.        類型小說其實很難寫

有人可能覺得類型有公式(潛規則)最好寫。但也正因為這樣類型小說才難寫,因為公式(潛規則)人人都知道,人人都這樣寫,你如何能寫出與眾不同的作品殺出重圍?

穿越小說網路上就有幾千篇、宮鬥小說在熱門時一卡車就湧了出來,類型小說稍有能力的寫手都可以快速寫個七八分樣,但偏偏能讓人記住、爆紅的就只有一兩篇,所以類型小說其實是「易寫難驚」。(驚:驚豔)

你可以很有效率地寫出一個有模有樣、符合類型標準的作品;但你肯定很難寫出能讓大眾喜愛、元素新穎、市場爆紅的作品。

人人都罵王晶膚淺,不屑他的媚俗,但想學他的人又有多少人能比得上他在商業上的成功。

寫類型小說當然不免膺服於各類型的潛規則,但任何寫作都是「仿作+創新」,低層次的寫作只是一昧地套公式、用老哏橋段;高層次的創作當然要同中求異,在「固有原型」和「求新求變」之間取得雙贏。

在套公式寫作之外,怎麼別出心裁抓住讀者,一面滿足類型讀者的需求,一面又跳脫舊有規則的視野,讓市場與評價兼收,這才是類型小說家真正的競技場。

【總結:自己想讀的小說,自己寫】

有的人可能會覺得:
「我不追求讀者與市場」(真的如此你的作品就無須公布)
「我寫的東西是深刻而有意義的」(很多類型小說都是深刻有意義且通俗)
「我的作品沒有任何規則與慣性」(我肯定有,除非作品中毫無人性)

得過美國國家圖書獎(美國文學界的最高榮譽)的類型小說之王──史蒂芬‧金曾說:

沒有嚴肅文學跟通俗文學之別,只有好小說跟壞小說之分。

我在網路上看到有句口號是(我不確定是誰先喊出):

自己想讀的小說,自己寫!

我覺得這就是個人創作的動力,你喜歡什麼故事?你希望跟人分享你覺得很棒的故事(觀念),這就是創作的初衷。

我鼓勵作者創作自己最鍾愛的類型(但不必受限於類型),將你最愛讀的故事寫出來與人分享!我們盡力將它寫成一個好故事,而一個好故事從不因它屬於那個類型而遜色。

【寫作教學】搞懂5層角色需求讓故事動力更進化

許多寫作書在談到人物的目標與動機時,總是不免引述一下「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馬斯洛是美國社會心理學家,他歸類人都潛藏著五種不同層次的需求,在不同的時期會有不同的迫切度,大抵上來說,人都會先滿足低層次需求,再滿足高層次需求

五種層次由低至高分別是:

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愛與歸屬感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實現需求

先滿足了生理需求,才有餘力滿足安全需求;滿足了安全,才會去追求感情。

聽到這你也許隱隱感覺到它與小說創作的關係了,但先別急,我再簡單說明一下五種層次的含義(網上摘錄簡寫),我們再討論創作上的應用:

1.               生理上的需求

人類維持自身生存的最基本需求,包括飢、渴、禦寒(衣住)等方面。這些需要得不到滿足,生存就成了問題。理論上生理需要是推動人們行動的最強大的動力,也是五層次中第一個必要滿足的需求。

2.               安全上的需求

人類會追求保障自身安全與自由、擺脫家庭、事業與經濟上的威脅,甚至避免嚴酷的監督。在生理能順利存活之後,讓自己活得有品質就是下一個需求。

3.               感情上的需求

這一層次包括兩個方面:愛與歸屬感。

包含友情、親情、愛情,人人都希望被愛,或希望愛人。
歸屬感則是「歸屬於某群體的感情」,希望成為群體中的一員。

感情需求比生理需求來的細緻,它和一個人的生理特性、經歷、教育、宗教信仰都有關係。

4.               尊重的需求

滿足前三者後,人會轉往追求社會地位,要求個人的能力與成就得到社會承認。尊重需求又可分為「內部尊重」和「外部尊重」。

內部尊重:人希望在各種不同情境中有實力能勝任、充滿信心、能獨立自主。內部尊重就是人的「自尊」。

外部尊重:人希望有地位、有威信,受到他人尊重、信賴和高度評價,體驗到自己活著的用處和價值。

5.               自我實現的需求

最高層次的需要,它指人會追求實現個人理想抱負,盡力發揮個人能力的最大化。自我實現的需求就是在努力發揮潛力、完成理想,使自己成為自己所期望的人物。

【角色需求與動機】

需求對故事至關重要,角色的需求就是角色踏上故事旅程的動機,而一個故事要精彩動機絕對不能軟趴趴沒力,而是要強而有力、幾乎強迫地推動主角。

而當角色的需求(追求)遇到了阻礙,衝突就產生。換句話說,反派就是要用來威脅角色的需求。以上可簡而言之:

故事就是角色滿足需求的過程。

《侏儸紀公園》所有角色的需求就是活下去、逃離公園(生理需求)。

《當幸福來敲門》主角要的就是一份穩定的工作,能給兒子安心的家、溫飽的生活、良好的教育(安全需求)。

《海上鋼琴師》主角一生都活在船上,船就是他的家、他的全世界,他無法接受廣闊的陸地,最後與廢棄的船一起消逝(歸屬感需求)。

《破壞之王》主角何金銀是一個膽怯懦弱的人,故事的主線也一步步讓他從膽小變成勇敢(自尊需求),甚至為了制止濫傷無辜的大師兄,冒險挑戰並打敗比他強上許多倍的大師兄(自我實現需求)。

試著回憶你看過的每個故事,是不是主角都有個各自的需求,更甚者,連反派都有自己的需求!

【加倍需求、加倍動力】

實際編故事中,你不太可能先想需求再想劇情。(我要構思一個有關歸屬感的故事)這樣是空洞且難以執行的,通常都是先有故事構思,才去挖掘角色的需求。

在編劇上低層次的「生理、安全與感情」需求能直觀地勾起讀者的興趣。高層次的「尊重與自我實現」則需要在讀者漸漸了解角色後才能感覺到它對角色的重要性。

如果你只想談論一些枯燥的社會大會、實現理想之類的需求,難免故事會有些沉悶,這時如果能加入刺激的生命與生活威脅,就能快速抓到讀者的注意力。

我要給出的建議就是,讓角色的高低層需求並存

為淺顯的低層需求,添加深沉的高層需求;或為枯燥的高層需求,加入刺激的低層需求。

看看大多數的商業故事,也許一開始主角只是為了活下去、為了安全而奮鬥,但往往到最後,主角也許依然有著生命安全的威脅,但奮鬥的動力往往多了一份理念與自我實現,讓這份動力與行為更為高尚激昂,引發觀眾更強的共鳴。

《飢餓遊戲》第一部曲中,主角只是單純在一個你死我活的殺戮遊戲中求自身生存,但故事到了結尾,格局也隨之擴大,變成一場解放人民、反抗獨裁的領導者。

【試著構思反派的正當需求】

二元化對立的故事,常常將反派的需求設定成錯誤主角的需求設定成正確,每部英雄片幾乎都是這樣的設計。

但如果反派需求與主角需求同樣正確,這設計不就讓故事的矛盾更強!

《姐姐的守護者》中,妹妹一生下來就是為了當成姐姐的捐贈者,十三年來無條件為姐姐捐贈血液、臍帶及骨髓,讓姐姐能延續生命,為了姐姐,妹妹放棄了自己的正常生活。但當妹妹拒絕父母任意決定自己的身體使用權,並採取法律行動時,雙方都正確卻對立的需求就產生了衝突!

【試著構思難以兩全的需求】

前面有說如果角色同時擁有高低層次的需求,可以讓故事更具深意。但要讓故事更精彩,我們不能不操作需求的矛盾,讓角色同時想追求高層需求與低層需求,但兩者只能得一

《海上鋼琴師》主角為了一份歸屬感甚至可以不要命。
《鐵達尼號》主角為了愛人情願自己被凍死。
《齊天大聖東遊記》主角為了獲得拯救眾人的神力,忍痛放棄愛情。

生命與理想是最常見的自我需求兩難。不論是前段與他人需求衝突、或自身需求衝突,當需求遇上了兩難,也是故事最精采的時候。

【總結】

本文從社會心理學的人類需求層次談到小說創作的需求設計,角色雖是我們虛構的,但他在故事的世界也是活生生的真人。既然是擬真人,當然也適用這五層需求。

這五層需求的介紹也許在創作上並不直觀,但當你覺得故事張力不足時,你就可以從這五層需求去思索:

a.        主角有沒有其他層次的需求可以挖掘?

b.        故事是不是只有高層需求導致枯燥?

c.         故事是不是只有低層需求導致膚淺?

d.        主角需求是不是沒有與他人需求衝突?

e.        主角自身的需求能否安排矛盾衝突?

我也提出過<角色需求的變化>,當故事已有明確需求,你還可以編排「期望、想要、落差、需要」四種變化,讓角色心境更具轉折。

看完本文,有沒有覺得從「需求」來解讀/構思故事又別有一番風味呢?快拿起筆下的故事,為它挖掘更多的可能性吧!

【編劇教學】獨門密技!故事的謎三角

【編劇教學】獨門密技!故事的謎三角

每個好故事都是一個謎。

為什麼驚悚、推理、犯罪、科幻等類型故事總對大眾有極強的吸引力?因為有人探求真相的本能,起了懸念就會想知道真相。

所以故事要吸引人,一開始一定要下懸念,但如果前面故布疑陣,而結尾平平無奇,這也會讓讀者很不爽,有被騙的感覺,因此,在結尾我們還需要意外

但許多資深讀者一生已經看了好多故事,就算是不愛看書的人,也很容易在電視上、電影中、網路上看到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幾乎人人都會有故事抗體。很自然可以感覺到結構、劇情走向,甚至十之八九可以猜到結局

如果故事的重點圍繞著「謎」,卻被讀者提早猜出,這故事對讀者來說便很難算是個好故事。

每每讓人津津樂道的經典故事,幾乎都是讓讀者猜不到結局。所以我自己在編故事時,會習慣用一個小模式來構思,避免讀者猜到結局,我稱之為「故事的謎三角」。

【故事的謎三角】

這構思模式說穿了一點也不神奇,只不過是「雙重誤導」罷了。

先將真相「誤導」,再揭曉至一個與「誤導」相反的「假真相」,最後再揭曉一個與「假真相」相反的「真真相」。整整騙讀者兩次!

例如:

一路塑造角色甲是壞人。(誤導)

後段揭曉角色甲是好人。(假真相)

結尾再次揭曉角色甲是壞人。(真真相)

這作法可不只用在角色的好壞,而是連劇情也可以安排。

一路塑造真相是A情況。(誤導)

後段揭曉真相是B情況。(假真相)

結尾再次揭曉真相其實是C情況。(真真相)

現在的讀者都超聰明的,你想騙一次就中已經很難了,當你一直佈置某甲是壞人,他們反而會覺得「一定有詐」,覺得某乙丙丁才有可能。

而當你「逆轉之前的布置」提出「假真相」某乙才是壞人,讀者一定會認為「看吧!果然被我猜中了」,接著沾沾自喜、鬆懈偵查大腦。

最後我們再次「逆轉」,提出「真真相」某甲(或丙丁)才是真正的壞人,這時讀者的「意外度」會比單純一次「誤導」要高得多!

誤導已經是一個常被運用的技巧,幾乎所有故事都會安排一個誤導。

《哈利波特》中,石內卜不斷被塑造成壞人,但在中段又揭曉他其實並不壞,在我們洗刷對他的負面印象後,故事又反轉將它寫成一名背叛者。

《別相信任何人》中主角罹患失憶症,在追尋記憶的過程中,隱隱發現丈夫與醫生其中有一人在說謊,故事也故意先導向其中一人為反派,最後再反轉。

但也是因為誤導太常見,讀者會自動避開誤導的指引,所以我們才需要「雙重誤導」,反轉再反轉,才能確保讀者真的猜不到真相。

對讀者來說,讀一個猜不中真相的故事絕對是最過癮的事。

【先想好謎的三個角-三種真相】

一個誤導真相、一個假真相、一個真真相!我自己在編這類重謎團的故事便會先想好三種真相,再將它們合情合理化

如果你覺得很難想,我建議你可以用「逆推法」。

先決定「真真相」,再從「真真相」去反向佈置「假真相」,再從「假真相」去反向佈置「誤導真相」,這會是比較容易思考的方式。

我想讓甲當真兇(真真相),我就故意讓乙當替死鬼冒充真兇(假真相),但故事前段再故意誤導讀者認為丙才是真兇(誤導)。

一個一個往前推,會是比較容易思考的方式。其實佈置這三個角一點都不難,真正最難的是「如何讓讀者信服」,避免因為過分意外與離奇反而讓讀者覺得誇張、出戲,反而造成反效果。

<伏筆><意外>兩篇文章對於「合理性」都有些說明,可以讓你將這謎三角用得更好!

編故事訣竅說破沒什麼大不了,重點是希望你聽完之後可以自己身體力行編寫看看,這個小訣竅對於寫驚悚、推理、犯罪、科幻等「謎團」為主的故事肯定大有幫助!

如果你不怕讀者或你的大腦燒掉,你要設計「三重、四重誤導」我絕對也是樂見其成!

【寫作雜談】別光靠創意+熱情!初學者請先寫中長篇小說

知名的奇幻小說家、輕小說家總有幾部廣為人知的超長篇作品,像御我、護玄、九把刀都有一套最少長達八本的超長篇。

我一直提倡要當小說家的人必須大量寫作,但我常看到年輕讀者受他們喜愛的小說家影響,處女作下筆就構思幾十萬字的超長篇故事。

他們看作家都寫那麼長,自己也想這樣寫,這很正常!

大多數的人會斷尾,而極少的人可以撐到將它寫完,不過說實話,就我在網路上亂翻的結論,第一部超長篇處女作即使能寫完,毛病其實都不少。

就像一個人連家常菜都煮不好,就想挑戰創意料理,一昧認為有創意就能彌補一切。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我們品嚐的人只能說你很有創意,我們感覺得到,但這菜真的是亂煮一通、很難吃啊!

所以我不贊成一開始就寫超級長篇故事,我指的超級長篇是指二十萬字以上的小說。

為什麼不贊成呢?

如果你想寫一篇二十萬字的超長小說,我建議你不如寫三篇六萬字結構完整的小說,六萬字的篇幅已足夠你完整編架構佈局了。

我看過太多網路小說,好多作者總是起頭時沒想過尾,跟著感覺走──然後斷尾。又或者,想過頭想過尾,但沒想過佈局與主題──整篇不是沒有焦點就是沒有爆點。

這種隨興發揮的創作再加上一股傻勁,一部長達幾十萬字以上卻不知所云的作品就誕生了。

作者會覺得自己寫得很辛苦、花了很多時間心力,但卻沒有讀者愛看、四處投稿也不停碰壁,然後對寫作心生倦怠(甚至怨妒)。

有時候我們常空有熱情,卻少了計畫與毅力;更有時候我們是空有熱情,卻沒有從基礎打好根基,在力有未逮的情況下寫作,認為熱情可以戰勝一切

這當然不可能啊,又不是少年漫畫的劇情!

長篇小說重視布局,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所有要素都緊緊牽連,沒有經過規劃是很難隨手下筆就能做到編排緊密。

也許有天才可以邊寫邊想邊修正邊進步,而且處女作就一鳴驚人。如果你肯定那天才就是你,那你可以不用鳥我的建議,OK的!

我自己的經驗,一篇小說你依照我分享過的編劇方法練習打架構,你會很清楚自己作品的長度、故事的走向、過程的進度。

有個明確的目標、明確的路線,你走起來會踏實很多,就像你小說的主角一樣!抵達終點是可以預期的事。

除了寫完之外,一二幕的轉折、中間轉折點、二三幕的轉折、伏筆、開場、懸念、主線支線,好多好多技巧,每種小小的變化都有不同的感覺

──這絕對不是寫一次就可以摸透的。

在創作初期你該練習多次編寫故事,多次完整練習。而不是光靠小宇宙爆發、什麼都沒有細想就寫了幾十萬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

若你還在起步階段,與其寫一篇可能歪七扭八的幾十萬字超長篇,我希望你把時間改來寫五篇小說,完整練習打好五次架構、說好五次故事,將你的靈感做最好的包裝,我保證「同樣的時間花費」後者肯定能讓你進步更多。
最後,為什麼要設置為六萬字以上呢?

這也有一魚多吃的考量,一本單本小說字數通常為六萬到十二萬字,最少要六萬字才能成書,所以六萬字既可以用最少的字數大量練習,也符合出單行本的規格,較可以投稿或參加比賽,先讓出版社看見你有駕馭單本的能力,之後才有可能給你挑戰長篇的機會。

我認為這才是比較務實的方式。

用中長篇小說連續出拳,先鍛鍊好基本能力吧!不要自己悶頭寫完了部超長篇才在抱怨沒有人賞識,覺得自己的心血全都白費,自己鬱悶事小,一時衝動還想放火燒出版社那可就不好了。

【編劇教學】獨門密技!角色需求衝突4象限

好萊塢故事顧問John Truby曾說:

寫故事大綱不難,難的是找出角色的變化曲線。

角色的變化就像故事的脊椎,支撐整個故事。而角色的變化要怎麼安排呢?首先要找到角色的「渴望」。整個故事的就是角色追求渴望的過程,從「沒有」至「得到」,這也就是故事主線。

為什麼這會是故事的主調呢?因為人說穿了有「滿足需求」的本能,這也是為何許多故事教學在談理論的時候,總要先引援一下心理學家馬斯洛(Maslow)的人類需求金字塔,才能接著談角色的目標。

不管角色是任何身分,心中一定會有所追求。

【需求構成內心衝突】

我將角色的「需求」再拆得更細,變成「期盼與落差」、「想要與需要」

「期盼」是角色行動的「動力

「想要」是「誤導」角色的假目標

「落差」是顯現角色的真正「阻礙

「需要」是角色終極追求的「圓滿

這四者組成了角色內心的衝突,也是一個循環的過程。這四點在過渡變化中的四個區塊,也對應了角色的心境:

從「期盼到想要」是「盲目」狀態

從「想要到落差」是「挫折」狀態

從「落差到需要」是「醒悟」狀態

從「需要到期盼」是「滿足」狀態

故事中角色的心境變化也是兩兩相對:

先「盲目」後「醒悟」;先「挫折」後「滿足」。

故事的編排往往是:

由「期盼」出發,主角會希望得到他當下最「想要」的東西,但在他的想要與感受產生「落差」之後,主角才會知道他真正「需要」的東西是什麼。

這就是主角的成長(或說改變)。

故事本身就是在教導角色道理,也在教導聽眾道理。

人的心中都有渴望,有時真正的渴望是不會直接顯現在角色行為上。

a.        你想要有錢,因為你覺得有錢才有安全感,事實上,你需要的是安全感。

b.        你想要有女友,因為你覺得有女友才有真誠的感情,事實上,你需要的是真誠的感情。

大眾故事到處充斥著這類「模式」,誘導著角色(也誘導著讀者觀眾)先去追求他們的「想要」,最後才醒悟他們的「需要」。

《食神》裡的史蒂芬周,費盡心思想奪回他的名利權,但是直到他失去雞姐,他才知道他真正需要的是一分溫暖、一份關懷。

角色會為了他的「想要」去努力,當他「以為會發生」(以為得到會很開心)跟「真正發生」(真正得到卻又不覺得開心)的出現落差時,他才會終於去面對那些被壓抑、或未知的「需要」。

從「想要」到「需要」之間,必須經過一段「落差」。他本來的防衛機制、逃避與抗拒,將在這裡一一被挑戰、擊潰。

在「想要」被擊潰後,真正的「需要」就會浮出水面。

找到「需要」對角色來說是一個很艱鉅的任務,就算不艱鉅,我們也必須把它搞得很艱鉅,我們要讓角色經過外在的折磨、內心的考驗,才會充滿成就感地浮現「需要」。

角色要成長,「需要」必須戰勝「想要」,或者兩者最後合而為一,角色才能獲得真正的「滿足」,故事也才會圓滿。

【兩難的想要】

「想要」與「需要」兩者操作上,基本設定成二元對立其實是相對容易的編劇方式。

但如果故事每次都是「想要」是膚淺而錯誤;「需要」是深度而正確。讀者往往在「想要」一亮相時就會猜到「需求」是什麼,故事的感動也大打折扣。

所以進階的做法可以將「想要」與「需要」設定成「兩難」,兩個都沒錯,但基於角色精神他必須選擇「需要」、放棄「想要」。

如電影《搶救雷恩大兵》,一組軍人的任務就是深入敵營救出雷恩。這時兩者各代表什麼?

需要:忠誠執行任務,救回雷恩,但這也將會冒著極大的生命危險。

想要:在戰爭中,每個軍人都想回家、都想活下去。

當「活下去」與「完成任務」兩難鬥爭時,「棄」想要「選」需要才更顯角色節操!這是更有深度的編排技巧!

但,故事也不一定要依循這種「圓滿模式」,有時讓「想要」獲勝,自己被自己的慾望吞噬,故事演變成悲劇,也有另一種戲劇效果。

【最後建議】

在具體安排「想要」與「需要」時,我還有三個經驗小提醒:

1.        主角的需求越具體越好,像是生命安全這麼直觀而強烈的需求才會立刻得到讀者關注,讓讀者知道主角的目標進度。

2.        讓需求堅持到故事最後才滿足,需求可以在故事中段轉換,但應避免在故事中段滿足,這會使故事失去懸念,無法再吸引讀者。

3.        需求必須讓角色非常非常渴望,幾乎是沒有就會死一樣!角色沒有「非常想要」達成,讀者也不會「非常在乎」故事。

本文的概念相當少見,坊間可能只有提到「想要」與「需要」,但我卻將它再拆分成四點,並界定角色的處境心態,希望讓你在運用上不只是簡化的兩端對立,而是能更具內涵的編排!

最後,建議你自己嘗試用熟知的故事拆解出這四點,一定更能理解箇中的奧妙喔!

【寫作雜談】寫完寫好-進階者的5大寫作問題

上集是初學者篇,本集則是針對「已有些許經驗的創作者」,對這類的創作者來說「寫字並不難」,他們無時無刻都會冒出點子,想編故事。

但不怕寫作不等於能順利創作,這類創作者依然有些常會遇到的創作問題,我試舉出最常見的五個,並提供一些建議。

1.        不知如何下筆

有種創作者並不怕寫作,他們能寫、也寫過、甚至寫得不錯。但偏偏每在新起一篇故事下筆時,總會寫三句又刪兩句,整天都在進進退退,最後幾乎沒有進度。

但在他們的腦中或大綱上,其實已經幾乎完成了整篇故事的構想,為什麼遲遲無法突破開頭?正是因為他們深知開頭的重要,生怕寫差了,導致對開頭段落頻頻回顧、反覆琢磨,阻礙故事推展。

我的私房建議是:

可以先從有把握(感覺)的段落寫起,不一定要第一幕寫起。開頭值得一再改寫,但不必被它卡住。可以先用直述帶過開場劇情,向下編故事,日後再回頭推敲最佳的開場寫法

其實不只是「開頭」,我在創作中遇到寫得不順的段落,也常常會留白跳過,先寫下一幕,之後再將跳過之處補完。

但要用這招的前提是你已經打好了幕綱、編好了故事,掌控好了發展,只是暫時無法滿意最佳的表現寫法,所以先擱置,而不是沒有構思好就跳躍隨興發揮。

2.        一次塞太多靈感

創作者都會盡力寫出有趣的故事,尤其是當腦中想到絕妙點子之時。新手作者在寫奇幻、輕小說等類型小說時,問題往往不在沒有靈感,反而是有太多點子靈感想塞進故事中,這會使劇情變得太複雜。

《先讓英雄救貓咪》中有個建議是避免「雙重超自然力量」,就是請你不要寫了外星人又寫了吸血鬼,然後再加一點穿越時空,搞得好像不放很可惜一樣。

其實一個點子好好挖掘已經足以撐起整個故事,貪多只會嚼不爛,讓故事失焦、充滿破綻。

雖然類型小說很重視設定,但有趣的設定絕不是塞越多越好,從好靈感中挖掘人性與衝突,才是故事好看的地方。

3.        沒有完整想好故事

寫作當然是隨興自由的,但如果你已能毫無阻礙地自由寫作且寫完,那麼你就該進一步練習不要寫得那麼隨興,先攪盡腦汁想好故事再下筆。

這就像一開始打籃球,你可以自由發揮什麼都不管,只憑自己覺得好的方式打;但想要進步你就必須開始研究戰術、研究對方弱點、有策略地進攻,進入動手也動腦的階段

很多很會寫的朋友,往往都是沒有先打整體大綱,光靠些有趣的片段劇情設定就下筆,最後留下一大堆斷尾作品,每個概念都超棒,但卻沒有一個寫完。

4.        沒有安排結構

只要作者能做到先想好完整故事,加上有紀律固定寫作,要寫完故事一點都不難。但壞只壞在寫出了平淡無奇的故事。

要讓故事飛上天很簡單,隨便幾個奇想故事都能吸引眼光,有趣的概念很多,但寫出來卻不是個個都是精彩的故事。

如果你已經能完整想好故事再下筆,那請你再勤勞一點,不只將故事想完,請進一步考慮故事的轉折與起伏在平淡處加入轉折、在高低潮加大張力,多了這一個步驟,故事最少好看兩倍!

5.        因他人意見而轉換風格

一個進階創作者也許不怕將作品公開,但任何公開作品的創作者一定都免不了跟心魔搏鬥。會忍不住想知道讀者的感受、對負評耿耿於懷、聽取意見不斷修改風格,這是每一個創作者的必經之路。

如果我說他人的建議完全沒有參考價值,這種說法當然有失偏頗。但作品的評價就像光與影,有好評就一定有負評。除非你的作品是被人一面倒地喝倒采,否則我認為只要作品有人欣賞,就不必急著因他人的意見修改自己的筆調,隨風轉舵。

寫作是種鍛鍊,而鍛鍊需要時間,時間磨出風格。

古龍大師的作品《天涯.明月‧刀》在當年甚至被報社直接腰斬抽稿,只因讀者們無法習慣他創新的散文詩化筆法。

直至今日《天涯.明月‧刀》是創舉或敗筆仍無定見,但我可以確定的是,一個不斷轉換風格的創作者,就像還沒有走上山頂就想折返。也許走到底最後什麼美景都沒出現,但不斷在眾山腰之間游走的人,肯定什麼都看不到

【總結】

本文是寫給已能寫完故事的進階創作者。希望能藉由這些意見將故事不只寫完,還能寫好。而本文還有沒有續集像是「高階者的寫作問題」之類,我可以肯定地說:「沒有了!

因為對於一個能聚焦重點、完整構思、堅持風格的創作者(也就是本文的重點)來說,剩下需要的只是大量的練習、時間的累積。

在網路這個開放的資訊世界,你剩下該做的就是讓網友認清你的風格,且盡可能讓很多很多人看見,其中總會有部分人被你吸引,一個兩個三個,慢慢培養出粉絲群

不得不讓你知道,學著經營出自己的粉絲群,也是這時代進階創作者必備的技能啊!

寫作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