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小說技巧-4】創造配角3要素&人物圓扁

經過三篇的「人物創造教學」,相信大家已清楚許多「重要而基本」的概念。最後的配角篇不長,併著介紹「人物的三種複雜度」與「配角的三個重點叮嚀」,為你在安排配角時多一些參考指引。

【人物分三種】

【龍套人物】

武俠小說中常見的「店小二」,他只有一個動作、一個反應、兩句台詞,在故事中一閃而過,達成他短暫的戲劇任務,從此就不再出現,他就是個「龍套人物」(閒角)。

這類配角可能只是帶來一個訊息、帶給主角一次大顯身手的機會、或者只是一個不得不帶過的劇情人物,除此之外,讀者對他一無所知,也不必知

【扁型人物】

將龍套角色再升級,角色可能有了更多的戲份,在故事中不斷穿插出現,有多次劇情任務,但他的性格上卻保持單一化且頭尾一致,這就是扁型人物。

大致上,扁型人物的特質與形象可以用一句話就概括

但扁型人物不等於「劣質」,扁型人物的優點就是:「突出、鮮明」。
強調的人物單面性格,刻意忽略其他性格面,這也最能讓讀者留下強烈印象

a.        《笑傲江湖》的桃谷六仙,全書中打諢插科、瘋瘋癲癲,一出場就能抓住讀者目光。

b.        《哈利波特》的佛地魔雖然是最大反派,但角色本身卻是單一化性格、絕對的邪惡。

扁型人物適當運用依然可以擔綱故事重任、發揮戲劇功能,不輸給圓型。

【圓型人物】

角色性格複雜、有多面向、有變化,無法歸類出單一特質印象的,都算是圓型人物。圓型人物也就是最近乎真人的角色,幾乎所有小說的主角都是圓型人物。

但要注意的是,即便是性格複雜的圓型人物,也需要一個主性格來讓角色搶眼,如郭靖憨直、韋小寶機靈,避免角色沒有記憶點

簡介完三種不同複雜度的人物後,接著講「配角的三個提醒」。

【配角的功能】

第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真的有必要創造這個角色嗎?你創造他要做什麼?

我們在拉出劇情主線後,便會接連出現小事件與協力角色,當我們要排定這些角色時可以多想想:他的事件能否改由現有其他角色執行?他存在的效果是什麼?他是長久存在還是一閃而過?

這能讓我們的角色群不至於多而鬆散

配角有許多功能:透漏訊息、推動劇情、塑造主角個性、增加趣味度、複雜人際關係、增加戲劇衝突、平衡故事設定

大致上來說配角是為了主角存在的,許多主角不能做、做不到的事都有賴配角完成。

在創造配角的第一步就是:確實知道他要用來做些什麼?

【配角的亮點】

配角基本上也要遵守<好人物><好主角><好反派>中的多項規則,但值得一提的是,我會建議讓配角「搶眼」。

許多配角常常是扁型人物,那何不讓他的「特質」發揮到極致,讓讀者一定會記住這個「奇人」,像是超悲觀、超輕浮、超暴躁、超變態等,給他安排一個亮點。

a.        《少林足球》的六師弟是個大胖子,滿腦子就是吃東西,偏偏功夫還是輕功,反差大又趣味十足。

b.        《齊天大聖東遊記》的唐三藏,將愚善與碎碎念發揮到極致,便成為故事中記憶度最高的角色。

當我們將扁型配角的特質誇飾又放大,故事的趣味度也會直線飆升。

【配角的主角化】

當我們將配角賦予故事、目標、理念、痛苦,這時配角便成為一個類主角(雙主角),一樣會讓讀者投射感情,讀者在喜愛度上超越主角也是常有的事。

a.        《多情劍客無情劍》中「故作無情」的李尋歡與「癡情苦戀」的阿飛。

b.        《絕代雙驕》中「古靈精怪」的小魚兒與「完美無缺」的花無缺。

c.         《臥底》中的「勇敢的菜鳥」聖耀與「傳奇人物」上官。

越是長篇的故事越有這種安排,一個幾乎與主角並駕齊驅的配角,一方面可以讓故事線更複雜,一方面也多一位能吸引不同族群讀者的角色。

【小結】

配角篇精簡許多,還有一半用來講「人物圓扁」,因為如果你讀過本系列前三篇就知道重要指引其實已經大致都提過了,在此只挑值得「重申」的概念再次強調。

編劇界有句戲稱:「配角就是要拿來犧牲的」。

這當然不是真的叫你每次都要賜死配角,而是說:

配角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執行他們被賦予的任務。

我甚至可以說,當你創造出一個配角時,他的一生已經決定了,他是為了特定任務而誕生的(聽來有些哀傷)。反之,這也提醒我們,不需要插入無謂的角色來充戲。

主角與反派主導了故事,而配角一閃而過依然耀眼,這就是配角的定位。下一篇本系列的最後一篇,我們將前面四篇重點濃縮,具體聊一下怎樣寫角色最好。

【寫小說技巧-3】創造反派的7大要素

如我在<角色原型>中所說,反派不是壞人,反派只是站在主角對面立場的人。兩者之間的關係也非單純的二分法,可能更複雜。

主角在故事中有個目標,而反派只是反對該目標。可能是逼你念書的父母、想跟你分手的情人、與你意見相左的朋友。

本篇七個小建議,要讓你的反派跳脫壞與不壞,卻變得更迷人。

在開始之前,還是要提醒你,反派一樣要先遵守<好人物6要素>

 【反派有功能】

如同<好人物>的第一要項,反派是有意義的、有戲劇功能的,所以我們要找出反派為何存在。

更具體的,我們還要讓反派有個明確易懂的目標,方向與主角相反、強度與主角相等。

有時反派也會因象徵對立觀念而存在,最常見的就是,主角象徵觀念A,而反派便象徵觀念B,AB兩者相對/相反(無關善惡)。

a.        崇尚節義的郭靖與莫視禮教的黃藥師。

b.        淡泊無欲的令狐冲與野心勃勃的左冷禪、岳不群、任我行。

不管反派是為了什麼原因而存在,他們共通的任務就是衝突,給主角找麻煩、製造難關、加劇風險。

你創造反派的第一步便是清楚說出他的意義、目標與具體任務

【反派有故事】

如同主角要有深度、會迷失一樣。反派也該是真實的人。有需求、有慾望、有動機、有家庭、有朋友、有敵人,他們是多面向的。

說得宏觀一點,反派也有自己的人生故事。一定有什麼原因讓他成為了主角的對手,他也許也被愛過、愛過人,他也許不認為自己是壞人,反而覺得自己是英雄。

作者必須探究反派的人生故事,讓他的目標/舉動有合理的解答,倘若只是為了作對而作對,就只是個無聊、不真實、站不住腳的角色。

作者要用反派的角度看世界,並花一些時間讓觀眾了解他,看看反派的不同面向是怎樣的人,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麼,他為什麼這麼做。

故事中的反派如果是個踢狗的、打小孩的、闖紅燈的壞小子。便要讓觀眾了解他為什麼踢狗的、打小孩的、闖紅燈。

創造反派的第二步就是完整想好他的背景故事

 【反派有理念】

前一個是說反派有自己的人生故事,進一步我們可以讓反派是個好人。

這所謂的「好」,不是指公平正義善良等客觀社會價值,而是指:「反派不覺得自己有錯。」

他也許殺人、也許搶銀行、也許偷東西,但他一定有個「問心無愧」的價值觀。讓他覺得他的行為並不全然沒有正當性。

這一點「反派的理念」至關重要,經典故事中有魅力的反派都在這一點做得很好。「理念」可以強化反派行動的積極度,而「理念」是從反派過去的人生中誕生的。

功能、故事、理念三位一體,可以完整建構出反派的過去、未來與內心

跟反派連結,就能認同他的惡行。而當讀者明白反派的理念時,說不定還會覺得他說的有幾分道理,並不是那麼壞,這就會創造一個灰色的反派,如同我在<好人物>中說的,這是讓人物有魅力的好方法。

當你創造反派時,第三步就是幫他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反派有版面】

在寫作書《先讓英雄救貓咪》提到一定要讓主角有個「救貓咪」的橋段,讓我們在故事一開始,就替主角留下好印象。

相反的,反派也需要這種橋段,但卻是一個「踢貓咪」的橋段。一個讓反派展現「他很強、他很壞」的機會,給一個我們合理厭惡他的理由

反派就是阻礙的化身,既然是阻礙,我們還可以注意這三點:

a.        拿捏如何「勢均力敵」,太強無聊;太弱更無聊。

b.        針對性,將反派設計成與主角槓上的人,讓兩人的情緒張力更強,對應的舉動更大,故事也會更好看。

c.         適時讓反派贏,展現他的能力與威脅性,而不只是個紙老虎,定期給主角一點令人心痛的傷害,對故事有益無害。

總之,創造反派時要記得安排一個有記憶點使壞橋段,並且要與主角勢均力敵、針對他、小贏他幾次,讓反派在故事中佔據一席之地。

 【反派有頭腦】

這一點倒不如說是重要提醒,十個故事往往有九個會犯。

別讓反派為了主角而幹蠢事。

a.        明明擁有超高科技、足以毀滅地球的敵人竟然都用武士刀進行最後大混戰。

b.        最後即將給主角致命一擊時,反派總會先跟主角分享一下他這一路使壞的心路歷程、全盤計畫,通常都會順便公開自己的弱點。

有太多故事會為了讓主角獲勝而在最後關頭弱化反派,將之前睿智的反派變成智障,這肯定不會是一個讓讀者激賞的好方法,只是作者的便宜行事

即使沒有讓反派變笨,我也常看到讓主角/反派犯規的安排。

a.        反派武藝高超、手下眾多,但主角最後學會了氣功輕鬆獲勝。

b.        反派與主角對峙,本來是虛胖富商(反派)搖身一變成了個拳法高手,兩人進行肉搏。

創造好反派實屬不宜,千萬不要讓他瞬間變成智障或超人,前功盡棄。

 【反派有變化】

反派就是主角的倒影。

我在<兩極呼應>中說過,主角的前後變化是個對立而呼應的狀態。而有深度、有意義的反派亦同

綜觀動漫《火影忍者》中,與主角為敵的諸位敵人,如:「寧次、我愛羅、再不斬、長門」等人,都在與主角對戰敗陣後,感染了主角的理念,即便是戰敗死亡,在死前也展現了他們轉變後的觀念,成長、認錯或嘗試贖罪。

 這種設計能讓兩方的對壘更多了情感的豐潤。如果你也能讓你的反派在經歷努力之後產生了心態變化(像主角),是一種更有深度、戲劇性的設計。

成功的反派都是讓讀者又愛又恨,這是一個好招!

 【反派有代表】

有時反派可能不是個人/對象,而是個想法(岐視)、組織團體(政府)、現象(天災、疾病)。但這類反派還是需要一個「代言人」,將這類抽象的反派具體化,讓讀者方便投射情感

史蒂芬.金的《迷霧》,真正的反派是「恐懼」,恐懼會讓人們失去理智。而故事中將這抽象的反派化作一個「宗教狂熱婦人」,成為主角的具體敵人,攻擊迫害主角,讓讀者有個又恨又怕的情感標的。

在你打算處理這類抽象反派時,請推出一個代言人,會讓故事聚焦、精彩很多。

 【小結】

編劇有句話說,成功的反派要讓觀眾:

1.        love to hate them. (很愛「恨」他們)

2.        hate to love them. (「恨自己」愛他們)

如果你的故事讓我討厭你的反派,而我很享受「討厭他」的感覺,你成功了。
如果你的故事讓我明知道不可以,還是愛上了你的反派,你也成功了。

本篇七個小提醒:功能、故事、理念、版面、頭腦、變化、代表,主要是為了讓你進一步創造出不落俗套、有魅力的反派,而不是童話中的二元論,非善即惡、正義必勝

故事的兩大支柱講完,下一篇我們要聊聊那些耀眼的星星們──「配角」。

【寫小說技巧-2】創造主角的6大要素

動畫片的重量級製作公司──皮克斯(PIXAR)有一句關於主角的塑造指引一直被我奉為創造主角時的第一誡:

敬佩一名角色的努力不懈與勇於嘗試,多過於敬佩他的成功。

在我解說這條指引之前,我想告訴你,「指引」對於創造有魅力的角色至關重要,劇情可能不同、角色身分可能不同,但很多指引都能通用。

現在我就要針對塑造主角給出一些實用的指引。

【主角的執著】

主角要為了小說裡的目標而奮鬥。必須有強大的執著,主宰他們的一舉一動、愛憎欲念。

秀出主角的「死也要達成」!

a.        《少林足球》五師弟一心發揚少林功夫。(成功)

b.        《喜劇之王》尹天仇立志要成為一個專業的演員。(失敗)

主角沒有對目標窮追不捨,讀者也不會對故事窮追不捨。

就算最後主角失敗了,中間的奮鬥過程還是會讓讀者動容。即便你想要塑造一個各方面都很平凡的主角,但在主角目標的追求上,一定要有「死也要達成」的氣魄。

一個「動力飽滿」的主角,故事才會有力地展開。

【主角的缺陷】

秀出主角的缺陷,在九階段編劇法中第一步就叫「平凡失衡」,在看似正常的生活中,卻小小透露了主角的缺點。

a.        《食神》中史蒂芬周的囂張跋扈、勢利自私。

b.        《武狀元蘇乞兒》中透露了主角玩世不恭、養尊處優,重點是還不識字。

在下一個階段,這些缺點就會使主角的生活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張95分的考卷,進步幅度只有5分;但一張60分的考卷,則會有巨大的進步空間。

展露缺點便是為主角留下進步空間、為故事增加戲劇性。所以在設計主角時,不要設計出95分的主角,反而是要設計出不及格的主角,讓他在故事中慢慢進步、克服缺點。

【主角的挑戰】

「執著」是動力;「挑戰」則是方向。

用剛剛的考卷例子,假設國文80分、英文90分、數學60分。
最差的數學才該被當成「挑戰」。

「挑戰」就是要挑主角最大的弱點、缺陷來提升。故事才會有最艱困的劇情與最崇高的目標。

a.        《武狀元蘇乞兒》手腳筋全廢的主角要重新練回絕世武功。

b.        《破壞之王》中的何金銀明明手無縛雞之力,卻要大戰人間兇器斷水流。

在塑造主角同時,記得選傷口灑鹽,從他最不拿手的地方設計他必須突破的難關,一方面也讓他克服自己最大的缺點。

【主角的過錯】

讓主角做一個「錯誤」的決定是大眾故事常見的安排。

a.        《整人專家》中主角雖然心有不忍,但還是害得真心對他好的哥哥爸爸淒慘潦倒。(之後認錯並協助彌補)

b.        《唐伯虎點秋香》中,唐伯虎明知華夫人對自己恨之入骨,但為了秋香還是承認自己的身分。(之後中毒又被關、卻知曉了秋香的心意)

錯誤可能是主角無意犯下、或是偏向虎山行。犯錯的後果主角可能早已心知肚明、或者一無所知。

但重點是,當我們看到了主角犯錯,我們會希望他彌補自己犯下的錯,坦誠面對自己的錯誤。

為主角在故事中安排一個有心或無心過錯,不只讓它更像個真人、更具吸引力。修補改正的行為還為故事添加了戲劇性起伏。

【主角的挫敗】

經過努力好不容易將最不擅長的數學考了80分,這時候我們就要壞心地將考卷難度提升,讓他下一次再跌回60分,甚至更低。

a.        《喜劇之王》本以為苦盡甘來能接演主角的尹天仇遭到突然換角。

b.        《食神》差一步就可以奪回名譽的史蒂芬周不只找不到廚藝訓練學院,還失去了雞姐。

塑造一個有血有肉的主角,要讓他經歷慘痛的挫敗。挫敗是有正面意義的,人只有在最低潮受迫的時候才會展現最真實的自我,是在槍口下投降還是依然奮不顧身?

在大眾通俗故事中,挫敗就是一種「做球」,將球放到一個易於進攻的位置,而主角當然要趁著「挫敗」好好展露自己氣概,奮勇地跨越它。

【主角的灰色】

主角也有變壞的時候。反派有可能想做好事,主角也有可能想做壞事。

在傳統故事中,主角幾乎是絕對的好人,可能有些狂妄、調皮、粗魯、愚鈍等缺陷,心腸總是好的。

我的指引的最後一點是一個進階技巧,要主角不只是一次性的犯錯,而是從根本上變成了一個「非傳統好」的人,它不願意再做一個好人

a.        《痞子英雄》裡的陳在天,戲中一度偏激地背叛自己的好友。

b.        《神鵰俠侶》的楊過,一度為了報父仇而協助蒙古人。

這類似的安排會讓主角的戲劇性最大化,創造出別有風味的主角,但還是要記得是「一度」不是「一直」

把主角寫成一個真正的壞人是很危險的,但一點點小奸小惡反而會讓主角不落俗套,一點灰色的主角反而更具魅力。

【小結】

看完本篇更深入的主角強烈要訣,還是要提醒你,這必須先建立前一篇好人物的要素上,有目標、有特點、有深度、合理,且討喜。

主角就是故事的導航員,必須讓讀者認同、讓讀者想看下去、讓讀者希望他獲勝。

這樣讀者在閱讀時,才會把主角的想法摻進自己的腦海,透過主角的雙眼看事情、想事情、感受事情,故事也才會感覺有趣。

本篇講完第一重要的主角,下一篇,來聊聊他的死對頭──大反派!

【寫小說技巧-1】創造人物的6大要素

【寫小說技巧-1】創造人物的6大要素

角色是載我們進入故事的交通工具

古往今來所有小說家都贊同「成功的小說必有生動的角色。」所有故事都是在講角色(人)的故事,故事便是由角色內心世界往外推的事件演繹,角色的內心世界讓觀眾能產生同理心,讓觀眾投射情感

洛克看過很多寫作書、很多塑造角色指引,本系列便要提出一些我篩選整理過、認為最重要的角色指引。系列預計五篇:

1.        人物通用篇

2.        主角篇

3.        反派篇

4.        配角篇

5.        具體做法懶人包

直接開始第一篇,我為好角色訂了六個要項,可用來檢視創造人物的完成度。

【人物的意義】

第一個要項就是思索人物的意義,問問自己為什麼要安排這個人物

你也許一開始答不出『它』存在的意義,那我們先退而求其次,先找出它肩負的「戲劇功能」是什麼?為了達成某件事?為了傳達某個意義?為了最後的犧牲?為了象徵某個現象?

先找出「該人物」具體在故事中要做些什麼事,再去想這件事將會傳達出什麼感受、意義,這就是人物的功能探究。

即使我們找到了它的功能與意義,我們還要再深入去問,有非它不可的必要嗎?沒意義的人物,或是意義功能較少的人物便可考慮刪去或合併

大眾小說或超長篇小說總愛安排一大堆的人物,因為新人物是充填字數的速效錠。每當劇情稍弱便加入一個新人物刺激讀者(本土超長連續劇、中國超長小說也愛用這招),但這對作品的品質卻常常有害無益。

我還是會建議,下筆前就想好完整故事的脈絡,讓登場人物都是有意義的。

【人物的特色】

先確立人物有存在的必要後,其次便要安排人物的形象

人物要有記憶點,把握原則:「少即是多。」一個有意思的特點就能讓你想起這個人物。

但我說的特點可不只是指配飾、服裝、外貌,還包括人物的行為(情節)也能塑造強烈特色。

a.        曹操殺盡呂伯屠全家,深植多疑狠心形象。

b.        令狐冲一出場便鬥田伯光救儀琳,展現捨己為人的俠義心腸。

不管好印象壞印象,重點是一定要留下印象。讀者對角色有記憶便會有感情,才會讓他們關注後續發展

【人物的目標】

人物特色是一開始勾住讀者的目光與興趣;而人物目標則是決定讀者會不會繼續看下去。

這兩個就如同「設定」與「主線」的關係。好設定能抓住「尚未投入的讀者」;但好的主線才能讓讀者持續閱讀故事。

人物目標與主線息息相關,也許人物到中後期目標會改變,但一開始的目標便是故事進行的大方向

a.        回復自己的記憶並逃出這死亡迷宮。《移動迷宮》

b.        在一場只能存活一人的生存遊戲中活下來。《飢餓遊戲》

人物的目標,會引領劇情前進。人物沒有強而有力的目標,故事劇情常常也會在原地打轉。也許有些故事會故意將目標搞得撲朔迷離,這可能是一種技法,但我肯定在吸引力上,有個強力目標、焦點集中的人物還是比較能抓住讀者的興趣。

【人物的深度】

人物不能只是單純的好或壞,要有內在的複雜成因、多面性。勇敢的人也會害怕;兇惡的人也會行善。

a.        田伯光是個淫賊,但在比武上又甚講公平,對令狐冲的俠義之心頗有相惜之感,且重信諾、記恩情。

b.        滅絕師太雖然出手狠辣、為人冷酷,但她心中所念無不是為門派、為正義,從無一己私慾。

以上兩個例子就讓好人與壞人之間的界面模糊,某方面來看是壞人、但換個角度看似乎又沒那麼壞。

人物間沒有絕對關係、只有相對立場。故事的好看便在於此。
角色的深度,便等同是讀者目光的黏著度。有多重面向的人物會讓讀者著迷。

【人物的合理】

典型的美國「YA」電影(青少年電影)、英雄片,總是最後男女主角會來一個熱吻作為結尾,但你往往會發現,十部有八部是沒有合理(足夠)鋪陳的,只是為了皆大歡喜而親吻。

這類神轉折放在結尾讀者還願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如果這種不合理是擺在了故事中前段,那簡直是一顆炸彈,直接將讀者炸離故事中。

不應讓角色出現他當前狀態不可能會做的行為,且沒有合理解釋。

人物言行想法必須合情合理,否則讀者一旦質疑,便會無法投入書中情境。

a.        福爾摩斯犯下一些低級愚蠢的推理錯誤。

b.        夜深人靜,獨居的膽小女子,獨自前往探索詭異聲響的來源。

每當這類不合常理的事情發生了,作者若無法給出一個合理解釋,那便是在驅趕讀者,讓讀者意識到是「作者」犯了錯、這是個「人造故事」。

倘若此時他們還不夠投入故事,他們甚至可能直接放棄閱讀。

【人物的討喜】

人物必須讓人覺得有趣、讓人喜歡,讀者喜歡書中人物才會一直看下去。這點是編故事的真理級指引

就算你的主角不是好人,你也必須讓他充滿了邪惡的魅力,想想那些經典的電影角色:《華爾街之狼》裡的金融騙子、《神鬼交鋒》裡的詐欺慣犯。

他們夠壞了,但觀眾就是喜歡。

要讓角色一開始就讓讀者喜歡,最簡單的小技巧就是不論角色是好人壞人,都讓他一開始做一件好事。

像是迪士尼經典《阿拉丁》,他可是個混混小偷,但電影開頭卻在他成功偷到麵包之後,選擇將麵包送給比他更需要的人,這安排便是刻意製造人物的討喜。

記住要領,先讓角色幹件好事!唯有讀者喜歡角色,他們才容易投入,關注角色的後續發展。

【小結】

最後整理本文重點:

1.        人物必先確立存在的意義。

2.        人物必須有鮮明的形象(給讀者強烈的印象)。

3.        人物必須有強而有力的目標,並朝它邁進。

4.        人物要有深度(相對立場),單一的面向會讓故事簡化。

5.        人物言行要合理,不合理的言行會讓讀者從閱讀中抽離。

6.        人物一定要有討喜因子,讓讀者喜歡人物,進而願意瞭解後續。

這六點是我認為不管正反派、主角、重要配角都必須要達成的通則,從人物本質、印象、焦點、戲劇性、吸引力等層層推進。

你可以自己找一本「大眾小說」、「奇幻小說」、「輕小說」來檢查,幾乎所有重要角色都符合這六點。

先將這基礎六點顧好,我們再來聊還可以兼顧那些事項。下一篇,我們從最重要的「主角」開始!

相關系列文章:

【寫作教學】小說寫作技巧懶人包(9)-象徵

來到系列預定的完結篇「象徵」,我可以確定這不會是本系列最後一篇,但接續時間我無法保證(因為我又想寫新系列文了),所以本系列的補作就留待不定期更新囉。

「象徵」簡單來說是:「以具體的事物或形象,來間接表現抽象的觀念或其他事物」。

很多寫作書都會提到「象徵」,每當我想要插一個文章連結時才發現,我的象徵說明全都被亂塞,沒有一個總整理,所以本篇我就是要將它們集結,成為專文。

【通俗的象徵】

有些事物十個人看到有九個人會聯想相同的意象,這就是一種通俗的象徵(普遍象徵)。

a.        梅花/堅忍

b.        康乃馨/母愛或母親

c.         紅豆/相思

d.        黑色/陰鬱不祥

e.        烈火/熱情

f.          烏鴉/霉運

g.        白鴿/和平

這些意象的形成全來自大眾的共同認知,有些即使不像上述這麼經典,只要是大眾都能意會出相同意象的事物,就算新穎,也是一種通俗象徵。

h.        岳不群/偽君子或道貌岸然

i.          石內卜/臥底或身在曹營心在漢

j.          大仁哥/長時間照顧女方的男性好友或好友間的曖昧

【特定的象徵】

特定象徵則要看上下文的內容,才能意會出在象徵什麼?

最知名的便是朱自清的《背影》,透過父親的舉動與兒子的感受,很自然讀者便會知道,朱自清忘不了的不只是「背影」而是「父愛」。

特定象徵是由作者在故事中創造的。作者可以選用「物品/行為」來傳達「角色/故事」的涵意。

像我舉過的例子:

《食神》中的「愛心紙卡」。從男主角抗拒為女主角畫上愛心,到最後交還給女主角畫好愛心的紙卡,即便男主角從沒開口說愛,但他對女主角的情意已充分表達。

《等一個人咖啡》中的「熱豆花」。故事魔幻地設定,男主角遇到他真心喜歡的女生就會憑空變出「烤香腸」,如果遇到也真心愛他的女生就會變出「熱豆花」。不用老套的象徵,自己創造一個新的意象聯結,烤香腸=單戀,熱豆花=相愛。也相當有趣。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更是將象徵發揮到了極致,孟加拉虎、食人島每一個都在象徵著「隱晦的真相」。

更多如:《梁祝》中的雙飛蝶、《虯髯客傳》中的棋局、《刺激1995》中的遼闊海岸等。透過劇情,作者便能自由為事物連結新的意象,創造特定象徵。

【象徵的運用】

其實象徵的概念便是:「有話別直說」。

當你想要表達某種意思之時,除了直述之外,可以想想有沒有別的「事物/行為」可以傳達這意思。

a.        明明想講自己人品清逸和氣節高尚,卻偏偏誇獎「竹子」。

b.        明明想講要突破艱難、奮勇前進,卻偏偏描寫「海鳥飛越狂風巨浪」。

c.         明明是想諷刺共產主義,卻偏偏描寫「一群豬在農場裡掀起革命」。

從小到人物塑造、大到故事主題,都可以用「象徵」手法來包裝。

在小說實戰上,我們可以運用更廣義的象徵,我建議剛開始運用時,可以從「行為」這方面進行思考。

【用行為象徵】

你想表達什麼,就用行為來替代。

假設你想表達「李洛克很愛林志玲。」(此乃直述)
我們可以寫成「洛克手中捧著九十九朵玫瑰,正等著志玲下班。」

「拿玫瑰等待」這行為,其實已經象徵了「愛意」。

這方法同時可以避免小說中充滿了「說」少了「演」

【用物品象徵】

在塑造人物方面,也可以運用「物品」象徵,如:

a.        某A一手戴滿五只金戒指。

b.        某B皮夾中掉出一個保險套。

c.         某C戴著厚厚的眼鏡,抱著一堆原文書

光是看到上面的敘述,我們就會聯想,這三人應該分別是土豪、花花公子、用功學生。用小東西、物品傳達出意象,這也是一種廣義的象徵,能讓人自然聯想就是好的象徵。

在剛開始運用時,我們可以從「行為/物品」的意象開始練習,不必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只要提醒自己,試著:「有話別直說」,用物品/行為代替。

【總結】

象徵是一門博大精深的技巧,有時候不說出口的,常常更具美感,令人回味。

甚至有些「評論人」很會找「象徵」,看到主角吃西瓜就說吃西瓜象徵著什麼?看到主角吃雞腿就說吃雞腿象徵什麼?

但到底領悟得對不對?

李安說:「結局要由讀者來決定。
義大利作家Umberto Eco則說:「一切閱讀,都是誤讀!

讀者們只能從故事細節中各自感受,有人從吃雞腿想到食物鏈生生不息,有人卻從吃雞腿想到愛情的苦楚。有人想得直觀合理、有人卻是跳躍神邏輯,誰對誰錯呢?除了作者的解釋權,我想這爭論是永遠沒有定見的。

我只能確定,當你寫出一個膾炙人口的故事,總會有讀者幫你找出象徵的

寫作技巧懶人包系列文,對我自身也有很大的收穫,當讀友越來越多,我的寫文速度也越寫越慢,總是反覆推敲,以期讓讀友們有更多的收穫,也許會被高手嫌菜XD,我還是盡力做最好的自己,要求自己不斷進步。

真的,萬分感謝你們的閱讀,希望我的淺見能為你們提供幫助。

【寫作教學】小說寫作技巧懶人包(8)-矛盾

英國詩人羅伯特‧布朗寧的詩句寫著:

我愛看的是:事物危險的邊緣。誠實的小偷,軟心腸的刺客,疑懼天道的無神論者。

好故事便是要創造矛盾。

我在<下筆好設定>中寫過了關於背景、人物、劇情上的邏輯矛盾。
<故事構成背景篇>中也舉了時間、空間、活動、地點、組織、社會、自身的廣義背景矛盾。

本文則要著重在故事精彩的關鍵──「人物本身」的矛盾上。

【矛盾的用處】

回到布朗寧的詩句,我們想想,小偷怎麼能誠實呢?刺客怎麼能心軟呢?無神論者怎麼能怕天理報應呢?

當人物的行為與本心產生牴觸之時,他們勢必無法忠實、順利、心無旁騖地貫徹他們不得不做的行為。

這時他們可能一不謹慎就會犯下有違身分的錯事,在他們犯錯之前,他們時時刻刻都像走在鋼索上,一點風吹草動就會墜落,而我們這些旁觀的讀者也只能分秒為他們提心吊膽、捏把冷汗,然後滿懷期待地看下去。

在矛盾中,角色時時逼迫自己、突破自己,承受著內心煎熬,這不正是故事最好看的地方。

【矛盾是兩極】

矛盾是「兩個極端」。讓角色處在一個極端,然後必須達成另一個極端目標。

「善良」的人,必須做「殘忍」的事。讓角色面對真正的自己。
「膽小」的人,必須做「勇敢」的事。讓角色突破過去的自己。

<兩極呼應>中也說過:兩極的安排是從「角色深處的渴望」出發(一體兩面)。
不論矛盾是讓角色「面對真實的自我」或是「補足自己的缺點」。都必須從角色本身的渴望或是缺陷來安排(一體),製造出極端而牴觸的情境(兩面)。

【矛盾是衝突】

矛盾就是種衝突(目標+阻礙),當角色必須克服阻礙時,故事就開始了。

而「衝突與矛盾」的差別就是:

矛盾是作用在角色本身的衝突。

當角色的目標,與本身條件產生衝突,這就是矛盾。

其中「本身條件」又有多種形式,大致可分:

先天心理:自閉症的少年挑戰公開演講。

先天生理:天生不良於行的少年想當個籃球員。

後天心理:曾經誤傷人不敢再拿槍的警探必須偵辦大案子。

後天生理:意外失去雙手的鋼琴家,想用雙腳再次演奏鋼琴。

環境:生長背景複雜、誤入歧途的小混混,希望能改邪歸正、浪子回頭。

矛盾(阻礙)存在的目的就是「克服」,看角色一次次突破本身的限制(不管是先天、後天、心理、生理、環境),排除萬難達成目標,故事也因此而動人。

剛說了,故事最精采的便是角色內心的痛苦掙扎。

所有的故事都在上演情感。

矛盾便會帶來最強烈的內心衝突,它也將引發最激烈的情感。

【矛盾的深化】

目標與阻礙也是一體兩面,而榮哲老師在<小說課Ⅱ>中則是用「夢想與原罪」將兩者取代。

原罪說來難懂,其實只是我前面提的「先天的阻礙」。而「先天」阻礙往往比起後天更難改善(尤其是生理上的),這做法便是將阻礙「釘死」。

這時用「先天上不利的條件」去挑戰遠大夢想(大的目標),自然會讓故事更加動人。

所以,要讓矛盾的張力更強,就要同時達成:「釘死」與「極端」。
不只是將目標與阻礙釘住,而是兩者「拉得遠遠地」釘住(兩極)。讓「最強烈的渴望」對上「最嚴重的缺乏」。

《大白鯊》中,布羅迪警長怕水,卻必須去海中獵殺大白鯊。

《破壞之王》裡,何金銀弱不禁風、膽小沒自信,卻勇敢挑戰人間凶器斷水流大師兄。

《火影忍者》中,李洛克是忍術與幻術的白痴,卻依然立志成為一名偉大的忍者。

最不利他的卻是他最想要的。

當角色為了一個「目標/夢想」,挑戰自身的缺陷,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故事也熱血起來了。你看上面每一個成功的電影/角色都是由這公式創造出來的。

【總結】

整理本文的重點:

1.        矛盾是種阻礙,當角色目標與本身條件衝突時,矛盾就產生了,而故事便是要看角色如何克服阻礙,達成目標。

2.        矛盾是種兩極,要讓產生的內心掙扎苦痛最大化,那就要將角色目標與本身條件的差距設定得越極端越好。

3.        矛盾應要直指角色本質,由此為核心安排,當「強烈的渴望」對上「嚴重的缺乏」,矛盾才會戲劇性十足。

下一篇就是寫作技巧懶人包的預定完結篇了,本系列雖說是懶人包,但寫的卻都是些進階技巧,也是許多寫作書甚少提及的,期待你讀後能有不同的寫作視野。

我自己也在整理反芻中有所收獲,希望你也是。

最終回,我整理一下常被我亂塞的「象徵」。

寫作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