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旁觀者》看雙線結構運用

從《旁觀者》看雙線結構運用

不少朋友都會很苦惱雙線長篇故事的編排法,我就用《旁觀者》做個示範。故事有兩條主線,分別由貓主角「圓仔」跟人主角「少年」帶領。

因為兩條主線都有愛情的副任務,因此要是說有兩主線、兩支線都可以,只是「少年」的主線與愛情線因果合得很緊,可以只當作一條線。

新手苦惱的雙主線故事起伏該怎麼走,基本上我會建議採用「類似疊合」的策略,也就如《旁觀者》的做法會比較安全。

以下會瘋狂大爆雷,如果你想先看書的朋友可以離開,等看過小說後再回來看解析。當然,我可以保證,《旁觀者》是一部值得一看的作品,我為了寫解析重看了一遍,還是有被打動。

我們先單純來講「圓仔的劇情線」,本書約370頁的故事內容,如果我們把頁數當成故事進度百分比。我們可以:

1.        先列出重大劇情事件,尤其是轉折事件。

2.        將各事件按照它們出現的時間,放入故事百分比線上(左右位置)

3.        依據劇情對主角情緒的影響,畫在情緒水平線之上下(上下位置)。

4.        將以上幾點位置連線,就畫成了故事線。

這時,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圖:

當然,全書有超過70個事件,我只能舉出最重大的事件,劇情的轉折、情緒的影響。你看一下,這像哪一個你所知道的故事結構嗎?

你可以說它還有點傳統「N」型的影子,但已嚴重變形。這很正常,因為結構本來就是要活用。只是死套連小學生都會,那就不稀奇了。

雖然變形了,我們還是可以抓出基本的三大轉折點:「跨越點」、「反轉點」、「反彈點」。

跨越點:圓仔得到貓族長老承諾會讓他成為「北方守」後,開始更加努力,心態上也有些飄飄然。

反轉點:朋友戰死,鼠族勢力可怕,自己原來只是一顆權力鬥爭的棋子。

反彈點:貓群死傷慘敗,朋友也死亡與離去,絕境中他必須一肩承擔起人貓雀三族的未來,與鼠族決一死戰。

掌控故事起伏的三轉點還是老老實實地待著,所以重點從來不是你要套用什麼結構,還是你有沒有創造出起伏落差,這才是我們用結構的核心目的。

看完了上下起伏的位置,我們再來看一下,三轉點的左右位置:

跨越點:約25-30%的位置。

反轉點:約40-45%的位置。

反彈點:約80-85%的位置。

跟一般正常出現的位置依然差不多,這表示結構上雖然有些變形,但該守的地方《旁觀者》還是有牢牢守住。

通常跨越點我會建議可以再早一點,拉到20%的位置,故事節奏會更快,但《旁觀者》卻不在此限。為什麼呢?

因為它在跨越點之前就已經放了三個困境出來,分別是:與流浪狗對打(這也是登場事件)、被培訓老師討厭、被告知只是陪榜的(因為身份低賤)。

因此前面的25-30%篇幅中,已經有一些困境衝突看點,這讓故事小小解脫了,跨越點位置的硬性限制。

當你知道每個結構點存在的意義,你自然有更大的自由去編造改動。

還有一個可以注意的地方,那就在於反轉點的位置明顯提前了,如果有上過課程(無論線上或實體)的朋友,我都一再強調:困境是故事的看點,上升段是故事的催眠曲

下降段佔了全書40%的篇幅,但我不會覺得太重,有些學員可能還聽我講過,下降段佔了80%的結構形式,依然很精彩。因為我們看故事,本來就是要看主角在困境中掙扎,而不是要看他一帆風順,對吧!

其實從40%到80%的這段位置,雖然我是只是畫一條平滑的線,但在故事中其實是一直震盪的,好壞不停交替,轉機之後又有危機。也適時調節讀者情緒,而不是一直重拳揮不停。

最後反轉點到結尾之間,前面的伏筆也全都收合。一些不經意的對白或敘述其實都是暗藏玄機,也可以看出這是一個經過前後反覆推敲的故事,才可以自然藏入這麼多線索。

再談《旁觀者》的主題設計,我曾經有一期故事日課〈為什麼主角目標不可以換?〉,是在講「假主題」的應用。《旁觀者》也用了這個技巧。

前期圓仔一心一意想成為「北方守」,當他靠近目標時,他還有些得意忘形,到中期他對於目標沒能達成,還有些憤恨。但到故事最後,他達成他的目標了,可他已經失去太多了,心中只有懊悔沒有喜悅。

這時的他,他能真正領悟他要的是什麼(真主題出現)。

還不只這樣,故事中來還有一個「圓仔」性格的成長轉變,故事前段,課程培訓的時候,上課老師是一個網紅貓咪,很會取悅人類(網紅貓稱之為控制貓奴)。

當時心高氣傲的圓仔上課時,還不屑地說:「耍寶撒賴跟成為北方守有什麼關係。」當時網紅貓老師說了一句話:「不懂得彎腰低頭,怎麼知道什麼時候該抬頭挺胸?

這句話也成為了故事中的「預示」,到後期圓仔雖然嘴上不承認,但漸漸領悟了如何有智慧地與人類和平共處。也是一個故事設計小巧思。

到這邊是圓仔線的結構與主題呈現設計,但別忘了這是一個雙線故事,少年同樣有他的故事線,如下圖:

這時,請你把兩張圖稍微疊合一下,就會發現,兩條主線的起伏大致是一樣的。這就是我開頭說的「類似疊合」。

試想一下,如果沒有這樣設計會有什麼影響呢?講一個最極端的情況,假設在圓仔萬念俱灰、痛苦萬分的時候,少年卻是正開心慶祝,這時讀者會有什麼感受呢?

應該是很衝突的感受吧,不知道該替一方開心還是替一方難過,兩相削弱,就沒有達成控制讀者情緒的任務了。

有些特例中,兩線情緒衝突互撞,可能會有對比諷刺的感受,但大多時候,我還是會建議你,保險一點採用「類似疊合」,以免弄巧成拙。

雙線可以有各自的情節,分開的故事線,但最好讓整體情緒起伏一致。

我用圓仔的故事線拆解了三轉點的位置,當作一個示範。如果可以,請你用少年的故事線,對照一下它的三轉點編排。作者是怎麼在兩條線中,都放入了各自的三轉點,又讓兩線劇情緊緊結合呢?

相信如果能自己走一遍拆解,對於結構的化用一定能更得心應手喔!

一百小時紀念-那個我曾經放棄的,不切實際的夢想

一百小時紀念-那個我曾經放棄的,不切實際的夢想

小時候,我有很多夢想,不切實際的夢想:想當NBA球員、想當科學家、想當作家、想當老師、想當守護地球的超人。

裡面看起來最接近可實現的職業,大概只有老師了。

無奈,我從來不是一個愛讀書的學生,要當老師站在講台上傳播知識,在課業上需要付出非常大的努力,我也只是想想,最後還是考入了化工系,畢業後投身工廠,求得生活安穩。

當老師啊,只是我偶爾想起這段過去,用來笑自己愛作夢的記憶。

我們生命中都有許多這樣的夢想,說來自己害羞,拿來自嘲自己的不成熟。只是這個不成熟的玩笑,卻隨著我的人生一場大冒險,慢慢有了質變。

兩年多前,我在工廠把辭呈一遞,決心家裡蹲,展開全職寫作的生涯,不為什麼,只因為我認為人生不該如此,在無止境的打卡與打卡之間,人生還有其他可能。

我寫小說、寫小說寫作心得分享、寫作家自媒體經營。慢慢地,小說得獎了,寫作技法心得越來越多人看,向我問問題的網友,竟然有人漸漸用「老師」稱呼我。

我嚇呆了,我是老師?我算什麼屁老師!

當我的網文寫破了30萬字,透過網路被越來越多人看到,其中有兩位人生中的貴人也透過網路找上了我。

第一位是聯合報系uStory有故事的創辦人兼執行長邱先生,在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他問我,你眼下想做些什麼?

這一秒不到的思考時間,過去只能用來訕笑的狂語,突然衝上我的喉頭。

我說:「我想當一名講師。

其實我當時沒有特別想分享那一區塊,我只是覺得,好像有個模糊的畫面浮現:我在一個個舞台上,將我的所思所想、所學所知,毫無保留地說給想知道的人聽。

過去的舞台是網路;未來的舞台,我想接觸真實的人。

很快,邱執行長下一通電話打來,便說他們要辦一個故事力工作坊,有沒有興趣來講一堂。

我永遠會記得,
為了那一個半小時的分享,我在家足足練了30個小時,不含做簡報的時間,光是用講的,就講了30個小時,講到上百張投影片我都背起來了,就算沒有投影片也可以照樣講課,我才有信心踏出我人生的第一步。

然後,第二場、第三場⋯⋯慢慢出現。

時間再飛到今年四月,這時的我已經累積20幾個小時的講課經驗,我去聽了榮哲老師的講座,課後我們一起走去捷運站,他也問我,你眼下想做些什麼?

這次,腦中的畫面更清晰了,我說:「我想當一名講師。

對榮哲老師來說,我的寫作技巧教學大概粗淺得可笑吧,小子還敢分享!但,他只是靜靜聽著,點點頭。

很快,先從助教開始,榮哲老師讓我在他舉辦的工作坊分享十五分鐘的短講,我當然使出渾身解數。

一件再怎麼不可能的事,只要你願意使出渾身解數,就有機會闖出一線生機。

下一場,我直升工作坊講師。再下一場、再下下場,都是講師。

現在,榮哲老師還在持續規劃適合我的課程,願意給我舞台,甚至幫我引介給其他單位,讓我可以一直一直講下去。

我的講師之路好像越來越牢固了。

漸漸地,可能是口碑、可能是人脈、可能是網路力量,我的講座邀約越來越多,單位也越來越神奇!

從學校單位、社區大學、大學推廣部;到企業內分享、在地社區文創,甚至是教育部、文化部與資策會都找上我。

光兩個月的暑假我就講了60幾個小時。

題材也越來越多元,從自我故事、小說創作、故事行銷、出版企畫、自媒體經營到桌遊應用,我從來不知道我這麼能講。以前我是一個講話咬字不清、聲音輕薄、上台容易緊張的人,在學生時代一張嘴私下酸人很厲害,要在講台上侃侃而談,那可是萬萬不能。

但到上週,我算了算,我的講課時數正式跨越100小時,從我脫口要當講師,不過10個月的時間,我已經在舞台上講了100個小時了!

曾經那個羞澀的少年,現在常常在課後被聽眾圍著說:「你很會講欸。」曾經那個緊張得無法呼吸的菜鳥講師,現在還
可以與講師朋友交流帶課經驗。

我真的變了⋯⋯我真的變強了!

經過檯面上100個小時的實戰,還有檯面下多出510倍時間的苦練,我想,我現在應該有一點微薄的資格,稱自己是個講師了。

當老師,曾是我偶爾想起,用來笑自己愛作夢的記憶。但沒想到,人生一路走的彎路,最終還是讓我彎回了這條童年的夢想。

這條路還很長,我還剛起步,對照一些講演超過一萬小時的王牌講師,或是一年可以講上千小時的榮哲老師,我還遠遠不足。

但這一小步,將是我生命中的一大步。

不知道有沒有人記得,17個月前,我曾在網誌上許下「明年願望」,其中一個就是:希望明年可以辦一場寫作講座。

小時候,我有很多夢想,不切實際的夢想。但現在,我漸漸地明白,只要努力去做——世界上就沒有什麼夢想是不切實際的。

【活動紀錄】創作、設計、團隊、解謎、心電感應一次打包,今夏最狂工作坊

什麼樣的工作坊可以讓學員嗨成這樣子?願意像瘋子一樣揮舞吶喊!


什麼樣的工作坊可以把現場搞得跟偵探培訓班一樣?每個人都像柯南一樣,沈浸在解謎的世界中。

什麼樣的工作坊可以將完全不懂桌遊的人,經過一天課程後,設計出一款極有上市潛力的超實用桌遊,讓人玩桌遊學簡報!(因為概念真的太棒了,所以必須碼掉)

什麼樣的工作坊可以讓人在二十分鐘之內,編出了六個高潮迭起、結構完整,還讓每個人笑破肚皮的精彩故事!

什麼樣的工作坊融入了魔術與心電感應、自我認知與心理諮商,讓人一下驚嘆、一下大笑、下一秒又感傷落淚!(不唬爛,真的有學員淚灑現場)

我敢說,全台灣只有走電人桌遊應用與設計工作坊做得到!

我臨危受命接下了走電人工作坊的最後一堂課程,與以前一般工作坊不同的是,這場課程我必須公開我的帶課方法、分享的在課堂上的教學經驗,不只是我讓學員學,而是我要讓學員也能教

一副桌遊可以玩出多少花樣呢?在我的經驗裡,桌遊可以用來:

學習怎麼編故事、還有編劇的結構怎麼運作。

學習去更精準的認識自己,學著將抽象的感受具體化。

學習了解他人的傷痛、開誠佈公地交流、試著撫慰一些人生無解的結。

如果你也想學怎麼運用桌遊達到上面三種效果。

如果你也想知道專業人士票選十大必玩入門桌遊是那十個?

如果你也是對桌遊相當好奇,卻不得其門而入的人!

暑假的尾聲,最後兩場「一日版的桌遊入門工作坊」還在等你!

上面所說的課程內容,經四十位學員回饋單票選為「最值得沿用保留的經典課程」之一,一日版課程將更精緻地重現!

一日的課程,只有歡笑,沒有壓力;只有驚喜,沒有門檻!幫你從桌遊門外漢變成桌遊大師,一天玩遍十大經典桌遊!

今年夏天的最後機會,李洛克陪你玩桌遊,教你用桌遊編故事、認識自我、撫慰人心。

最後兩個場次,814日(日) 或 820日(六)
林森南路142 B1(中正紀念堂站4號出口上來30秒即可到達)
上午九點至下午四點三十分,三人團報還有八折優惠!

還沒完,我在文化部講授文創經記培訓課有一個經典單元:「一句就有哏的十二個故事鐵效果」。課後學員詢問度超高,希望跟我拿這個「故事、編劇、行銷、文案、下標、企劃」都超好用的「一句有哏」教案。

但我沒有給完整版!

現在你只要透過本連結報名這堂課,本教案完整送給你!讓你在職場工作、網路文案、文字創作都無往不利!

我再加碼,在臉書分享這篇貼文連結)並留言,還可以參加抽書活動,我將送出我覺得最棒的寫作書!

還在等什麼!快點揪團報名吧!

【活動記錄】那些青春洋溢的女高中生教我的事

網路神奇之處就是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有誰會聯絡你,有時候是邀稿、有時是商業合作、有時是講座、有時只是看你不順眼來罵罵你。

工作上的邀約固然總是讓我開心,但能比工作更開心十倍的大概只有女高中生的邀請了!

台南女中的四位高中生,日前透過視訊跟我完成了一場線上採訪,雖然我很想殺下去台南與四位美少女面對面促膝長談,但由於她們「強烈」表示不需要麻煩了!我只好對著冰冷的螢幕與她們問答。

她們必須完成一項「職業訪談活動學習單」,內容不外乎是「做什麼?」「做多久了?」「賺多少錢?」「怎麼踏進這行的?」「為什麼想做這個?」諸如此類像公安抓到風塵女子的問答。

因為我有多重身份:部落客、寫作者、出版編輯等。所以職業上我選擇較廣義的「文字工作者」。其他採訪內容也不是什麼秘密,比較值得紀錄的有:

女高:「請問你的工作福利?」
我:「呃
⋯⋯不用打卡上下班。」

女高:「請問你的休假與加班情況?」
我:「呃
⋯⋯沒有休假,每天都加班。」

慢著慢著,這樣那我的工作福利不就完全沒有意義了嗎!我怎麼現在才發現這矛盾!

當然我也是有正經的回答。

女高:「請問你覺得這項工作需要具備什麼核心能力?」

我:「第一,基本需要文字寫作的能力。第二,現在的文字工作者也需要判斷市場需求的能力。第三,自我管理的能力,這一點比前面兩點還重要,文字工作者其實一點都不自由,如果不能自我管理,有紀律地逼迫自己產出,彈性工作只會浪費自己的生命。」(大概八成是這樣答的)

最後壓軸題也值得說一下。

女高:「對於高中生未來求職的準備,請給學生一些意見?」(我心想,你們有這麼快要求職嗎?)

我:「從我自己的經驗來看,就算在當學生的時候成績不好,也不會是人生的全部。只要能找到自己有興趣的事,認真投入發展,學到的不一定比課本裡的少。」(當時好想大喊一聲:行行出狀元啦)

以上我肯定有美化過,因為已經是十天前的事了!

當然,我絕不是要鼓勵學生不讀書,學生的本份之一就是好好讀書,這點我直到今天都深深後悔,但如果真的遇到盡力了還是讀輸同學,也沒有必要太灰心。

第一名只會有一個,也註定有人要當最後一名。這是排序制度的錯,不是你們的錯

人生很長,人生有無限可能,在我身上真的都實現了,那些書讀不好的同學,你們只是還沒投入到你們的熱情所在,這並不代表你不如人、不夠好。

我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如果只用當年在學的成績推論未來的發展,我可能只會在所學的領域永遠當個基層的員工吧(也許更差)。

但人若真的踏上江湖走跳,你才會知道,能走遍天下的往往不是一開始功夫最好的人,而是不斷適應環境變遷、不斷學習改正的人。

出了江湖才知道,雖然門派裡已經有教很多功夫了,但有些功夫還是只能在江湖上學到。

文末還有一件事「我一定要跟大家分享」!

天啊,那就是女高中生竟然說我很帥耶!!!

大叔我已經整整有五年以上沒有被稱作帥哥了(除了早餐店老闆娘),最常被說的只有「你長得好好笑喔」這種讓人惱火的形容。雖然我再三推辭「我不是個帥哥」,但對方堅稱,我只好接受這封號了。

請問各位大叔們,世上還有什麼比被女高中生說帥更值得高興的事嗎?這就是所謂的「微小而確定的幸福」吧!

現在我才知道,透過視訊原來能美化我本人的長相!我從今天開始宣布,以後所有活動我一律改用線上投影!本人不克出席,以保持我的「蟀鴿」形象!

由此可知,廣大的網友們!千萬不要被線上視訊的帥哥美女給騙了,就算是直播還是可以騙人的!本人已經輕鬆騙到四個高中女生了!

以上就是青春洋溢的女高中生教我的事!

【活動紀錄】什麼是故事裡的機制-信義社大講座

因為信義社大學員的推薦,五月初我被校方邀請到公民週分享一些寫作故事方面的訣竅,這次的講題又是全新準備──「小說電影裡的三大秘密機制」,誰叫我真的有好多有趣的故事想分享,所以每次都會準備新東西啊。

也因社大的性質,這次的學員組成是我目前遇過最廣的!有目測六十歲以上的大姊們,也有仍在讀書的女大生,中間還穿插幾位很像主管的嚴肅大叔們。

年方三十的我有幸能在一群長輩面前分享經驗,真的是蠻熱血的!

回到講題內容,到底機制是什麼?

如果用簡單的話來說,我會說機制就是「內部運行的變化規律」,也就是那些我們表面上看不見,但私底下默默在運作的潛規則。

但創作真的有規則嗎?

我們常說創作要「Think outside the box!」要跳脫框架,但是什麼是框架?你怎麼知道你跳脫了沒有?還是自以為跳脫了其實根本沒有!

我在課堂上隨口假設:你有一個朋友,他一心想寫出全新創意的小說,他苦思十年之後,有天興沖沖地跟你說:「我想到一個空前絕後的超棒故事了!」

「我只先跟你講,你不可以告訴別人喔!」他神祕兮兮地說:「這故事是講,有一個會法術的猴子,要保護一個和尚去西方取一本經書,還收服了豬妖、河妖當隨從,一路上還有很多妖魔鬼怪要阻攔他們……」

你越聽越怪,忍不住說:「慢著慢著,這不是西遊記嗎?」

你的朋友一臉納悶:「什麼是西遊記?我沒讀過西遊記啊,這故事是我憑空想出來的耶!」

看到這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

有些創作者為了不讓自己的創意受到「汙染」,反而不去大量閱讀、不去理解框架,他們追求的創新有時候只會落入閉門造車,這當然是錯誤的。

外面的世界火箭都上太空了,你才剛辛苦造出一輛腳踏車。

所謂的創新,是建立在傳統基礎上。當你不瞭解那些傳統基礎,你連什麼是「新」都不知道,又怎麼可能創新。

不站上巨人的肩膀,你永遠無法比巨人高。機制的用意也在這。

為什麼好多機制會大量反覆出現?不管是大企業大廣告公司拍的廣告、或是好萊塢大成本大製作的商業片。這些有大量資金與頂尖人才的作品都應該超級有創意吧?

表面上是如此,但當你理解機制,看穿它們的核心,你才會發現它們幾乎都是那幾套機制在運作,並沒有你想得那麼有創意嘛!

有趣的是,為什麼最該有創意的產業卻反而充滿機制呢?

答案很簡單:因為有效,所以重複

無效的招式,在產業漫長的實戰中已漸漸被淘汰,能夠留存成為機制的,每個都是能夠讓故事精彩度三級跳的絕招啊!

這樣的大絕招,你真的捨得不學嗎?

神話學大師坎伯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研究:「為什麼有些神話故事可以流傳千古,有些則不行,關鍵原因是什麼?」

說白了,坎伯一生都在研究機制、理解機制、找出機制。

透過坎伯用盡一生的研究,我們現在才有兩個非常著名的聖經級機制:「角色原型」與「英雄旅程」。(這兩項我都寫過,還有短版與長版喔)

這就是我想講「機制」的原因。

將看似隨機無序的故事創作,抽絲剝繭理出一條閃閃發光的動人脈絡。

讓摸不到頭緒的矢志創作者,能有一條具體實用的指引,完成讓自己也驚嘆的作品,這聽起來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以上的內容都只是我那天講座的引言罷了!只是先跟大家聊聊,為什麼會有機制?為什麼我們需要知道機制?

歷經三小時的分享後,累積發言次數最多的人可以得到一本史上最強的寫作書《小說課Ⅱ》,但沒想到竟然有兩位戰成了平手!

因為我只帶了一本書,所以我決定加碼,當場先送出一本,另一位大姊我之後再把書寄給她,很夠意思吧!

課後那位大姊還不停跟我討論她都寫些什麼作品、問我什麼時候還會再開課、很喜歡我的講座喔!

這也再次證明,好故事裡的機制是可以跨越年齡與背景產生共鳴的

如果你也想知道三大機制是什麼?偷偷告訴你,它們就藏在我的創作教學裡,我老早都公開了,再去翻翻吧!

【活動紀錄】享受被高中生包圍吧!新竹科園實中演講秘辛

3月底受一綾老師之邀,到國立新竹科學園區實驗高級中學演講,主講我自己從文學門外漢一路學習、寫作、經營網站到得小說獎、成為uStory專案總編輯的心路歷程與經驗談。

上過我的課的學員都知道,我其實應該去當諧星,不該當小說家,一開場丟了幾句爛哏就讓全場同學笑到停不下來,全場狂笑30秒,連我自己都覺得誇張,這簡直是綜藝天王才有的效果嘛!

這次演講的主軸其實是『蒐集三顆龍珠』就能成為一位小說家。

三顆龍珠其實就是我常說的:「刺蝟理論」。人一生的志業必須滿足:熱情、專長、獲利三項條件。

我也對應了我人生的三個時期,一一講解我怎麼達成這三項條件。

第一個時期就從我還是個『魯蛇』開始講起。

從一個化工畢業生、穩定收入的工廠職員,怎麼確定自己的熱情?怎麼有勇氣辭職投入一個自己空有熱情、全無專業的文字工作?

為了讓同學充滿驚喜,還記得我說過我一口氣買了十本《小說課Ⅱ》嘛,這次演講舉手回答的同學我也一出手就是一本《小說課Ⅱ》

當我從包包拿出一本本《小說課Ⅱ》大放送時,連老師都問我是真的要送嗎?說真的,光是拿我的贈書,請我去演講就值回票價了!

第二個時期就從一個門外漢發奮苦練,每天狂寫、寫到變成神經病的故事,其中也介紹自己的筆名──「李洛克」的理念

我要證明就算沒有寫作天分也能成為一個偉大的作家!

我還分享六點具體成為作家的訣竅:

個人定位-你的寫作經營定位是什麼?

市場需求-你如何知道自己的寫作領域的市場規模?

獲利模式-身為一個新生代作家有什麼獲利模式?

產能管理-如何管理自己的寫作、網路經營績效指標?

職涯目標-如何為自己制定十年內各階段的遠中短程目標?

後備計畫-如果寫作路暫時行不通,有什麼後備計畫?

當天都以自己的經驗一一講解。如果你也很想聽,不要客氣快聯絡我去講給你聽

第二顆龍珠就是「專長」,除了寫作能力之外,經營自己、制定策略也是新生代作家的重要技能!

最後一個時期最血淋淋,分享我如何靠寫作賺錢與作家出書的收入。

除了講自己網路寫作創業的契機,現場也公布了我自己一些網路行銷的後台數據資訊,如何靠這些網路資源與人合作,進而靠自己的大腦與文字賺到自己能夠活下去的錢?

這些機密只有在場的人聽得到!嘿嘿!

最後一顆龍珠「獲利」聽來很銅臭,但我也一再重申我的心態:

我是賺錢來寫小說,努力賺錢是為了讓自己能無憂無慮地寫小說!

演講前一綾老師有提醒我,實中學生都超愛問問題,所以請我多留一點時間進行QA,我二話不說,足足留了40分鐘進行QA,讓同學一次問到爽!

果然同學們都很給面子,整整40分鐘還問不夠

「要寫自己喜歡的類型,還是要選擇寫有市場但自己不太喜歡的類型?」

「大量寫之外,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寫作能力進步?」

「創作靈感不夠該怎麼辦?」

「現在推薦將作品放在哪個網路平台?」

「對於過去沒有寫完的作品該怎麼處理?」

「如何面對網友的批評?」

「自己的創作想要推廣,可是不知道有沒有市場?」

「作者自己沒有足夠的生活經歷,如何寫出有生命力的作品?」

「投稿文學獎有什麼建議?」

問題還有很多,以上只是一半,好險QA是出了名的強,巷口阿姨都知道,有極強的拆招能力,如果時間允許,我好想一直QA下去啊!

演講後還有女高中生跑來繼續追問,我則是一臉機車地熱情解答(我真的很不上相),她被老師趕走前還對我說了一句:「我好喜歡你今天的演講喔!

挖賽!當作家不就是為了被女學生感謝的這個moment!太值得了!

最後真的很感謝科實中的老師們,能被知性的國文老師們包圍,快樂程度完全不下於被女大生包圍啊!

一綾老師還貼心地幫我準備了水與拿鐵,拿鐵雖然演講完才享用,但心中卻是滿滿地感恩,我忍不住在上面寫起字,哎呀,原來要在杯子上寫字那麼難啊,我一直都錯怪星巴克的員工了啊!

離開高中超過十年!回到高中演講感覺自己又年輕了一些!真的非常感謝科園實中的老師與同學們,讓我一整天心情都超好!


科院實中演講──大成功

第 1 頁 / 共 14 頁12345...10...最後一頁 »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