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有很多夢想,不切實際的夢想:想當NBA球員、想當科學家、想當作家、想當老師、想當守護地球的超人。

裡面看起來最接近可實現的職業,大概只有老師了。

無奈,我從來不是一個愛讀書的學生,要當老師站在講台上傳播知識,在課業上需要付出非常大的努力,我也只是想想,最後還是考入了化工系,畢業後投身工廠,求得生活安穩。

當老師啊,只是我偶爾想起這段過去,用來笑自己愛作夢的記憶。

我們生命中都有許多這樣的夢想,說來自己害羞,拿來自嘲自己的不成熟。只是這個不成熟的玩笑,卻隨著我的人生一場大冒險,慢慢有了質變。

兩年多前,我在工廠把辭呈一遞,決心家裡蹲,展開全職寫作的生涯,不為什麼,只因為我認為人生不該如此,在無止境的打卡與打卡之間,人生還有其他可能。

我寫小說、寫小說寫作心得分享、寫作家自媒體經營。慢慢地,小說得獎了,寫作技法心得越來越多人看,向我問問題的網友,竟然有人漸漸用「老師」稱呼我。

我嚇呆了,我是老師?我算什麼屁老師!

當我的網文寫破了30萬字,透過網路被越來越多人看到,其中有兩位人生中的貴人也透過網路找上了我。

第一位是聯合報系uStory有故事的創辦人兼執行長邱先生,在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他問我,你眼下想做些什麼?

這一秒不到的思考時間,過去只能用來訕笑的狂語,突然衝上我的喉頭。

我說:「我想當一名講師。

其實我當時沒有特別想分享那一區塊,我只是覺得,好像有個模糊的畫面浮現:我在一個個舞台上,將我的所思所想、所學所知,毫無保留地說給想知道的人聽。

過去的舞台是網路;未來的舞台,我想接觸真實的人。

很快,邱執行長下一通電話打來,便說他們要辦一個故事力工作坊,有沒有興趣來講一堂。

我永遠會記得,
為了那一個半小時的分享,我在家足足練了30個小時,不含做簡報的時間,光是用講的,就講了30個小時,講到上百張投影片我都背起來了,就算沒有投影片也可以照樣講課,我才有信心踏出我人生的第一步。

然後,第二場、第三場⋯⋯慢慢出現。

時間再飛到今年四月,這時的我已經累積20幾個小時的講課經驗,我去聽了榮哲老師的講座,課後我們一起走去捷運站,他也問我,你眼下想做些什麼?

這次,腦中的畫面更清晰了,我說:「我想當一名講師。

對榮哲老師來說,我的寫作技巧教學大概粗淺得可笑吧,小子還敢分享!但,他只是靜靜聽著,點點頭。

很快,先從助教開始,榮哲老師讓我在他舉辦的工作坊分享十五分鐘的短講,我當然使出渾身解數。

一件再怎麼不可能的事,只要你願意使出渾身解數,就有機會闖出一線生機。

下一場,我直升工作坊講師。再下一場、再下下場,都是講師。

現在,榮哲老師還在持續規劃適合我的課程,願意給我舞台,甚至幫我引介給其他單位,讓我可以一直一直講下去。

我的講師之路好像越來越牢固了。

漸漸地,可能是口碑、可能是人脈、可能是網路力量,我的講座邀約越來越多,單位也越來越神奇!

從學校單位、社區大學、大學推廣部;到企業內分享、在地社區文創,甚至是教育部、文化部與資策會都找上我。

光兩個月的暑假我就講了60幾個小時。

題材也越來越多元,從自我故事、小說創作、故事行銷、出版企畫、自媒體經營到桌遊應用,我從來不知道我這麼能講。以前我是一個講話咬字不清、聲音輕薄、上台容易緊張的人,在學生時代一張嘴私下酸人很厲害,要在講台上侃侃而談,那可是萬萬不能。

但到上週,我算了算,我的講課時數正式跨越100小時,從我脫口要當講師,不過10個月的時間,我已經在舞台上講了100個小時了!

曾經那個羞澀的少年,現在常常在課後被聽眾圍著說:「你很會講欸。」曾經那個緊張得無法呼吸的菜鳥講師,現在還
可以與講師朋友交流帶課經驗。

我真的變了⋯⋯我真的變強了!

經過檯面上100個小時的實戰,還有檯面下多出510倍時間的苦練,我想,我現在應該有一點微薄的資格,稱自己是個講師了。

當老師,曾是我偶爾想起,用來笑自己愛作夢的記憶。但沒想到,人生一路走的彎路,最終還是讓我彎回了這條童年的夢想。

這條路還很長,我還剛起步,對照一些講演超過一萬小時的王牌講師,或是一年可以講上千小時的榮哲老師,我還遠遠不足。

但這一小步,將是我生命中的一大步。

不知道有沒有人記得,17個月前,我曾在網誌上許下「明年願望」,其中一個就是:希望明年可以辦一場寫作講座。

小時候,我有很多夢想,不切實際的夢想。但現在,我漸漸地明白,只要努力去做——世界上就沒有什麼夢想是不切實際的。

線上故事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