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鈕 :

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寫作教學】寫作文技巧教學-4招免文筆速成訣竅

之前網友「沈靜」在臉書上跟我交流過寫作的要訣,我說過會再另外寫一篇文章聊聊,不好意思讓她久等了。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福克納說:「長篇小說家是失敗的短篇小說家,短篇小說家是失敗的詩人。」
這說法雖然有點戲謔,但傳達了一個現象:「越短的文體作者通常越需要挖空心思編排撰寫。」
余光中舉散文三要點:「彈性」、「密度」、「質料」
「質料」是指措詞的品質;「密度」是用獨特的字眼、有意境的修辭讓文章充滿密集的美感。「彈性」則是流暢運用俗語、古典,或生動的語氣。
照余光中的觀點,每一項其實都需要深厚的文學底蘊才能讓散文好看。
作文其實就是散文,如果我教你的作文技巧是請你多看多讀、多背多寫,那我還寫個屁。對於文學,我本來就是門外漢,我只講我的體悟,百分百主觀,但對你可能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我指的作文就是「學生寫來被批閱的文體」。如果你自認是蠻會寫作文的人,那你可以離開去看其他文章,甭浪費你的時間。
洛克之前有提到了編劇的四段結構,其實也就是從小作文課老師一定會提到的「起承轉合」,它也是最基礎好用的文章架構,簡單來說就是:
【起】
開頭先提出議題與自己的主張看法。
【承】
承接「起」的主張,提出佐證或說明強化概念。
【轉】
必須有別於「承」,可以換個觀點角度闡述主張、也可以舉出前段主張的盲點、或可以用反面例子強調主張的正確。
【合】
總合前文做出「結論」。
假設我現在有個題目是「論讀書」(議論文)。
起:關於讀書的引言,談為什麼要讀書?段末通常會提出主張。
承:延續上段主張,說明讀書的好處(舉自己例子、舉名人事蹟)
轉的選擇一(反例):不讀書的壞處
轉的選擇二(換觀點):除了讀書之外,生活也是一種學習
轉的選擇三(舉盲點):不能讀死書要搭配思考
合:總合「起承轉」,為讀書下一個結論。
假設我現在有個題目是「難忘」(抒情文)。
起:關於難忘的引言,什麼事物會讓人難忘?段末通常會提出自己將講的事蹟。
承:延續上段,說一段自己難忘的事。
轉的選擇一(反例):一段難忘卻是痛苦的經歷。
轉的選擇二(換觀點):難忘是一種紀念,可提醒未來。
轉的選擇三(舉盲點):難忘是一種放不下的心結,要學會放下
合:總合「起承轉」,為難忘下一個結論。
不管什麼題目都可以套進「起承轉合」,而固定的結構依主題、舉例、觀點、結論等不同卻可以有無限種寫法。只要你下筆時先想好起承轉合,雖不敢說可以拿多高的評價,至少也是一篇結構完整的文章
我有聽說,現在的作文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八股了,國文老師會希望學生寫出自己的想法,這我當然同意,但我補充:
1.        照起承轉合去寫並不八股,與寫出自身想法並不牴觸
2.        基本架構只是「基本」,變化應用在個人。
3.        既然文章要被拿來批閱,肯定有「主觀」+「客觀」的潛規則
我再提出四點自己獨門的寫作文訣竅。(至於那些用成語、用名人佳句、用修辭法、文筆措詞我就不贅述了)
1.        有深度的正觀念
基於教育立場,正向觀念、正能量是廣被接受的,但一昧的正能量只是八股,所以「轉」很重要,「轉」便要文章調性帶離「正向」,在「合」之時從正反論述中,再次提煉出進階版的正觀念,加強深度。
2.        開頭第一句就要殺人
獨特的文章切入角度,第一印象是取分關鍵,就像文章下標一樣,開頭第一句最好就能引起人的興趣。例如:
a.    我爸爸是位不稱職的父親。
b.    我認為讀書是一種愚昧的盲從。
下標也是充滿學問,我以後會再專文另講。
3.        不是寫自己的觀點,而寫「獨特」的觀點
當大家都寫我的爸爸,你卻寫我的阿公,只要內文言之有理(爸爸工作不在家,阿公就像我爸之類的),不算離題,自然會讓閱卷者耳目一新。
故意「逆著寫」也是好招,題目是「寬容」你卻故意講「報復」,將兩極連結成「寬容便是對敵人最好的報復!」跳出一般思考的窠臼,讓閱卷者驚艷。
這訣竅就是要讓你的文章從茫茫卷海中脫穎而出!
4.        首尾呼應的伏筆驚喜
讓開頭所寫的話,到結尾又出現一次,但意義不同。這個小伎倆可是作文的萬靈丹。你開頭說:「我要對所有傷害我的人報復。」結尾說:「寬容便是對傷害我的人最好的報復!」這種頭尾涵義極端變化的安排,能讓結尾充滿驚喜趣味。
如果你夠敏感,上面四點也是小說中的技巧,「揚抑揚」、「開頭懸念」、「特殊設定、「伏筆」,用來寫作文也相當速成,至於題材與文字內容還是要回歸個人的累積。
【總結】
透過運用生冷字詞、修辭技巧可以讓文章感覺較具美感與深度,所以我一直強調:「基本功不能廢。」「寫淺但讀深。」這點當然是寫作者永遠的追求。
但散文(作文)應該是自由且發自內心的,說到底我還是反對一昧追求美與深的畸形文學。
你回想余光中說的散文三重點:「彈性」、「密度」、「質料」。你會不會很好奇文章本身的靈魂(意義)跑哪兒去了?
如果文章本身的意義薄弱,只追求美感與艱深,這就是我所說的畸形文學。但願你不要本末倒置。
先言之有物,再讓文章變得更好看,我認為這才是正確的觀念。
相關系列文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