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鈕 :

2015年12月1日 星期二

【寫作教學】8招小說常見的點亮對白法

在對白的6大功能後已許久沒有談到對白,因為對白的好壞較難以系統化,我們頂多分析它用了什麼修辭法、有什麼含義與效果,但在運用上,幾乎仍取決於創作者本身的涵養與靈光。
想了許久,還是決定寫一篇小說中常見的8大對白美化法,雖然不是在上國文課,但希望能淺顯地提供些寫作幫助:

1.        譬喻

「這些日子,妳釋懷了嗎?」
「不釋懷又如何,越是緊握著不放,也只是像流沙一樣。」
如果這是對前情侶的對話,女方是不是用流沙很傳神地比喻了感情的逝去,越抓越走,還有自己的不甘。
譬喻是生活中最常見的修辭法。在對話中善用譬喻,會讓人讀起來有意境、更生動傳神。仔細找,電視上廣告中到處都有譬喻法出沒。

2.        雙關

「妳下午的微積分考得怎樣?」
「難過。」
回答者是在說這科目很難「Pass」,還是在說她的心情很「難過」,多種可能性都讓我們想聽聽女方更進一步的答案。
在對話中善用雙關或是諧音,有時會讓對話變得趣味,有時還可以用現實中的情況影射心境。

3.        間接

「你功課寫完了沒有?」(回房間去)
當正要吵架的夫妻對著還在客廳的孩子這樣說,其實就是叫孩子回到房間去。將想講的內容故意轉個彎再講,這樣的設計也能讓對白更生動自然,避免直來直往、一問一答的死板。

4.        回文

「如果你愛我,你就幫我殺了他。」
「在我幫妳殺他之前,我想知道妳是否也愛我。」
 上例「殺他」與「愛我」形成了回文的效果,將話中情緒加倍反彈。尤其當對話雙方有價值觀衝突時,回文更是利於突顯:
 「你要是孝順就乖乖讀書。」
「乖乖讀書不一定就是孝順啊。」
回文用在衝突對話上簡直再適合不過了。

5.        反話

「你在這裡(坐牢)還習慣嗎?」
「很好啊!世界上還有什麼地方比監獄好嘛!」
如果坐牢真的這麼好,世界上就沒人想出獄了,很明顯這是一句反話,讀者很清楚事情不是這樣的,所以馬上就抓住了讀者的注意力。
所以,如果我們了解角色的想法,當他說了一句反話(或謊話),我們便如同被驚醒,自然好奇地猜測他的目的與心態。將話反著說,讀者也會被你牽著走。

6.        對比

「真想要有大一點的衣櫃。」
「妳需要的是少買一點衣服。」
 對比不等於吐槽、唱反調:
 「選舉最怕高票落選啊!」
「嗯,我寧可低票當選。」
對比只是運用兩種相反的事物一起放置,形成「對比」落差的效果,加深讀者印象。例如:好壞、大小、多少、高低、富窮、美醜……等。

7.        象徵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其他原因,每次我要離開她遠行的時候,天都會下雨,她說是因為她不高興。」
象徵是以具體的事物去表現抽象情感、觀念。以上是電影《東邪西毒》的對白,用下雨隱晦地影射女方的陰鬱,馬上就讓女方的心境展露無遺。
這才是好的對話,一句簡短的話,水底下卻還有更大一部分的冰山,沒有說白的話,讓對話更有了深度。

8.        詩意

「妳還有沒有菸啊?給我一根。」
「沒有菸,只有寂寞。」
將寂寞變成了菸的代名詞,一方面後者也強調了自己的寂寞感,瞬間讓讀者想知道後者的故事,或是他接著要說的話。
將普普通通的抽菸,變成了心裡寂寞的代稱;你也可試著將微不足道的小對答,修改得如此有況味,而不是單純回答,「嗯,我還有菸。」
修辭法還有很多如排比、借代、轉化、移覺等等,我便不一一贅述,在此項泛稱為詩意,帶有美感、新穎、幽默、抒情的靈活用法。
例如:「昨天,我忘記我們的紀念日;今天,我失去我的女朋友。」不用太嚴謹,我們只是在寫日常對話不是嗎?不用太刻意的。

【總結:燉對白小心走火入魔】

大家應該都發現了,上面的「譬喻、雙關、間接、回文、反話、對比、象徵、詩意」只是多種語文修辭法,我們國文課都學過,只是常考完就忘了。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上網搜索「修辭法」還有更多可以融入的技巧,我不打算將本篇寫得像修辭法說明,所以只小舉了八項最常見的對白美化法,當作初步的引導。
對白的精巧與美感全仰賴兩項──「收錄」(多讀)與「推敲」(多修)。
你讀得越多,對於文句的諸般精妙運用也會越熟悉、越能出口成章。而你事後願意反覆斟酌字句,提升趣味、美感與深意,理論上都會越修越好。
但我們不用為了把對話寫得精妙,而自己整整一個月卡在一句話,讓寫作進度無法前進。我的觀念是:
故事夠好,好文句會畫龍點睛;但不管文句多美,也救不了一個爛故事。
對白是由角色演繹的,抽掉角色的對白,意義是薄弱的,真正讓對白有意義的──其實是角色。
寫出好角色、寫出好故事,這才是美化對白前的頭等大事!
相關系列文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