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收到了今年東立原創大賽的得獎作品集(博客來連結),超級有質感,裡面收錄了約一萬字的《賭徒列傳》搶先試讀版與我的得獎感言///<,如果對於下屆東立原創大賽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買來讀一下,大概抓一下比賽調性(尤其是漫畫組有很詳細的解析),只想看《賭徒》的朋友就再等等之後的單行本囉。

最讓我驚訝的是,那天漫畫組得獎者明明都超年輕的,但收到作品集細細看他們的作品,畫工幾乎可比日本漫畫!以前華人長篇漫畫家我只看過陳某火鳳燎原,想不到今時今日台灣漫畫已經這麼強了,看得我熱血沸騰

當然收到書一定也要拜讀一下同是得獎者「大前輩值言老師」(粉絲團部落格)的作品,她的大作《在戀愛遊戲中死掉,就再也沒辦法復活了喔!》(官方簡稱《愛死了》)真的超有趣的,寫作功力超強!與我的作品風格是兩個極端,我猜東立可能也是故意這樣配置,錯開兩部得獎作品的調性吧!?

看完值言老師的作品真會覺得自己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

以下開始說故事時間

那天我到東立總公司簽書約,感覺世事變化很大,好巧不巧,東立總部正好是我以前當業務的業務區,三年前的我還每天騎著小機車大街小巷拜訪掃街跑業務,從早上八點撐到晚上十一點,三年後,我竟然會回到這附近簽約。

那天還故意裝作若無其事經過當年公司的門口,向內偷瞄了幾眼,裡面職員我一個都不認識了,果然傷得傷、逃得逃,唏噓感又更濃了。

在我不當業務之後,下一份工作是食品工廠的小員工,一路做到了廠長助理,也被同事私下稱為紅人,背後也常常中冷箭,沒關係,至少看到薪水會淺淺地笑

到此為止,我都跟我的同學、朋友沒有什麼不同,畢業就當兵、退伍就工作、工作不合就換工作。

唯一小小的不同是:我喜歡寫東西

高中寫過PChome個人新聞台(也是部落格啦),當時寫得都是些很白癡的「愛、憂傷、遺憾、寂寞、感慨」十足假掰的文青,算算寫了上百篇,之後荒廢太久被砍帳號,也向我的青春說再見。

國中就會寫小說,每寫必斷頭,不值得驕傲。

高中寫得長了些,能寫到上萬字,然後斷頭,同學看完會說「看不懂」(咬文嚼字太假掰)。

大學也是不斷重複著寫到上萬字、斷頭、上萬字、斷頭……

那時期也有一陣子回復假掰文青模式,重新寫部落格,主題依然是「愛、憂傷、遺憾、寂寞、感慨」叭啦叭啦,新家是無名小站,結果你們都知道了,它倒了,我再次跟我的文章說掰掰。

到此,我的寫作生涯看起來超弱的,比起很多早慧型作家、文學畢業生,我真的輸了十萬八千里,不值一提。

如果說,人生真如小說有什麼轉捩點,我想就是從我預計辭職的那天起吧。

我沒有辦法忍受一個月只有發薪水那天會覺得開心,我想要天天都做我覺得開心的事,我想重拾我的寫作夢,所以我開始讀、寫、想

我知道我需要學習,任何對寫作有幫助的書我都讀;我知道我需要練習,所以我每天再累都要求自己撥時間寫作;我知道我需要生活,所以我開始規畫寫作如何與現實並存。

在我準備就緒、對自己做好心理建設,知道自己即將跳入火坑之後,我正式辭職,寫起了部落格、寫起了小說與教學。

接著一年多過去了,我很幸運還沒餓死。
認識了很多貴人願意給我機會,將他們的機會成本賭在名不經傳的我身上。

一年,放在一生中很短,但這一年卻是我人生翻天覆地的一年。

我靠著自己的文章建立了一個小天地,每天有人會固定來看文,雖然人數不多,但在文學類網站已是個還不賴的成績

我的小說也小小受到肯定,得了東立原創小說賞,還有其他的出書計畫也正在運作,有些資源願意投注在我身上。

有人可能很羨慕我、覺得我運氣好、覺得我憑什麼、覺得我是個鬼扯蛋。

有人說我有天分、有人說我寫得很爛;有人很謝謝我、有人毫不客氣地罵我、嗆我或笑我(我不知道我礙到他們什麼)。

本作第一佳句

我不喜歡做辯解、我也不喜歡說自己多努力、多有理想與夢想,我只知道默默寫文,寫出好文,用文章來替我發聲,我覺得好文一定有力量

我跟自己說:「就感謝那些雜音吧。」然後繼續專注在寫作上,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在今天回頭看,很多在一年前看似遙不可及、絕無可能的事,現在都一一實現了。就算我只是運氣好、不夠格、鬼扯蛋,但如果當初我沒有去嘗試,今天我還在等待每月的發薪日,而不是現在的新生活。

去做,就能將不可能化為可能。

我很慶幸當年沒有被不錯的薪水與對未來未知的恐懼綑綁,有勇敢遞出那張辭呈。

值言老師的一句話

比爾蓋茲說過:

先拿出你的成就,再來談你的感受。

我一直很少說自己的故事,再多故事與理念都不及自己親身實踐給大家看。每篇文章我都希望能讓讀友有所收穫,這篇,難得說了我的故事,希望能給在寫作之路躊躇、煎熬的朋友一些力量!

勇於挑戰、忠於自我。

我們無法預知勇敢冒險的結果好壞,但人生也正因為這樣而值得活。

線上故事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