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聽日本大眾文學有三大賞(一個是直木賞,另外兩大是?),但你知道台灣的輕小說也有三大賞嗎?

八月四號我收到了一封伊媚兒,恭喜我入圍2015東立原創大賽的決選,邀請我一起到現場等候開獎共襄盛舉。

天啊,那都是四月份的投稿了,我還真忘記有這一回事。

想了一天,真心覺得我只是去陪榜的吧?(因為作品存有相當致命的瑕疵,原因日後詳述)想到這就懶得來回花三個小時去那邊看人得獎

其中一個線索則是伊媚兒中,來信編輯並沒有請我「務必」共襄盛舉。

我心中的小劇場就在演了:「大概是有我沒我都沒差吧?有得獎應該會希望我務必出席吧?」

來到久違的參賽頁一看,自己都嚇到了,獎金還不少耶(就說我忘了)。

卑微的我看在錢的份上決定乖乖出席,希望我的誠心愛錢改變宇宙運行的軌跡,讓得獎者變成我。

鏡頭拉到動漫展門外,入圍者(含我)與編輯在等人到齊集體帶隊進去,枯等時身旁兩位編輯也沒有特意與我寒暄,反倒是與其他入圍者較有互動。

我的小劇場又啟動了:「我果然是可以不用來的……真想在電腦前打字啊。」

鏡頭再跳到典禮會場,被拍了照、等了又等,表演、致詞、活動被我咻咻咻略過,主持人終於唱到要頒發小說獎,我心中暗喊了聲「Yes!」

因為總共有兩組漫畫獎+小說獎要頒,小說擺在第一個頒發,這表示一旦我沒有得獎,我就可以我的肚子突然很痛,然後藉著廁遁逃逸(我真的之後要去公家機關辦事啦)。

早死早超生,我兩手一攤,凜然面對。

主持人又說了一句:「本年度金賞獎金我們要放回自己口袋從缺。」

蛤,我心中又涼了,這樣得獎機率可是大大下降,希望又更渺茫了。

當頒獎嘉賓不疾不徐念出銀賞得獎作品時,果不其然,不是我,是「值言老師」。

她的得獎作品名稱長達十八個字,加上「名字」與「得獎的是……」頒獎嘉賓必須一口氣念完25個字以上。

這對心臟怦怦跳的我來說,可是一段很漫長的時光。

說時遲那時快,我突然被到了!

在頒獎嘉賓持續念著長句時,兩旁的螢幕上已經搶先破哏,秀出了「得獎名單」,上排是值言老師,下排是我的名字與作品

也是銀賞!我心臟像是有電流通過一樣。

當頒獎嘉賓緊接著念出我的資料,我已經起身鎮定走向舞台,錯過了第一時間聽到自己名字的那種驚喜、眼淚溢眶的衝擊(我常看三金典禮得獎者的表情變化,以為自己也會這樣)

我本來以為我會很爽?很緊張?但其實接過獎盃、合照、短發言我倒是很淡然。

反而是會忍不住注意那些台下的入圍兢爭者,不停地想,我是不是只是比他們運氣好了一點點?他們會不會比我努力、比我堅持了更久?

不及細想,又下了台,回到我的位置上,現在我的肚子沒有疼痛的理由了,偷偷在座位上拿起獎盃端詳,嗯,很不真實。

之後長達一小時的漫畫頒獎與會末大合照,時間感覺飛快,又被告知有安排餐敘。我們又像幼稚園一樣乖乖排成一路縱隊排隊出場。

路上小聊我才知道,另一個得獎者「值言老師」已經出過好幾本輕小說Blue MeteorWar 戰鬥吧!麵包人》《我那未出生的女兒住在地獄深處》《終身保固的女僕與容易崩壞的我》都是她的大作。

老師身為大前輩,為人卻超級超級有禮客氣,希望對輕小說有興趣的讀友可以上她的粉絲團了解支持一下。

餐敘只是編輯們跟得獎者講述一下後續流程,聊個天認識一下。

有趣的是當漫畫組的編輯與得獎者對談時,提到連載、腰斬、助手、單行本,還有一句:「找一個線上作家當目標,把他幹掉!」喔喔喔!我好像在看《爆漫王》的真人版,感覺超熱血的。

雖然過程愉快,但看了看時間,我真的要趕不上辦事了啦,只好先向大家辭行,直到我一個人進入捷運,終於安靜了、獨處了,我才感受到了那快樂。

獎盃提在手上沉甸甸的,我真的得獎了!

雖然金賞從缺,但能跟一個出過好幾本小說的「值言老師」並列銀賞,實在是無上的榮耀,我簡直想在捷運大喊:

我就是今年東立小說賞最棒的作品之一

順帶一提,東立的口風真的很緊沒有內定,我本來還不想去陪榜的,而東立編輯也是到了餐敘才知道另一位得主是「值言老師」。

也做個預告,「如果沒有意外」(希望不要有意外,先說好,獎盃到我手上可是不還的喔)得獎作品將會慢慢進入出版程序,日後我會對照本篇作品解析我用了那些提過的觀念技巧,以利得獎。

希望對輕小說有寫作、投稿興趣的讀友,未來可以支持一下這本書,看完書再來看我的解析保證也會對您的輕小說投稿參賽之路有所幫助

最後,感謝讀友們、感謝東立的編輯長官們、感謝值言老師、感謝榮哲老師、感謝老天爺,還有……
感謝我自己。

線上故事

我得獎了!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