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鈕 :

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

【寫作雜談】練筆、吸睛、創新意-歡迎寫類型小說

類型小說(genre novel)是指根據素材、主題、風格……等特色,將小說區分成特定型態。
我們所謂的大眾小說,其實便是眾多類型小說的統稱。
如果你是想當小說家的素人,你想寫出很多人看、覺得好看的故事,那我會建議你先寫類型小說。

1.        寫你最熟的類型較好上手

你讀什麼類型最多,你就該先寫什麼類型的故事。舉凡:愛情、推理、奇幻、科幻、恐怖、都會、少年、武俠、耽美、寫實、歷史、輕小說(不算類型但有獨特調性),甚至純文學(不是類型但有某種講究)。
你喜歡讀什麼,應該就代表你喜歡什麼?你讀得多(收錄),也表示你對這類型的諸般型式熟悉。
一個你喜歡且熟悉型式的類型,相較於其他不熟的類型理應可以寫得最好。在你起步階段,我建議先寫你喜歡且拿手的,你應該會寫得較投入且順手。

2.        想累積讀者先寫單一類型

如果你不只為了自娛娛人,而是希望能進一步聚眾,讓更多人來看你的創作(甚至出書、有不錯銷售量),我會建議你先堅持寫好一種類型
我剛剛說的各種類型都有其市場(讀者群),有人就是愛讀奇幻、有人愛讀愛情、有人愛讀純文學,當你固定寫某類便能吸引偏好這類的讀者。
類型讀者是有需求的,我這陣子迷上讀推理小說,我就會一直找推理小說來看,我覺得某某的推理很合我胃口,我就會找更多他出過的推理來看。
類型讀者一旦養成忠誠度,需求可是相當驚人。
在讀者還不認識你之前,他們往往是先挑類型、再挑作者。等讀者建立忠誠度之後,他們才會只挑作者、不挑類型(例如:九把刀)。
不限類型自由跨界寫作當然對作者來說很過癮,但在市場培養上其實不太有效率。
這也是為什麼恐怖小說家只能一直寫恐怖、愛情小說家只能一直寫愛情、輕小說家只能一直寫輕小說,不是他們不會寫其他類型,而是其他類型他們沒有足夠的讀者群,就算編輯同意出書也怕賣不好(喪失下次出書機會),不是人人都可以讓讀者忠誠度大到寫什麼都有人賣。
任何作家都需要一步一步養出讀者群,先有一個明確的類型定位,吸引對味讀者群,這對想出書的創作者是種比較務實的方式。

3.        類型小說其實很難寫

有人可能覺得類型有公式(潛規則)最好寫。但也正因為這樣類型小說才難寫,因為公式(潛規則)人人都知道,人人都這樣寫,你如何能寫出與眾不同的作品殺出重圍?
穿越小說網路上就有幾千篇、宮鬥小說在熱門時一卡車就湧了出來,類型小說稍有能力的寫手都可以快速寫個七八分樣,但偏偏能讓人記住、爆紅的就只有一兩篇,所以類型小說其實是「易寫難驚」。(驚:驚豔)
你可以很有效率地寫出一個有模有樣、符合類型標準的作品;但你肯定很難寫出能讓大眾喜愛、元素新穎、市場爆紅的作品。
人人都罵王晶膚淺,不屑他的媚俗,但想學他的人又有多少人能比得上他在商業上的成功。
寫類型小說當然不免膺服於各類型的潛規則,但任何寫作都是「仿作+創新」,低層次的寫作只是一昧地套公式、用老哏橋段;高層次的創作當然要同中求異,在「固有原型」和「求新求變」之間取得雙贏。
在套公式寫作之外,怎麼別出心裁抓住讀者,一面滿足類型讀者的需求,一面又跳脫舊有規則的視野,讓市場與評價兼收,這才是類型小說家真正的競技場。

【總結:自己想讀的小說,自己寫】

有的人可能會覺得:
「我不追求讀者與市場」(真的如此你的作品就無須公布)
「我寫的東西是深刻而有意義的」(很多類型小說都是深刻有意義且通俗)
「我的作品沒有任何規則與慣性」(我肯定有,除非作品中毫無人性)
得過美國國家圖書獎(美國文學界的最高榮譽)的類型小說之王──史蒂芬‧金曾說:
沒有嚴肅文學跟通俗文學之別,只有好小說跟壞小說之分。
我在網路上看到有句口號是(我不確定是誰先喊出):
自己想讀的小說,自己寫!
我覺得這就是個人創作的動力,你喜歡什麼故事?你希望跟人分享你覺得很棒的故事(觀念),這就是創作的初衷。
我鼓勵作者創作自己最鍾愛的類型(但不必受限於類型),將你最愛讀的故事寫出來與人分享!我們盡力將它寫成一個好故事,而一個好故事從不因它屬於那個類型而遜色。
相關系列文章:

2 則留言:

  1. 不好意思,我想寫一個愛情故事,但也希望能在寫愛情的同時加入不少有關追逐夢想的情節,並用這些「追逐夢想」的情節來使角色間的感情加溫,亦即我希望能寫同時有兩種題材的小說,但卻有專門寫愛情小說的前輩告訴我,如果我要寫愛情就必須將主題聚焦在愛情上,夢想方面大略帶過即可,然而這並不是我所想要的。因此想請問一下洛克,我的這種寫法是可行的嗎?
    謝謝!

    回覆刪除
  2. 專門寫愛情的前輩說的,意旨在於:只是給你一個方便罷了,但聚焦以外的寫法,其實又未嘗不可?我就是一邊寫愛情、一邊寫夢想。愛與救贖,永遠是人們探尋的主題,所有的故事都離不開這點,即便是黑色幽默或驚悚顫慄的作品,亦是如此。

    之所以跟你說:聚焦在愛情,夢想就輕描淡寫的大略帶過,那是前輩個人的作風,他慣於用這招鞏固主軸,避免文不對題、失焦過度,也有可能是:不這麼寫~難以短期內,便完成一部趨近完整的故事腳本。因他只專寫『愛情』的,容易『顧此薄彼』!想要結合就必須花更多時間揉合,這對他來講也太煎熬,僅把焦點放在愛情,可以『快』、『狠』、『準』的~直搗黃龍,不必再去浪費時間,多弄一個戰場就:徒添更多的麻煩、變數。然而,若能完美結合兩者,則可『另闢新徑』避免陷入公式化的千篇一律,你所看過的言情小說、愛情作品,大多如此。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