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教學】故事構成-人物篇(上)角色履歷

一個故事的組成不外乎:什麼人,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
什麼人就是人物(或稱角色)。

 

我們創造角色,通常最直觀的方法都是拿身邊的人帶入,但是如果你創作量夠大,很快你的朋友就會被你寫光,而且你的朋友也可能不是那麼有趣,適合寫進小說。 

所以,最精彩的角色,還是要經由自己創造。這一章節,我要教你怎麼憑空塑造角色。 

有關角色的塑造,一直以來都被所有寫作書,廣泛而深入的討論。
所有人都同意:偉大的小說,必定有成功的角色
 

有一個流派──很大的一個流派,主張:人物必須有傳(或是履歷表)。
又有分:自述或是問答……等等之類。
履歷也分:三方分析或是祖宗十八代考究……等等之類。

 

 

【傳的方法】 

自述跟問答,一個是擬作讓角色自己介紹自己,一個是擬作你在採訪角色,你問他答 

這方法的好處在於,可以活生生的聽到(寫下)角色說話的語調口氣、措詞水平,還有回答中的態度性格。讓角色演給你看。 

一些充斥著對話、自言自語、角色意識描述的小說,或是主要由角色意識對話撐起大多劇情的小說。如果你是寫這類的小說,這是個值得一做的功課。以免你每個筆下人物開口說話都跟你本人一樣。
等你擬出了角色的初步設定跟大概劇情後,有時間可以一試,幫角色寫個自傳訪談
 

【履歷的方法】 

第一個要介紹的就是三方分析法,就是指從三個方面建構出角色的形象,分別是:心理、生理、社會,這是美國編劇大師埃格里(Lajos Egri)在1946年的著作《戲劇寫作的藝術》(The Art of Dramatic Writing)中提出的人物塑造法。 

洛克稱之為經濟實惠法。<延伸閱讀:完整角色的三面向分析法 

依據你的故事主線,直覺性的,開始填滿該角色的三大空格。其實這三方面填滿了,一個角色已經有了初步的輪廓。 

至於祖宗十八代考究,當然是我的戲稱,因為我覺得這是個不太高明的舉動。
它像什麼,很像以前國中時代都要玩的自介文(FBLine也有在流行),填完之後再轉發給5個朋友填。內容不外乎:
 

身高、五官、髮色、身形、體重、口頭禪、座右銘、最愛的A是什麼、最愛的B是什麼(直到Z),最怕的A是什麼、最怕的B是什麼(直到Z),小時候最XXX的事、心中最XXX的事……(你是不是看過很多這種文) 

接下來還要理性分析他。 

四種血型、十二星座、四象、十二生肖、MBIT人格、九型人格…… 

喔,嚇死人! 

我反對這個方法,不是因為它花時間、沒效率,寫小說本來就不能怕花時間。
我說清楚點。
這是好方法,角色的各項客觀敘述(外貌、喜惡)被定得很清楚,前後都不會走鐘。(是嗎?)
 

這也是個壞方法,你的角色並沒有你想像的「清晰的活著」。
怎麼說?
 

我們先想想角色是怎麼活的?
你幫他掛上了一堆形容(長怎樣、怕什麼、個性如何),他就活了嗎?絕不!
 

角色的存活,是他會像人一樣,有自己的觀念,有自己的作風
沒有中心思想、只有客觀敘述的角色,是死的角色
 

如果真的要填這種表格,請從角色的內心出發。
他喜歡紅色?為什麼他喜歡?他喜歡吃咖哩飯?為什麼他喜歡?
他的什麼觀念影響了他喜歡紅色跟咖哩飯?
他的什麼事件造成了他有這樣的觀念?
 

你可能想說,現實中人們常常喜歡顏色也沒有理由啊!
好問題,我們複習一下小說寫作的核心觀念。<延伸閱讀:故事與現實的差異
 

小說,必須省略掉與故事主題無關的一切。 

如果主角喜歡紅色沒有理由,那也許根本不需要提到他喜歡紅色。
用這道裡去想,你還需要寫一堆極可能跟故事完全無關的角色設定嗎
 

真的要寫,請不斷問自己,為什麼角色會這樣?為什麼你要創造這些資料?你什麼時候會用到? 

直到你能清楚歸納出角色的觀念個性,直到你能知道自己寫下每一筆資料的目的,這份設定才算有意義。 

說真的,就算你真的發自角色內心填完了這一份履歷。
可能都比不上你寫下一段角色會做的三件事,來得生動清楚。
記住這句《蝙蝠俠》裡的名言:
 

你的行為決定了你是什麼樣的人。 

角色塑造亦同。
行為是思想的體現,角色的極端行為代表他獨特的思想,「勾勒行為」等於「建立思想」,你的角色有了思想,他所有行動、所有選擇才有依據、才有邏輯。
他才會真正像個人。
 

時間可以花,只要有用;沒有效果,一分鐘也是浪費。
就我來看,建構角色行為比建構角色資料有意義多了
 

我喜歡詹姆斯.傅瑞在《超棒小說這樣寫》中的一段: 

三個軍人在野外巡邏,必須涉過一條溪,當時正值12月份,溪水正冷,這時士官下令休息十分鐘。
第一個士兵覺得遲早要過溪,不如早點過,於是他決定先涉過對面再休息十分鐘。
第二個士兵則是往上游走,找了一個淺處過河,沒有被溪水冷到,但也沒有休息到。
而士官則是原地休息十分鐘之後,直接過溪。
 

三種行為,三種個性。
第一人認為晚苦不如早苦。
第二人認為寧可多忙也要少受苦。
士官則是將痛苦延到了最後。
 

我們從這件小事就可以猜知三人的個性,推想遇到難題衝突時,三人將會有什麼不同的選擇
這就是由「角色行為」彰顯內心,建立「角色行為判斷邏輯」。
也是讀者們最直接、真實感受到角色心態的方法。
 

為什麼「司馬遷」《史記》要著重寫人物的具體行為故事,而不是光寫人物的資料、背景紀錄?因為他也深知這個道理:行為代表思想 

能真正體現角色性格的,絕不是厚厚的角色設定,而是他們在各種情境下的不同反應。 

到此為止,洛克只講了人物塑造的意義與內涵,下半場,我將告訴你我的人物創作法以及人物創作經驗

【寫作教學】故事構成-人物篇(下)角色記事

【寫作教學】故事構成-人物篇(下)角色記事

以下是我的作法,李洛克式的「角色記事」:
角色的外表描述,不用太細,將細節外表外包給讀者想像,我只提示與劇情有關的重點
角色的內在才是重點,但是,小說寫作中的重點,請讓角色轉說為演
<延伸閱讀:輕輕鬆鬆提升文筆的四個技巧-演出
所以與其死板敘述角色的個性,不如寫下角色會做的事、經歷過的事,他會怎麼做?讓他演出來,角色的張力跟深度才會展露清楚。
寫下角色人生的重要場景(成長、挫折、改變、抉擇),左右他觀念的事件,我會挑最關鍵的描寫。記住,事件的挑選重點,在於「對他內心的影響

他的外貌總是穿著「名牌西裝」,那請你寫下他形成這行為(觀念)的「事件」。
他的背景是個「政黨世家出身的官三代」,那請你寫下他因為這個背景而影響他最大的「事件」。
他的價值觀是「我爸就是有錢有勢」,那請你寫下他形成這觀念、展現這觀念的「事件」。

記住重點,「事件」、「事件」、「事件」

寫下的「事件」必須有對角色影響,最好是能表現出角色的選擇!

我們想想《三國演義》的曹操,他因為一件誤會,誤殺死收留自己的好友全家,最後雖然知道自己錯了,但在路上遇到還不知情好友,曹操仍然選擇一刀殺了。

從此,曹操「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的形象深植人心。

僅僅一個事件便足矣!

外貌、背景、觀念都是要由「事件」來解釋:

什麼事件形成觀念、觀念如何影響行為(事件)。
事件與觀念互為表裡,寫事件,就是寫觀念。
用這些事件寫完之後,角色的個性/觀念已經清清楚楚。
至於其他細節,故事有需要我才會寫到,不然他讀什麼高中、家中有多少人,倘若與故事無關,讀者不關心、我也不會關心。

我會為上述的內容,為角色做個紀錄,但是那會像是角色人生重要時刻的跑馬燈集,絕不是落落長的十八代履歷表。這才是一份實用的人物履歷

角色的行為決定了角色的內心觀念。

觀念與行為,我們幾乎可以劃上等號。
什麼觀念就會產生什麼行為。
我們看不見角色的觀念,但是我們可以看清他的行為。

藉由行為,讓讀者解讀角色的觀念、執著的理由、盲目的原因,即使角色做出了反常的決定,讀者對角色的接受度仍會高得嚇人。

因為讀者知道他(角色)的過去行為,知道他就是那樣的人。
讓角色逼真,這不就是我們填寫一堆什麼角色資料表的最終目的嗎?

基本上,我會照我以上講的方式塑造角色的形象,當然還有許多細部的擬定會跟著情節、依據衝突慢慢旁生滋長。
延伸閱讀:角色誕生的秘密

不要怕少了設定集,你筆下的角色會脫序,只要角色的中心思想沒變,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還是你最初設定的那個人,專幹蠢事或專幹壞事。
而不是一定要他穿紅鞋或是戴紅帽才是你最初設定那個喜愛紅色的人。

現在,你的人物塑造出來了,很多寫作書會請你設定好人、壞人、助手、嘍囉、中間人、龍套人,甚至早在你角色塑造前就請你先設定好。

別幹蠢事,拜託。
你真正要設計的,是人跟人之間的關係

角色跟角色之間,沒有絕對的關係,只有相對的關係。

所有的角色行為,都源自於慾望、目標。他們各自的慾望、目標一旦牴觸/相同,就會產生利害關係。

彼此的利害關係就是他們的相對關係。

所以你該思索的是,各角色的目標、交互造成的衝突

老公想生男孩、老婆想生女孩,兩人的目標產生衝突,他們互看對方都是壞人,這就是角色的相對關係。

如果你用壞人當主角,他有他的苦衷跟目標,讀者同情他,那他還是個壞人嗎?
沒那麼壞吧!

是非、善惡本來就是一體兩面的,人跟人之間的觀念/利害衝突才是小說家一直在追求的。

你單純寫一個無惡不作、姦淫擄掠的大壞蛋,你寫得單純,那這個角色能發揮的作用也會變得單純。

你真的想看到這種情況嗎?你的小說充滿了單純的人?

所以我說,先設定好人物觀念與關係,而不是先寫了設定集、判定他是好人壞人,讓角色落入了窠臼。

角色間的衝突,讓角色自己解決。

你一定聽過,筆下的角色會漸漸活了起來,然後自己走出一個故事。
這句話並不完全對,會說這句話的作者,只是他們「感覺」角色活了。他們「以為」角色活了!

事實上,並沒有,也不可能!

作家大筆一揮,求生意志再怎麼強烈的角色還是得死! 無一逃得過。
逃過的,只是作者不忍心、或是不需要而已。

為什麼超級超級多作家總愛這樣形容?

其實,這樣說也沒錯,更準確的說,這只是表示,角色之前累積的言行觀念,已經足已確立角色的判斷邏輯。

人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才是一個真正的人,沒有自己思想的人,並不會被歸類為真正有生命的個體。

所以當角色已經能在作者的設定的意識下,做出事物的判斷抉擇時,我們也可以變相說,角色活了。

但是!BUT!
如果你筆下的角色不合理、不符邏輯的徹底失控,請不要跟我鬼扯什麼,「是因為角色活了!」這種屁話,百分之99.99,是你沒有掌控好情節的發展,別什麼都推給角色。

回到正題。
一個你已經決定中心觀念的人,再安排好發展劇情,他對於主角的敵友關係其實已經是避不掉的事實,還需要你設定、判斷他的好壞嗎?

牢記,小說創作的最強真理:性格決定命運!

最後,如果你讀過幾本有提到角色設定的寫作書,你會知道洛克少講了一個重要的東西,幾乎是所有寫作書都會提到的塑造法。

猜到了嗎?
那就是,人物的圓扁。
很基礎、也很重要的人物塑造觀念。

為什麼我不提?因為我覺得沒有意義,我們可以事後去判斷我們的角色是不是太扁了、不夠圓,但是,我幹嘛要事先設定我的人物圓扁來綑綁自己。

如果我覺得這個壞人角色在這時刻需要慢慢改變了,我可不會又提醒自己,「不行!他可是個扁型人物呢!」

當然,你可以先寫好每一幕的情節,再將每個人物都設計好圓扁,一個都不准他們違規。

但是,BUT!
你絕對是先有了劇情發展,才有圓扁啊;而不是因為他是圓是扁,所以我劇情要怎麼配合他走。
這根本是矛盾不合理嘛!

關於圓扁,我必須說,在編劇之前,不用鳥他。 每個角色絕對都有圓的一面,端看我們願不願意挖掘而已
為什麼我們不要每個人物都挖掘?人人都圓圓,超級有深度有內涵的!
唉!你又忘了!

小說,必須省略掉與故事主題無關的一切。

某個角色的圓,跟主線劇情無關,寫成支線也沒有呼應主線,那幹嘛要寫?
很自然,他就會淪為扁型人物,用不著我們刻意設定。

讓劇情來導向人物,用人物來衝撞劇情。

背景,則是提升人物跟劇情的吸引力、精彩度、合理性。

這一回,洛克聊了人物塑造的原創法。
下一回,讓我們更有效率一點,談談人物塑造的臨摹法

標籤:人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