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鈕 :

2017年10月5日 星期四

【華文小說】《鬥士:流浪者之歌二部曲》書評

別再說本土小說不行了,這將是動物版的漫威宇宙
如果一本銷量不錯的小說,有機會出續集,你會怎麼寫?是不是一定會沿著主角的故事繼續往下走,就算主角死了也要把它寫活過來,因為讀者愛上的是主角,這樣是最安全的做法(也是最不激怒讀者的做法)。
《鬥士》沒有這樣做,我不知道這步棋他們佈了多久,但這步棋一下去,我就知道他們的野心遠遠超乎我預期。
睿思勤創是一間很「瘋狂」的出版社,第一部小說《河濱戰記》就是「流浪狗」的故事,一般來說這類題材可能會將它「低齡化」處理,設法賣給小朋友,或者父母與相關單位。但他沒有,他硬生生做成了一個跨年齡的大眾故事。在台灣,人的故事都很難賣了,何況是狗的故事,而睿思卻用最純粹的方式,田調講出真實細節、帶動人文反思、靠著說故事能力做起來了。
第二部《鬥士》持續講狗的故事,我翻開一看,完全覺得睿思在「自爆」。前部《河濱戰記》裡帥氣瀟灑勇敢的主角「庫洛」完全沒有出現,竟然換了一個新主角「沙皮」,時空乍看也是全新的設定,前作打下的江山他們竟然要另起爐灶?太狂了吧!
那議題呢?還是用「流浪狗」來切入嗎?我又錯了。
《鬥士》竟然講起了「毒品」。
你沒看錯我沒說錯,一個以狗為主角的小說竟然用夠帶入毒品議題。這才是真正的創新啊!
看了很多素人寫小說總喜歡創造一個虛構大陸、全新種族、全新戰鬥招式名稱,以為這樣就是創新。其實完全沒有啊!幻想當然很容易扯出新的詞彙,但用真實的事物切入新的觀點,在舊的中翻玩出新花樣才是真正的創新
跟著沙皮的冒險,你會透過狗的視角知道毒品的流通運作,並且知道地下鬥狗場的生態,跟鬥狗場相比,外面的流浪狗簡直是天堂的孩子。因為你必須無止境的跟你的同伴廝殺,重傷的狗將被無情處死,你吃的糧食就是你死去同伴的屍體,你沒有明天與希望,只有戰鬥,然後戰鬥到死
這不是說笑,你可以查一下「鬥狗場」的新聞,今年六月底桃園才剛破獲一處鬥狗場賭博,主嫌說他長期在南部經營,第一次北上就被抓。影片中可以看到,開賭局的人,會先用尖棒將狗刺傷流血,激起他們的求生野性,再讓狗互咬直到一方死亡。這是多麽殘忍的行為,狗兒的戰鬥不是為了生存覓食、不是為了保護主人,而是為了取悅以殘殺為樂的人類,為了他們獻上生命、受盡恐懼害怕而死去
現實是如此悲傷,故事中也不遑多讓。沙皮一直忠心耿耿為他的主人守護著最重要的保險箱鑰匙,等待主人病況轉好可以交還,卻也因此被人追殺,不慎被抓入船上鬥狗場,被迫戰鬥,同時貨輪也離他的家與主人越來越遠,遠在千里之外。
我們先別把沙皮當成狗,先當他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他沒有自由、沒有選擇,他不想戰鬥殺人,他想回家,遠方有他的家與家人,但他卻在身不由己的船上再也回不去,而家只會離他越來越遙遠。
但,即便是這樣的困境,沙皮也從沒有放棄希望,依然對抗著命運,追逐自己的夢想。
I never saw a wild thing sorry for itself.
「我從未見過自憐自艾的野獸。」這是英國作家,D•H•勞倫斯的詩句,也是作者駱圓紗寫這本小說的起點。說得真好!在動物身上,無論處境多麽艱難,永遠可以看到比人類更炙熱的鬥志。
沙皮從來就不是鬥狗場的鬥士,而是自己人生困境的鬥士。
光看這樣的設定與情感煎熬是不是就讓你想翻開書了呢?
故事尾段也藏了一個驚喜,當你把故事看到後段才會發現:「原來是這樣啊!」想不到新主角竟然會以這種形式跟前作主角「庫洛」產生了交集。《鬥士》與《河濱戰記》又像個圈一樣,串了回來。這時候你才會拍手佩服駱圓紗宏大的架構。
而駱圓紗拿手的故事結構依然做得十足。在寫作上,一時的成功可能是天賦,但恆久的成功靠得就是紀律與技藝。我將會再特別寫一篇解析《鬥士》的結構,但我希望你可以先看看書,自己練習拆解一下,她用的可能是哪一套故事結構,這是創作者很好的練習。
在駱圓紗的後記,也搶先揭開了驚人內幕,《流浪者之歌》的三部曲她已經在撰寫中,而題材當然又是完全不同,更重要的是,主角將會換成——「一隻貓!」喔喔,終於輪到貓派發威了嗎!
《流浪者之歌》的世界觀還在不停地擴大,有天他們寫出一隻上太空的貓我也不會意外,而且現實中還真的有,法國人在1963年送上去的,她的名字叫Félicette,我相信她身上一定也有很酷的故事!
才光看完第二部,就已經期待第三部了,這是我身為一個純然的讀者,可以給出的最高讚美!
相關系列文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