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鈕 :

2015年11月4日 星期三

【塑造人物】FLBW角色壓力設計法

我在<簡單好故事>中提出了「主角、目標、進展、改變」四個檢查點。在<角色原型-英雄>中也提到,英雄在故事中最重要的任務是「成長改變」。
<復原型三幕劇>中則提過,就算主角所在的世界都回復原樣,但主角的心境卻已截然不同,這就是成長改變。
在娛樂性故事(商業電影、大眾小說)中,讀者無不希望看到主角在歷程中與挫折中獲得體悟,導致成長改變,這也是它們閱讀的最大樂趣。
但如果一個人十全十美、毫無瑕疵,他又怎麼有空間去提升自己。即便提升成長了,但差異不大、不夠劇烈,讀者也會興趣缺缺。
所以在創作人物(尤其主角)時,一定要記得給他留下一些不足之處,讓他可以成長改變,但究竟要留下什麼呢?
資深小說家&編劇Serita Deborah Stevens的著作《The Ultimate Writers Workbook》(終極作家手冊)中,便歸納出了角色成長的四個類型,併稱為「FLBW」。

【恐懼Fear

人與生俱來便有恐懼事物:死亡、傷病、失敗、失去等普遍恐懼。
或者個人獨有的恐懼事物:怕鬼、黑暗、孤獨、懼高、怕水,乃至一些官能強迫症等等。
為主角設計一個恐懼物讓他在故事中克服,是很常見的編劇手法。
《香草天空》中男主角最終便是要從高樓一躍而下才能救贖自我,而他最大的恐懼正是懼高。
《王者之聲》中英國國王必須向全國國民進行一場開戰演說,鼓舞士氣,但他卻從小患有嚴重口吃,公開演講正是他最恐懼的事。

【極限Limit

極限就是「求而不得」。想要更多的錢、更多的時間、更強的能力、更好的人際關係、更健康的身體等等,但卻都得不到。這也是編劇的上好切入點。
安排主角有件想到卻達不到的目標,讓他步步克服困難,突破自己的極限,從「做不到」變成「成功做到」。
然而,追求突破極限並非百分之百成功,重點是主角努力的過程,才是最激勵人心的看點。
《破風》中三大主角都有一個共同目標──成為冠軍單車手,故事也佈滿著心態面、體能面等等極限,等待他們突破。
《大亨小傳》中男主角蓋茲比最大的心願就是得到摯愛黛西,於是他千方百計地籌備,買豪宅、辦宴會,只為得到佳人的青睞,但不斷努力卻只換來令人心碎的結果。

【阻礙Block

阻礙是最直觀的不足,主角有個擋路客在阻撓,故事也就是主角如何與之對抗、排除。阻礙與其他三者最大的差異在──它是外在約束,較非自身問題。
勇者有個魔王當對手(他人)、全家出遊遇上大地震(自然)、比賽規定黑人不得參加(社會),無論實體或抽象,為主角設定一個阻礙,讓他克服,是故事的基本型態。
《刺激1995》男主角的阻礙就是監獄,故事主線便是他費盡千辛萬苦嘗試離開、一再受挫的歷程。
《北國性騷擾》中女主角的阻礙是職場對女性工作者的歧視,她則挺身爭取女性工作者應有的權利。

【傷痕Wound

傷痕指的是角色過往傷痛造成的內心陰影,它會讓角色在往後的類似情境中逃避、退縮。故事便是要主角鼓起勇氣正視它、解決它,克服心魔,重獲新生。
為主角設計一段過去的傷痛,讓他在故事中從「逃避」到「面對」,最終解脫,是勵志電影的標準模式。
《全面啟動》男主角遲遲無法走出害死前妻的陰影,導致虛構出妻子的形象在夢中出現,甚至屢屢危害他的夢境任務,故事的最後關卡便是他如何解開前妻在他心中的死結。
《瘋狂麥斯:憤怒道》男主角也深受過去死亡夥伴的幻影折磨,活在內疚自責之中,這也間接導致他決心挺身保護女主角一行人,作為對自己的救贖。

【總結】

FLBW不只是安排主角的不足,當你決定了不足,也幾乎決定了故事主線,故事便是主角挑戰彌補不足之處的一連串過程,可能成功、可能失敗;佈滿衝突、佈滿挫折。
而狡猾的編劇也不會乖乖只用一種類型,你可以同時設定兩、三種類型的不足之處,讓主角同時有阻礙、有恐懼、有傷痕,它們全都環環相扣,外在與內在因素相互牽制,增加主角的壓力,故事張力也會隨之增加。
本篇這編劇小竅門「恐懼Fear、極限Limit、阻礙Block、傷痕Wound」,是在設定主角的成長歷程時,非常方便構思的小工具,希望對您有所幫助!
相關系列文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