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鈕 :

2015年7月6日 星期一

【寫作教學】小說寫作技巧懶人包(3)-兩極呼應

在《實用電影編劇技巧》第六章「結尾與開端」講了一個「硬幣理論」,在《作家之路》的附錄中也寫了一章「極性」。
兩篇都是說明「開頭」與「結尾」的「極端又對映」的關係。
基本的角色與主線設定時,我們會將其設為兩種極端
主角的「起始與最終狀態」是一對兩極。
從「極膽小」到「極勇敢」。或是從「互相討厭」到「互相喜歡」。中間的變化過程則是「故事主線」。
讓故事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只是「對立」。但我們要考慮的則是:「對立且呼應」。
【角色本身的對映】
角色「開始與結局」的狀態常有一種「遙遙呼應」的感覺。我曾看過一個故事:
一個殺手在故事的開端小心翼翼地救了一隻受傷的小鳥,但下一幕他卻必須拿著槍大開殺戒。而故事的主線則是他接下了一個暗殺任務,但他實在不想再殺人了,於是他便開始走向另一個極端,與目標對象一起逃亡,並讓自己擺脫殺手的宿命。
故事呼應之處就在:「開頭救了小鳥。」彰顯了殺手本身是個心地善良的人,雖說是走向極端,但其實只是做回他真正的自己
所以極性的呼應,常常只是角色在追尋他「骨子裡、靈魂深處」本就渴望的事物,只不過偏偏他的立場卻是處在另一個極端
故事是要角色從一端走向另一端,同時又是走回本心。
像是磁鐵,一端是正極、另一頭就是負極。偏偏兩極又彼此吸引。
也像是硬幣,一面是人頭、一面是字,看似天與地,但其實只是一體兩面。
所謂的極性,也就是指事物的「一體兩面」。
殺手的例子只是「本心」的呼喚,有時「兩面」會更具體的呈現,化作一個角色來顯現
【角色間的對映】
歐美故事設計中也有一個詞叫「雙重反轉」(Double reversal),指主角與反派互相從對方身上學到東西,同時都有變化。這樣的設計在愛情故事裡也很常見,當故事完結時,男女主角會從對方身上相互學習,兩人都會有所成長。
這時候的「極端與呼應」就更具體了,主角與最大的對手各自處在兩個對立的「立場/觀念」,但彼此身上都有對方需要(欠缺)的「觀念」。
在故事的進行中,兩者也將在一次次的交手(交流)中,從對方身上學到東西,彌補自身的不足。
我們在戰鬥或是對抗明確的故事中,常可以發現,主角與大反派往往有雷同的背景,在交手中產生共鳴,最後不只讓對方口服,還能心服。
在動漫《火影忍者》中,主角「鳴人」與對手「我愛羅」便是用了此技巧。
兩人有相同的背景,從小背負著詛咒而活,被周遭的人排擠,但鳴人卻是靠著自身的勇氣與熱情交到越來越多的朋友。我愛羅則是讓別人越來越怕他,自己也越來越孤獨。
最後透過兩人決戰,知曉了彼此的心路歷程,鳴人不只打敗了我愛羅,還用自身的例子鼓舞我愛羅走出封閉的內心,接受別人的善意,兩人也結成好友。
這種設計你一定很常看到:
角色最欠缺的事物,往往就在最大的對手身上
除了對手關係,也可能是情侶關係、夥伴關係
在偶像劇《我的自由年代》中,男女主角都說過,從對方身上看到了勇氣,學到了自由的意義。
在連續劇《痞子英雄》中,「痞子」與「英雄」兩種個性攜手辦案,互相對抗影響,讓「痞子」變得積極,而「英雄」變得圓融。
【具體做法】
要達成這類「呼應而圓滿」的效果,只需要掌握一個重點。
探求角色靈魂深處的渴望。
殺手也許根本不想殺人;孤僻的人也想有知心朋友;消極的人其實也想振作起來。
先將角色擺在一個極端狀態,讓他追尋靈魂深處的另一個極端。這就構成了兩極呼應的條件。
至於角色是從本心中覺醒,還是從另一個角色身上學到,則是任你安排了。
這「兩極呼應」的技巧,除了讓主角有劇烈的變化之外,還讓變化顯得有意義,在編劇時不妨多想一想,角色內心深處的渴望是什麼呢?
相關系列文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