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鈕 :

2015年3月24日 星期二

【寫作教學】讓讀者心痛的4大寫作手法

一個偉大的作家說過:任何外部事件的衝擊都比不上內心煎熬。這偉大作家就是我。
我會把內心的煎熬稱做是「小說的決勝點」。
角色內心煎熬對讀者引發的共鳴,遠大過肉體的疼痛
所以洛克也整理了4個讓人煎熬的寫作手法給大家參考。
1.        【錯誤】
早期香港的「古惑仔電影」,便為這個手法做了最好的詮釋。
Ø  主角一開始其實「沒那麼壞」(在《古惑仔少年篇》中,浩南哥還是愛玩音樂的學生),但陰錯陽差、命運捉弄,他們踏入了黑社會。(錯誤一)
Ø  可能從義氣相挺變成打架鬧事。(錯誤二)
Ø  可能為了兄弟馬子被欺負跑去砍人報仇。(錯誤三)
Ø  接著被名利矇眼連自己好兄弟都出賣。(錯誤四)
Ø  最後自己眾叛親離、一無所有,被殺臨死之際,回首前塵,真心悔改,腦中閃過一幕幕往事:
當年最純粹的友情、愛情,回想起那一個青澀的吻、被自己忽略的父母。
Ø  他一個人倒在暗巷,說了一句:「對不起……我回不了頭了……」然後葛屁。
Ø  觀眾則是留下兩行清淚。
這個手法就是:讓角色故意做錯的事、錯的選擇
說來簡單,做來可不簡單,萬一你真的尺度沒拿捏,把主角變成十惡不赦的壞蛋兼淫魔,完了,你的故事就此完蛋,因為讀者是真心討厭你的角色
所以在做壞事的時候,請同時保留角色的魅力,留下一些加分項目
Ø  浩南哥砍人,為了義氣。
Ø  蝙蝠俠破壞法治,為了正義。
至少主角做的壞事,要讓他感覺像是被人逼迫、被命運捉弄、自己別無選擇、有強大的使命感,這樣讀者才會同情他,同時保持著看他越錯越深的刺激感。(讀者好變態)
最後,角色通常都會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這類主角結尾往往會有個殘缺的結局)。
讀者則會哭著說:「沒關係,我懂……我原諒你……」
2.        【盲目】
Ø  《笑傲江湖》的令狐冲,冒著被逐出華山派風險,也不跟邪魔歪道絕交。
Ø  《射鵰英雄傳》的穆念慈,明知楊康不是好人,還堅持跟他在一起。
角色的盲目就是:對特定人事物的觀念,堅信不移
我們身邊的讀者都在吶喊著,「醒醒吧!這樣對你不好啊!」但是角色們還是我行我素,堅持做自己覺得對的事!
這就形成了一種悲壯、一種浪漫。一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氣概。
這樣就會讓讀者揪心!被角色感動!最後讀者也跟著角色站在同一邊大喊,「邪魔歪道還比偽君子真誠!」、「愛情是沒有錯的!
讓人感動,讓人甘願在盲目中醉死!
還有這一種盲目:善良型的盲目!
角色相信著世界上的真善美,即使被騙、被害,仍然深深相信(通常都是童年媽媽教的),不管故事中多少角色想勸他醒醒、看清世間險惡,讀者又氣又憫,他還是樂於當個爛好人,最後當他傻人有傻福、皆大歡喜之時,讀者也會湧出開心的眼淚。
這種善良型的盲目,最後當真善美勝利時,讀者也會帶著滿滿的勇氣回到現實世界
這就是小說。盲目但充滿感動,顛覆讀者的觀念邏輯,這也是你我該一同努力的目標!
3.        【兩難】
我是個電視兒童,所以我又要再舉港片當例子,讓我們看看典型警匪槍戰片:
壞警察勾結黑幫,不斷欺壓好人主角,好人主角忍無可忍,只能反抗(殺死壞警察然後打敗黑幫),當好警察匆匆趕到現場,先是拿槍指著好人主角要將他繩之以法。
「再動我就要開槍囉!」好警察大喊。
好人主角最後通常都還有一件心願要完成,他會緩緩地、帥氣地離開,而好警察則是,從頭到尾槍口對準好人主角,雙手不停顫抖,表情扭曲,但他沒有開槍。
最後目送好人主角離開後,好警察嘆了一口氣,再往自己腳上開一槍,當作搏鬥之後的偽裝。
這時多愁善感的觀眾則會捧著心,如釋重負般感謝,「謝謝你放他走!」
這些老橋段你愛看、我愛看、大家都愛看。
為什麼?因為他加了兩難
是要「依照法律逮捕這名苦命的好人」;還是要「違反法律放他走」。這是好警察的兩難。
兩難幾乎是精彩劇情的萬靈丹,超級超級好用。
好用到什麼程度,就像女朋友都愛問:
你媽跟我掉進海裡,你會救誰?
OhMy God!這就是兩難啊!一邊是良心不安、一邊會開始吵架!你懂這種感覺嘛!
剛剛的警匪片是「有答案的兩難」,只是製造了「一陣子的緊張」
還有「沒答案的兩難」啊,要「折磨你一輩子」啊!
《雪山飛狐》裡的胡斐與苗人鳳(苗人鳳是胡斐愛人的爹,同時也是胡斐的殺父仇人)一起掛在懸崖的枯枝上,胡斐可以選擇將苗人鳳一刀劈落,自己得救,但他將「永遠失去愛人」;如果不劈,兩人就會「一起摔死」。
永遠失去愛人」與「一起摔死」之間如何抉擇呢?
他這一刀到底劈下去還是不劈?」金庸大師就是這樣結尾的,全書完。
又是超級討厭的兩難啊!這個兩難還「不給答案」啊!
創造一組選擇,哪些選項最能表現「人心的複雜」,這是一個作者必須先想好的。
最最讓人難受的,不是選擇,而是「別無選擇」。
讓角色「看似有選擇」的情況下,卻只能選擇最難堪的一個(錢或尊嚴之間,只能要錢不要尊嚴),這才最能打入人心啊!
聰明的你,可別老是被作者耍弄,找個機會也在你的故事中,安排一個兩難折磨人吧!
<延伸閱讀:兩難深入講解
4.        【隱瞞】
這技法說穿了就是,大家都知道,只有你不知道。這個「你」就是主角,「大家」就是讀者。
電影《楚門的世界》男主角楚門從出生到長大工作,都活在一個超巨大的攝影棚,他身邊的所有人,包含父母、老婆、朋友、同事都是演員,只有楚門自己不知道,所有人都知道,「連觀眾也知道」。
這個技法的重點就在於:讓讀者知道悲劇即將發生
讀者心中會不斷猜測當楚門知道真相時的反應,而且確信他終將知道真相
這個技法在推理作品(本土八點檔也超愛用)中大量的出現,兇手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就等著傻傻的主角中計,這時局外的讀者便會「恨不得」衝進書中提醒主角。
這個技法的要訣就在「拖延」,別讓悲劇太快發生,也別讓悲劇被解決,永遠讓讀者的心情懸在半空中,三番兩次的快被解決、或是快要爆發,最後又會兜回懸而未決的狀態,不斷將讀者玩弄於股掌之間。
【總結】
最後,你可能很想知道,為什麼小說家要折磨讀者,讓讀者心痛?
因為讀者都是「被虐狂」(認真),我們唯有運用內心的煎熬,才能激起讀者最大的情緒,而讀者也在追求這種感受,雖然他們可能嘴上不承認。
除了這些技法,有時候,一個負面結局Bad End),壞人逃之夭夭,好人含恨而終。也能最直接的激起讀者心痛的感覺。
但是,請不要沉迷此道,偶而用用可以,一直濫用大家還是會看穿你的技倆。洛克就曾經聽我爸評論過,「這個人寫的小說最後都是大家死光光,很粗糙啦。」看到重點了嗎?如果你的故事本身不夠精彩、不夠曲折,只是靠負面結局取寵,只會讓人覺得粗糙、不用心。
再說,大多的讀者看小說是在尋開心,不是想把自己搞得更沉重。否則你看看許多輕小說的徵稿為什麼常常會有一條規定:「須輕快取向,謝絕負面結局。」
快樂,本來就是讓人能持續做一件事的動力。
立志當小說家的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懂這道裡。
就算是個悲劇,也該悲喜交加,讓讀者從中得到了新的勇氣。
有技巧地運用五花八門的情節手法,讓讀者揪心還有很多很多可能。
相關系列文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