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鈕 :

2015年2月8日 星期日

【寫作教學】故事編劇公式的9階段(2)

2.        召喚衝突
2-1 階段說明
在這階段召喚出現了,衝突也隨之出現。上一階段英雄所感受到的不安彷彿露出了一絲曙光,他漸漸失衡的世界似乎出現了解決的辦法,得到一個可以被救贖、一掃陰霾的機會,也就是一個指引,如果用之前的例子舉例,那就是:
A.  鼓勵害羞的小男孩勇敢追暗戀的女生。
B.  激勵飽受欺負的學生,該勇敢反抗。
C.  教導喜歡以暴制暴的混混該改邪歸正。
D.  勸告財大氣粗的富少,錢不是萬能的。
這個階段可能會出現師傅、盟友等原型或是英雄內心的意識,由他們提出對英雄的建言,也許那都是很中肯有用的建言,但是英雄很快就會發現,這個解決方法有違他過去的行事作風,這不符合他的觀念。就算有人指引了一條明路給他,他還是像個冥頑不靈、不知悔改的頑童,拒絕接受、拒絕面對,堅持要用自己過去的方法解決問題。
有時候不一定是建言,有時只是單純的威脅或誘惑,像是:貧窮的壓力、朋友的受害、傳聞中的寶藏、心中嚮往的夢想壯志、一連串的意外或巧合。這些都會讓英雄的心中動搖、不安,這些都會讓英雄覺得難受、掙扎,但這都是在英雄的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
而在英雄在持續反抗召喚、一意孤行的過程中,有時候也會受到一些小懲罰,不斷的刺激著英雄,加大衝突逼他面對該做的事。
在不作與做之間掙扎,是戲劇張力強大的一幕,要加大這幕的張力,有時單純靠英雄的弱懦與被安逸誘惑無法讓矛盾升到最高,因為一件對的事跟一件錯的事拿來比較,讀者都知道該選哪一條路。
但是如果讓衝突加劇,那就該讓衝突變成兩件對的事的抉擇──小我或是大我的抉擇,例如:
小我:一個單親父親只願意守護自己的女兒。
大我:為了拯救更多的人而將女兒暫時託付他人。
這兩者的對錯差距模糊,但是目的互相衝突,這時必須勉強英雄做出抉擇,放棄其中一個,這會讓召喚的衝突更加升高
相較於之前英雄單純的軟弱或是貪圖安逸,讓英雄在兩個正確的目標中拔河自然會有更佳的戲劇效果。
2-2 階段任務
召喚衝突這個階段,第一個任務就是召喚,召喚也就是直接指引一條明路給英雄走,希望他勇敢上路,其意義就是顯現英雄的目標
目標對於一個故事來說非常重要,沒有目標的英雄,他的所有言行在故事裡都會讓讀者不知道他要做什麼、為何這樣做。唯有點出目標之後,讀者才會進入劇情,判斷英雄的每一步是離目標更近了,還是不小心搞砸,離目標更遠了。
有明顯的目標才能讓讀者明確聚焦在情節上,不會搞不清楚到底故事要幹嘛。
給了英雄目標,常理來說,沒有人會馬上接受的,因為人都不想離開舒適圈,他一旦拒絕目標,就形成了衝突。讀者都希望英雄能乖乖接受安排,勇敢追求目標,可是他偏不肯,這時候矛盾的感覺就形成了故事張力,也將是故事精彩的地方。
所以我們該做的就是加強對比,讓英雄打死都不想去做那件正確但冒險的事,在過程中他不管遭受什麼懲罰都固執的堅持己見,不斷擴大衝突,直到最後英雄點頭接受時,才會特別過癮
2-3 階段意義
這階段代表人傾向於安定的心態,有時明知自己的行為不對卻又不做改變,或者有時故意視而不見、麻痺輕忽、自我催眠。
就算是有人當頭棒喝、直接了當的點出你的缺點,你還可能跟他大吵一架,正面衝突。我們都常常活在這種鴕鳥心態裡,其實我們的內心深處,也都會懷疑自己的所作所為。
這種矛盾的感受出現在戲劇中,特別容易傳達給讀者。而讀者也能從中得到安慰,讓讀者可以超然的責罵角色為什麼這麼頑固,或是對角色這種自己身上也有的情況產生理解認同
有時只是我們對於眼前的改變感到害怕,害怕會不會產生負面的結果,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落得兩頭空,所以人們常常裹足不前、故步自封,就算有些災難已經漸漸壓迫到我們原有的生存空間,我們還是常常自欺欺人,持續退縮。我們也藉由小說中英雄猶豫的過程,看到自己身上膽怯的影子。
3.        推動冒險
3-1 階段說明
這階段就像法院發出傳票一樣,你不去不行。他就是一定要英雄上路,不管千方百計。在英雄經歷過上一階段的召喚的顯現拒絕召喚的衝突後(可能還因為不願改變吃了點苦頭),在這個階段,英雄會知道自己已經無法逃避問題了,所以他終於選擇勇敢上路。
這階段推動英雄上路的關鍵角色我們稱之為使者(但他不一定是個角色,也可能是事件),也可能由師傅、盟友、陰影、變形者等其他原型來執行使者的任務,不管怎樣,只要能讓英雄願意嘗試去踏上旅程(或是強迫),就完成了他的工作,我們用之前的例子繼續舉例使者可能的樣貌紅字部分):
A.  暗戀女生的小男孩跟女生一起被指派擔任班級佈置委員,必須大量接觸。
B.  不斷被欺負的學生,最後連家人都受到威脅,這已經踩到他的底線了。
C.  喜歡以暴制暴的混混,又受重傷,讓家人難過病倒,混混知道自己錯了。
D.  財大氣粗的富少,家裡在一夜之間破產,負債累累。
看懂了嗎?使者就是壓跨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主角願意冒險、改變
在這階段之前,可能師傅、盟友、陰影、變形者都可能會出現幫助或鬧場,最後使者再上場給予英雄致命一擊、推動故事,但是結果都會讓英雄渡過之前的掙扎與矛盾
不管如何,在這個階段英雄都必須強壓住自己內心的膽怯、外在的誘惑或是另一條想走的路,強逼自己走上故事的主線。
3-2         階段任務
這個階段的任務就是出現一個讓英雄不得不上路的理由──也就是動機
一個夠強烈的動機能夠讓英雄的抉擇合理,畢竟經過了浮現、逃避、召喚、拒絕、再召喚、再拒絕,已經足以強調英雄是個極度不願改變的人,我們要合理的讓他上路,當然需要給他一點動力──甚至不給他選擇的機會,只能上路。這就是這個階段的任務。
少了這個階段,讀者可能會不知道英雄為什麼會反常地決定上路,會讓讀者質疑故事的可信度,以及讓英雄的性格顛倒,讀者會覺得:其實英雄根本不必上路的,不上路看起來也不會怎麼樣啊!這點疑惑將會困擾讀者好一陣子。
有時候,英雄會選擇自願上路,但這會讓戲劇效果將低,從拒絕到無可奈何,從無可奈何到欣然接受,是人性必經的轉折,為了讓戲劇精彩,就要讓讀者看到英雄的改變,除非你的英雄是一個催化劑型的英雄(詳見:英雄之旅的8種角色原型),心態已經大致定型,否則,這三種心境是英雄一定要走過的路。
3-3 階段意義
我們會不得不去做我們不想做的事,這是常有的事,我們在這些時刻心中都會覺得彆扭、抗拒,這是人類的共通記憶。
但奇怪的是,人都有一點點幸災樂禍的心態,喜歡看別人去做他不想做的事,這並不是惡意,而是一種調皮。
特別是在故事中,英雄捏住自己的鼻子,撲通一聲跳下糞坑,總會讓讀者趣味盎然,迫不及待想知道英雄接下來會怎麼處理,這就是人心的投射,我們真正在期待的,是英雄面對困境之後如何解決,而不單單只是面對困境,但是在解決之前,我們還是必須先強迫他面對
在英雄眼前的困境獲得解決時,同時會讓讀者深深感覺,為了解決困境、得到收穫,即使冒險也是必須的,這就是給予了讀者冒險的勇氣
相關系列文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