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鈕 :

2015年2月6日 星期五

【寫作教學】故事構成-背景篇(上)

一個故事的組成不外乎:什麼人,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
什麼地方就是背景(或稱設定、題材)。
這一章節,洛克要告訴你,故事的背景該如何決定。
人物、情節、背景,故事組成的三要素中,背景總是最常被忽略、簡略、省略的一環。
當然,如果我們單純的定義背景是指場所、地點,的確,它的技法就只剩下實寫、虛寫、氣氛跟心境映照,好像單純很多。
但是,我將這種背景——單指角色所在地點的場景,定義為「狹義的背景
另一方面,「廣義的背景」,則是指:角色的所在的世界、時代、社會、環境。
從這角度來看,背景的內涵便豐富很多,影響面也大了多。
大多寫作書都會簡單說明「狹義的背景」,但所佔比例不會超過整本書的5%
背景功能不外乎是:
一、讓場景具體。
二、營造氛圍。
三、情景相襯或情景對比。
但我要再加上一條重要的功能,是大家鮮少提到的。
四、推動劇情發展。
狹義背景的功能之一:讓場景具體
這是我們寫景時,最直觀想到的功能就是實寫與虛寫
這很基本,但我們還是複習一下。
實寫就是直接描述事實,增添現實感和逼真感;
虛寫則是通過感受、想象、對比、映襯等手法間接渲染、側面暗示,給讀者留下充分的想象空間與增添美感。 
簡單點說。
實寫:真的看見的
虛寫:想像出來的
例如:
實寫:小鳥越飛越高,飛進雲裡了。
虛寫:小鳥回到了雲裡的家。
這可以慢慢練習,或是多看別人怎麼寫,在我的認定中,你有沒有很會敘述、形容場景,其實不是很重要,差不多是一張100分的考卷中,一個只佔3分的題目。(搞不好你還會放棄作答)
<延伸閱讀:如果小說是一張考卷

狹義背景的功能之二:營造氛圍
談戀愛就該在浪漫的地方;冒險犯難就該在危機四伏的地方。
用背景來幫劇情跟題材加分、營造氛圍,這是相當常用的技巧。
我覺得這比第一個功能又稍微重要了些,但也只是稍微而已。
讓景配合情節烘托,只是建議,過去的作品(或說嚴肅文學)很忌諱劇情與氣氛牴觸。像是:
情侶在豬圈裡浪漫熱吻、故事最後的大決戰在家裡廚房。
以前這是搞笑作品才會出現的事。現在有太多太多違反的例子。因為劇情的需要,而故意讓氛圍與劇情衝突的設計也大有人在。
有時會因為「惡趣感」反而有更好的效果,在輕小說大行其道的現代這是常見的作法。
當背景也肩負影響劇情的重任時,營造氣氛反而是次要的工作了

狹義背景的功能之三:情景相襯或對比
主角分手的時候就該下大雨;不然就是讓滿街情侶在他面前熱吻。
這就是情景相襯情景對比
外景與角色內心相互影響,可以是強化,也可以是反差。
這技巧淺到,大家都知道,因為不管電視、電影,男女主角哭的時候十次有八次會下雨,我就不贅述了。
講到這邊先喘口氣,以上我們講了傳統的三種功能:場景具體、營造氣氛跟情景相互影響。
當你打算描寫背景(狹義)時,很多寫作書會鼓勵你將感官描寫得很細緻
像是:牆壁的顏色、房間的味道、傢俱的形狀、窗外的聲音,又讓你聯想到在什麼餐廳吃著什麼東西。
光一個小房間就可以寫二千字。
抱歉!我不贊同,我認為只需要寫跟劇情有關的敘述就夠了,為了氣氛,勉強可以再點綴一點,但絕不能多,再多只會拖垮讀者的興致
但我的意思絕不是浪費背景這項重要元素不運用,相反的,我鼓勵狠狠的用
我會強調,除了具體、氣氛跟影響心情以外,還要有第四個作用!

狹義背景的功能之四:推動劇情發展。
因為背景的緣故而推動角色行為時,背景的描寫才有意義。
反過來說,描寫背景卻與劇情無關,也沒有強化到環境、事件的氛圍時,那就是可有可無的描寫,而可有可無就等於「無聊」
狹義的背景幾乎在每一幕都會出現,有時不單單只有指地點上的建築、自然風景,有時在氣氛營造上,也會把人跟物品也寫入敘述,如下:
李洛克潛入地下室後,看到桌上放著三個東西:一根皮鞭、一根蠟燭還有一副手銬,心跳立刻加速!
以上直接省略地下室的大小、構造、明暗、擺設等等細項,只挑出對劇情有影響的部分寫,但是已經營造了某種氛圍(你的感受是?)。看到這種場景,你覺得主角的心態與行為是?
這是只寫物代景,也可以寫人代景:
李洛克走入房間,左手邊是一個濃妝豔抹的老太婆,應該六十歲;右手邊是一個低胸露背又露腿的超老太婆,應該七十歲;正面是一個不斷對他舔嘴唇挑逗同時又不斷自摸的超級老太婆,應該八十歲;整個房間,他的眼前所見全部都是老太婆、老太婆、老太婆,全部!塞滿滿!加起來肯定超過一千歲。
房間長怎樣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如果劇情需要可以多加一張床。這種場面,主角怎麼可能不被背景所影響?
這就是重點:讓背景也肩負影響劇情的重任!其餘的場景細節,你可以先寫上去,然後修稿時再刪掉,你想嗎?
讓背景影響劇情!讓角色與背景互動。
讓角色因為背景所以感受到什麼、做出什麼行為、心中產生什麼想法、連帶產生什麼後果。
這才是寫景的真正功能。
你所創造的場景都必須具有意義,不能只是「酷帥炫、詳細具體」而無邏輯,背後必須有明確的動機。
能推動劇情的景才是真正值得寫的景,需要用力大書特書。
這個重點,我也是寫了很久才懂!
這也是洛克一直強調的,但卻常與其他寫作書牴觸的地方。
上半場,我們談了狹義的背景。下半場,換廣義上場。
相關系列文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