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鈕 :

2014年6月12日 星期四

【小品文】打烊後的麵包店

那年,剛畢業的阿慧找了間麵包店打工,一個小時九十元的晚班。
那年,阿哲走進店裡,那是接近打烊的九點,他一直逛到阿慧要關門了,才支吾地說,有沒有過期麵包可以便宜賣他。
阿慧從要丟的麵包中,挑了幾個給他,說是不用錢的,送給他。
之後,阿哲每個禮拜一便會出現在這間麵包店,一樣的打烊時間,一樣的過期麵包。

從第四次開始,阿慧便牢牢記住這個人,斯斯文文、弱不經風,手上總是抱著原文書,眼神中充滿著光彩。
阿慧開始偷偷為他留著麵包,有時候自己還花錢多加一瓶牛奶。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阿慧很注意他。

有天,週一,阿哲過了九點半還沒有出現,阿慧刻意等到了十點,還是不見人影。
阿慧只好自己帶著麵包回家,心中還希望能在路上碰到阿哲,親手將麵包給他。
這說不上來是什麼情緒,但阿慧就是想見見他。

拐過一個路口,就看見有一道人牆不知圍住什麼,阿慧心中怕怕的,趕緊上前。
她聽著周圍的人討論著,說是一個學生被貨車給撞了,人還卡在輪胎中間,卡了40幾分鐘,看是救不活了。
聽到這,阿慧心裡冷了,她害怕,可是她的腳步仍是不停向前,穿過層層人牆,緊緊抱著胸前的麵包。
她看見一張白布蓋著,上面吸飽了血紅。她的雙腿發抖,從沒見過這種場面,她看著警消將遺體送上車子,她的眼淚也斗大滾落。
像有什麼東西,還沒開始……就已經消逝。

這時有人輕拍了她一下。
回過頭。
是阿哲。
他身上沾滿了血。
他說,他剛剛看到一個學生被車捲了,他衝上去幫忙救人,但實在沒有辦法,折騰了太久,人還是死了。
阿慧這時已經緊緊抱住了阿哲,不在乎他說了什麼。
她心裡只想,沒事就好,人沒事就好。

後來阿哲才對她說,自己是一個醫學院的學生,家裡不好,所以只能買便宜麵包吃。
這是阿慧第一次跟阿哲聊天,卻也是最後一次。
阿哲說,他得到了獎學金,供學雜費還有吃住,要出國念書了,以後不會再來了。
他謝謝阿慧的好,希望她好好保重。
阿慧雖然有點悵然若失,但還是為阿哲高興,那晚也是她最後一次見過阿哲。

兩年過後。
一個少年,走進店裡,說要找阿慧。
他說他是阿哲的弟弟,他哥常說,有個女孩對他很好,總是把麵包偷偷留給他吃,他知道那都是好的麵包,他很感激。
所以他剛好經過這裡,順便來這幫哥哥說聲謝謝。
兩年了,若有什麼情愫也該淡了,阿慧笑了笑,問起阿哲近況。
弟弟卻神情有異地說。
阿哲早在兩年前就過世了,地點就是前面轉角的路口,被貨車捲入,當場死亡。
弟弟又說了些什麼。
阿慧卻已經聽不進去了,腦中一片空白。

張貼留言